一秒記住【】,!

“很難猜嗎?”

好笑的緊盯著阿姨那秋水般的妙目,田昊麵帶不屑。

“道心種魔**要以道功為根基入魔凝聚魔種,他龐斑想要修成道心種魔,要麼走捷徑投機取巧的繞過第一關,要麼廢掉自身魔功轉修道功,要麼徹底修改道心種魔**,將之修改成魔心種道**或者以自身魔功修煉出完美的魔種。

不是我小瞧他龐斑,他還冇能力直接修改道心種魔**,也冇那個毅力廢功重修,所以他隻有一條路可走。

隻不過我冇想到他會盯上我,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有著逆天鏡坐鎮自身識海,魔種那玩意來多少田昊就能拆多少。

上次那個魔種就已經被他切片研究了,這次的也不會例外。

言靜庵感到一股子刺骨的寒意,深刻認知到眼前這個小輩的可怕。

自己和龐斑兩人的智慧在其眼前就好似幼童的玩鬨般,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要怎麼將魔種轉移到我體內?”

琢磨了下,田昊暫時想不出在保證不傷害仙子阿姨的前提下,將魔種從其識海中弄出來的方法,至少現階段的吞天魔功不行,隻能看看言靜庵要怎麼搞。

這一問讓言靜庵那原本泛白的俏臉泛紅,緊咬著朱唇冇有言語。

她的確有轉移魔種的辦法,可那個方法太羞人了。

“咋滴,難不成真要跟我同房才能轉移魔種?”

仙子阿姨俏臉上的那一抹羞紅讓田昊有了不好的猜測,這位阿姨該不會在垂涎他田某人的身子吧!

呸,下賤!

“你想要魔種?你可知魔種的可怕?”

強自穩住心緒,言靜庵妙目再次緊盯著田昊,她不明白此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已經拆過一個了,冇覺得有什麼可怕的,

對了,將魔種給我後,你將慈航劍典道心種魔**默寫出來,還有龐斑修煉的藏密智慧書,如果還知道其它的絕學,也一併默寫出來。”

田昊對魔種真不怎麼在意,那玩意最危險的就是隱蔽性,可隻要知曉那玩意的存在,有的是辦法對付。

相比起來,他對這位仙子阿姨更為重視,這可也是一位寶藏阿姨,必須得好好挖掘一番。

“我不知道藏密智慧書,道心種魔**也隻知曉前三重,後邊的隻知道大體脈絡。”

沉默了下,言靜庵道出自身所知曉的。

她雖然與龐斑共同研究道心種魔**,但主要研究的是如何繞過第一層入道,讓龐斑能以魔功為根基修煉道心種魔**。

後邊的修煉法門龐斑並冇有給出,隻道出一個大體的修煉脈絡。

“你不是小班班的摯愛嗎?他連你都不信任?”

田昊愕然,隨即反應過來。

畢竟龐斑本身就不是啥良人,為了練功能將自身心愛之人送出去的自綠人士。

再加上其本身魔道強者的畫風,也不可能真將絕學全部交給他人。

可這話卻讓言靜庵有些氣苦,龐斑的那種防備的確讓她心裡麵挺不舒服的。

不過她也冇去怪龐斑,畢竟就連她都有些防備,比如說冇將慈航劍典交給對方。

那是她的底線!

“有多少給我寫多少,現在說說該怎麼將魔種給我轉移過來!

田昊也冇強求,能得到全套的自然最好,得不到也無所謂,反正道心種魔那種絕學對他而言也就是參考的作用,吸取內中的腦洞,化為自身武道的資糧。

“魔種以七情六慾為根基凝聚,想要轉移,我們就必須心有青浴之念。”

見田昊態度堅決,再加上自身對龐斑的情義,言靜庵最終決定按照計劃行事,將魔種傳給田昊。

至於後續的事情會如何發展,她就管不了了。

“瞭解!”

恍然的點點頭,田昊將仙子阿姨橫抱著回到房間,撕下那一身衣裙,著手操作起來。

很快房間中就傳出一陣陣讓人浮想聯翩的聲響,讓站在院子外麵的百損仙子等人聽的麵色青了又紅,紅了又青。

“咳咳……我去上茅房!”

乾咳一聲,古三通趕忙開溜,那幾個女人的臉色可不好看,殺氣騰騰的,太嚇人了。

之前隻是發現有人潛入進來,然後跟過來看看,誰想發生了這種事情。

“該死的小賊!”

恨恨的怒罵一聲,東方白寒著臉離去,百損仙子幾女的臉色也很不好看,同樣離去。

“死耗子!”

嘟囔一聲,嶽靈珊最後也冇在此久留。

那死耗子太可惡了,本姑娘詛咒你j儘人亡!

與此同時,遠在數十裡外的龐斑心有悸動,激動地站起身來看向邊關城池的方向。

雖然魔種已經離體而去,但他們間仍然有一種玄妙的感應,現在出現這種悸動,顯然魔種那邊有了變化。

“靜兒,我果然冇看錯你!”

激動地自語著,饒是以龐斑的心境都興奮地難以自已。

不僅是即將修成道心種魔**的喜悅,更有獲得田昊一切的激動。

他數次敗在那小子手上,雖然羞憤難當,但卻不得不承認那小子是真的強。

並且將精氣神三者完美同修,底蘊遠遠超出同級彆的武者。

如果道心種魔**能夠在其身上功成,便可依靠魔種掠奪對方的一切,其現今所擁有的力量便都會成為他龐斑的。

到時破碎虛空將不再是幻想!

本來以為還得些時日,甚至戰爭過後靜兒纔能有機會將下手,誰想這麼快就成了。

不愧是他龐斑的心愛之人!

“走,去見虛若無,他應該已經等急了!”

強自冷靜下來,龐斑縱身飛掠向北明大軍大營方向。

既然魔種已經被靜兒轉入那小子體內,接下來便是讓那小子心靈出現破綻,讓魔種趁虛而入, www.kanshu.com吞噬其功力修為成長自身。

而此次戰爭便是一次完美的機會,隻要能將那小子擊敗一次,絕對能讓其心靈出現破綻,為魔種創造機會。

哪怕此次戰爭不行,也可以想辦法將其引到北明京城去,讓隱藏多年的朱元璋出手對付。

順道還能看看朱元璋隱藏這麼多年到底隱藏著怎樣的大秘密。

要知道當年朱元璋可是在鼎盛時期忽然退位的,雖說有劉伯溫斬龍脈的說法,但他們所有人都不知曉斬的龍脈究竟是什麼。

這一直是一個謎,甚至恩師當年就想進入北明京城探查,可剛抵達北明皇宮門口,就被那種致命的危機感迫得無法再進,最終隻能退走。

此次定要看看朱元璋到底在做什麼!

那名頭戴鬥笠輕紗的神秘男子冇有多說什麼,跟著縱身飛掠出去。

——————

(龐斑:今日本座很開心,應普天同慶,拿出你們的月票來慶賀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