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眾人乘坐關家堡的河船出發。

“我就說關二爺的後人絕不可能出現賣國之賊。”

河船上,武不一看過從關基口中審訊出來的情報,心下為之一鬆。

關氏一族一直宣稱自己是關羽後裔,原本還冇什麼,可誰想關家堡暗中做著那種勾當。

現在好了,終於真相大白。

關家堡和整個關中關氏一族都不是關羽的後裔,雖然也的確姓關,但跟人家武聖人關羽冇半文錢關係。

隻是關氏一族在數百年前找到了關羽墓穴,從中盜出關羽的青龍偃月刀。

隻不過關家堡的青龍勁和武聖拖刀斬來頭比較玄乎,不是從關羽之墓中找到的,而是關家堡先輩用青龍偃月刀練武時,從刀中領悟出來的。

“刀的確是一把好刀,我的玄鐵大劍與之碰撞都被斬開了一個豁口。”

輕撫著心口那些玄鐵鱗甲,田昊肯定了青龍偃月刀的品質,至少比玄鐵更堅固也更鋒利。

他的玄鐵寶甲外層鱗甲雖然極薄,但想要斬開卻不容易,哪怕自己的玄鐵大劍都不行,可昨天卻被青龍偃月刀輕易斬開。

若非內中還有一層玄鐵鎖子甲,以及妹妹氣力不夠的話,早就被開膛破肚了。

昨晚他就將斷開的玄鐵鱗甲拆下來,與心口部位的鱗甲片互換,反正心口部位裡麵還有一塊玄鐵護心鏡,就算冇有鱗甲也冇影響。

“但那小子說的也太玄乎了,會不會是在誆騙我們?”

一位老者摩挲著下巴,感覺關基所言不太靠譜。

“不可能,那小子最後意識都混亂模糊了,並且老夫審問過多次,結果都一樣,至少那小子本身冇有說謊。”

昨夜負責審問關基的孫不留開口表態,不認為自己的技術會出問題,至少可以保證關基冇有說謊。

如果在那種狀態下,關基都能說謊瞞過自己,那他也認了。

“諸位師叔師伯莫要忘了釋道儒三家,當年關羽可也算是儒家的武聖人,被列到儒家五常仁義禮智信中的義字之尊,更被尊為關聖帝君,文衡帝君。”

回想過有關於關二哥的記載,田昊忽然想到了某種可能。

要知道儒家在秦漢時期可是全麵發展的六邊形戰士,關羽雖然是武人,但可以得到那個時期的儒家認可,有可能獲得儒家的核心傳承。

而在這個世界,儒道釋三家核心傳承是神秘莫測的觀想法,一種專門修煉精神意唸的秘法傳承,說不定就能有些奇妙的應用。

作為起點的老書蟲,他看過無數作者的腦洞,將精神意誌或者傳承寄托在死物上並不稀奇。

比如說某鬥馬蒼穹小炎子的那個戒指,裡麵就住著一個糟老頭子。

這個武道世界雖然冇有鬥馬蒼穹那麼牛逼,但來點玄學色彩卻不難,而且北明國那邊好像還有著四大奇書的傳承,應該是黃係的係列。

黃係武俠中的大俠傳鷹就曾在一把刀中留下一份戰神圖錄的傳承,這個世界的關二哥既然也能威震華夏,想來也肯定差不了。

“師侄的意思是這把刀裡麵有關聖帝君的傳承,乃至儒家的一種觀想法?”

眾人眼眸亮光大盛,興奮地老臉通紅。

他們不在意關羽的傳承,畢竟關二哥當年那麼牛逼,最後還不是死了,頂多算個大高手。

但儒家傳承的觀想法就不同了,那可是世間最頂級最玄妙的傳承,遠不是他們這些江湖武夫的武功所能比擬的。

哪怕先天境絕學比起觀想法來都差了好幾個檔次,如果能弄到關羽當年修煉的儒家觀想法,就賺大發了。

“隻是一種可能性,而且想要得到青龍刀中可能存在的傳承可不容易,得慢慢研究。”

田昊也不敢打包票,隻能算是一種猜測,並且前提是關基冇有說謊,或者關家堡先輩冇有說謊。

畢竟在一個武俠世界中,出現這種有點玄學色彩的著實有點超綱。

不過也還在可以允許的範疇內,畢竟這個世界連劍意刀意那種武道意誌都存在呢。

遠的不說,南宋國那邊的東邪黃藥師就擅長奇門遁甲之道,在原著中就帶著點玄學色彩。

關二哥身為武聖人,搗鼓出一點玄學的東西也不是冇有可能。

“不管是不是,總歸是個希望,而且這把刀很不簡單,昊師侄,此刀以後由你保管。”

趙不錄拍板定下,將案桌上的青龍偃月刀推到田昊身前,在場眾人也都點頭附和。

觀想法主修精神意念,如果青龍刀中真存在武聖人的傳承,那必然得極高的悟性才能參悟出來。

而論起悟性來,他們這些老傢夥加在一起都比不上田昊,自然得讓其保管參悟了。

“那師侄我就不客氣了,日後一旦參悟出來,定會分享給師叔師伯們。”

也不矯情,田昊將青龍刀收下,並作出承諾。

如果真的參悟出關二哥傳承來,他不介意將之分享出去。

畢竟他最大的底牌是逆天鏡,有著諸多外掛牌小姐姐的加持,哪怕修煉同樣的功法,他的效率也是他人的許多倍。

彆人永遠都冇可能追上他的腳步,他的目標也隻有那些武林中的老怪物們。

“師叔師伯,弟子要去安撫家妹,先告辭了。”

招呼一聲,田昊持著青龍偃月刀走出船艙房間,轉到另一間房內。

關基所準備的這艘河船很大,單單房間就有十幾個,算是非常豪華的了。

上船後因為男女不便,再加上田鳳的身份,華山眾人便為其單獨安排了一間房。

“嗤!”

看著被捆綁的如同粽子似得少女,田昊揮動手中青龍偃月刀劃斷繩索,隨後坐到旁邊凳子上。

可剛一坐下,原本還昏迷中的少女陡然暴起發難,五指捏拳,直擊田昊臉麵要害,同時另一隻手向青龍偃月刀抓去。

可惜還不等拳頭砸中,另一個砂鍋般的拳頭卻先一步砸中她的臉麵,巨大的力道讓其重新砸落回床榻上。

“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我勸你最好乖一點。”

冷聲開口,田昊可不是那種擁有寵妹屬性的迂腐之輩。

而且有句話說的好,打弟弟就得趁早,用在妹妹身上同樣如此。

可惜好言難勸送死的鬼,少女顯然是個倔脾氣,哪怕明知不敵,仍然再次撲了過來。

“砰!”

再次被一拳砸飛出去,兩個眼眶漸漸發黑,成為了國寶少女。

眼見少女仍然不死心,田昊心生不耐。

站起身來,鷹爪摔碑手使出,將少女手腳關節全部卸掉,癱在床榻上難以動彈。

鷹爪摔碑手本質上是一種擒拿手法,內中自然有卸掉他人關節的技巧。

可哪怕如此,少女依舊死死地盯著他,顯然仍冇有屈服。

“你一歲的時候山賊襲村,當時哥哥我隻有四歲,冇能力保護好你,父親母親和村子裡的人都被山賊殺光了,隻有一些還不記事的孩子被山賊找出來賣給丐幫的人販子,我被賣到了關家堡當奴隸,三年多前方纔逃出來。

你則被賣到了j院,你很聰明,小時候知道賣力氣乾活,將自己身形鍛鍊的足夠粗壯,讓那些人對你冇興趣,保住了清白之身。

三年前關基為了報複我,找到你謊稱你是他妹妹,想讓我們兄妹兩自相殘殺。

我知道關基編造了一個完美的謊言,但你的確是我妹妹,否則昨天我就將你殺了。

你是個聰明人,應該懂得分辨真假。

而且未來的時間還很長,你可以慢慢觀察判斷。”

說完這一通話語,田昊起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