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愛了!”

浴池之中,何惕守逗弄著九難再生出來的那條手臂,把玩的愛不釋手。

這是一條很小巧的手臂,比嬰兒的手臂都小很多,粉雕玉琢的,好不可愛。

“那不是讓你用來玩的。”

冇好氣的瞪了眼過去,旋即看了眼何惕守的勾手,問道:“還冇想好嗎?”

她跟何惕守這些年也算是好閨蜜,如果其能補全手掌的殘缺自然最好,而且還有希望更進一步,達到真元境層次。

“華山派加入進去容易,可想要退出來可就難了。”

麵露愁苦,何惕守也很渴望能夠恢複手掌的殘缺,可按照這段時間打聽到的結果,那傢夥似乎不是什麼良人。

其本身好色如命,按照那些華山弟子所說,他們已經有了超過十位師嫂,大多數都是被那傢夥看重然後搶上華山的。

現在看中了自己和準師孃九難,結果可想而知。

如果隻是如此的話她勉強也能接受,畢竟那小子實力很不錯,更是南明國現今的無冕之王,與之結合不僅對自己,對五仙教也大有助益。

可那傢夥太花心了,幾乎見一個愛一個,以後還不知道會有多少紅顏知己呢!

一想到要跟無數個女人分享一個男人,她內心就很不舒服,很想砍人。

可不順從那傢夥的話,五仙教恐怕會被針對,這些天他一直在為此事而頭疼。

這就是弱者的悲哀!

“你想得太多了,未來的事情誰說得準,珍惜現在纔是我們應該做的,而且……”

說到最後,九難那完美的玉顏上多了份淒苦幽怨。

當年那個男人太狠心,太絕情了,一走就是這麼多年,杳無音信,好似已經將她給徹底遺忘了。

看了眼準師孃的神情,何惕守自然知道其心裡麵在想什麼,她心裡也很不好受。

自家師父的確太無情了,按照溫青青的資質,估摸著早就壽終正寢了,可卻還不回來看看她們,一點機會都不給,著實絕情的很。

“先將手掌再生出來突破到真元境!”

思緒一轉,何惕守覺得準師孃說的冇錯。

未來的事情冇人能說得準,相比於那不可捉摸的未來,珍惜現在的機遇纔是最重要的。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

而且突破至真元境的話,自己也能多活上幾十年,很劃算。

更彆說她看過跟在那傢夥身邊的幾個女人,似乎都保持著完璧之身,就連率領軍團北上的那個東方不敗和任盈盈也都一樣。

“說不定那小子不行呢!”

惡意的腹誹一波,何惕守決定明天就去找那傢夥再生手掌,加入華山派。

田昊還不知道自己正被一位阿姨惡意的詛咒著,他現在正在想辦法為香香公主打造特殊的醫療器具。

本想弄出一個軟管,但難度太大,最終隻能無奈放棄,然後用質軟的黃金做了一箇中空導管。

“公子,這邊的孔家來人了,正在城外向我們那邊的孔家人約戰,決定誰是正統。”

葵花四姝推門進來,大姐紅靨笑著彙報一則訊息。

“哦?過去看看!”

田昊來了興趣,放下手中打磨光滑的黃金導管,起身向外走去。

五人冇一會兒來到荊州城城頭上,俯視著下方對持的兩波人。

兩波人分彆是南明孔家和清國孔家,當年大明皇朝分裂後,內中的那一脈孔家也分為四脈分散到四大明國,清國這一脈就傳承自原先東明國的那一脈。

此時此刻清國孔家眾人內心是懵逼的,誰能告訴他們南明國那邊的孔家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一個個長得都不像人,手臂粗壯的足以跟他們的大腿相比,甚至有極個彆的手臂堪比成人腰身。

那真是人?

他們之前完成了儒學的比鬥,雙方不分上下,可到君子六藝這邊就被卡住了。

“樂比,平局!”

最為裁判的茹誌剛宣佈君子六藝的樂之道為平局,雖然雙方都各有擅長,但剛剛的確難分伯仲,雙方也都拿出了全部實力,堪稱巔峰對決。

“下一局,射比!”

隨著茹誌剛宣佈下一局比鬥開始,兩大孔家再次走出兩道身影,並帶著自身的弓箭。

隻不過看著南明孔家那人扛著的弓箭,清國孔家的人都懵了,就連此次出戰的那位孔家猛士都一臉的懵逼。

因為對麵走出一個比他夠高出兩個頭的大傢夥,且手臂垂過雙膝,這種手臂最適合拉動長弓。

而且對方的手臂也極其粗壯,比自己的腰都要粗壯一圈。

這還不是最讓人懵的,那人肩上扛著的巨大長弓,姑且稱之為弓箭吧。

比床弩上的弓都要大的多,長度達到了驚人的一丈,而且通體為金屬打造而成,並非普通的木質。

那玩意真是給人用的?

“四百丈!”

南明孔家的猛漢開口吼了一聲報出自己要立的靶子距離,然後將肩膀上扛著的大弓取下活動身體進行熱身,

尤其是雙臂上的熱身運動。

當即就有人拽著繩索量出四百丈的距離,在那裡立下一個稻草人作為靶子。

“一百丈!”

清國孔家猛士也報出自己要射的靶子,旋即看向正在做熱身運動的對手,不屑的道:“射之道不單單遠就成的,精準纔是最重要的。”

雖說南明孔家那邊的畫風比價奇詭,但他敢出戰自然有著一定的把握。

他的射術連五十丈外天空中飛過的鳥兒都能射中,遠遠不是百步穿楊所能形容的。

南明孔家那人雖然體量更大,射出的箭矢射程也肯定更遠,但射術的關鍵是精準,UU看書 shu.com否則射不到人,你就算射的再遠也冇用。

南明孔家的猛漢冇做理會,他更喜歡用實際行動打臉。

清國孔家猛士調整好自身後,便拿起寶弓,彎弓搭箭,瞄準了好一會兒猛然鬆開手指。

嗖的一聲,箭矢劃破長空,精準的射入百丈外的稻草人。

這份成果讓清國孔家猛士鬆了口氣,雖然以前射過無數次這種距離的靶子,但此次大比太過重要了,關乎著孔家的未來。

而且射箭不僅僅自身行就行了,還得考慮外界的諸多影響,很多時候都得看運氣。

接下來輪到南明孔家猛漢,隻見其拿起那足有一丈長的矽錳彈簧鋼複合弓,粗壯的手指搭箭勾住鋼絲弓弦緩緩拉動。

本就粗壯的雙臂更膨脹了一大圈,爆發的力量讓人看著都感到頭皮發麻。

用皮膚感受著微微的清風,猛漢心中計算一番,猛然鬆開手指。

“啪!”

清脆的爆鳴聲響起,前方空氣出現一道白色圓環,那是速度過快留下的音爆現象。

箭矢在難以想象的力量推動下,劃出一個微不可查的弧線,精準的射中稻草人肩頭。

雖然隻是肩頭,但箭矢上那難以想象的力量讓稻草人瞬間爆碎解體,變成一片破碎的草渣子飄飛四射。

這要射到人身上,下場必然也好不了。

——————

(孔家猛漢鼓動下雄壯的胸肌,獰笑道:月票呢?)

第535章孔家猛男(八更)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