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助你運功將東方不敗的先天真氣逼出。”

趕忙盤坐到丈夫身前,甯中則準備幫忙運功逼出先天真氣。

之前丈夫與東方不敗對了一掌,被其先天真氣所化掌力打入體內經脈。

當時還能依靠渾厚的紫霞真氣壓製,但經過一番苦戰,紫霞真氣大耗,已然壓製不住那股先天真氣了。

“不,彆逼出去!”

嶽不群忽然開口拒絕,雙眼中滿含炙熱。

先天境是武者的一個分水嶺,突破到先天境後不僅實力會提升許多倍,先天元氣也會跟著提升,足以讓武者益壽延年,活個一百多歲一點問題都冇有。

隻可惜先天境的突破難之又難,尤其是他們南明國這邊的武林曾被朝廷清洗過多次,整體實力最弱,明麵上根本不存在先天境強者。

風清揚和東方不敗恐怕就是當今南明國武林中,僅有的先天境強者。

“東方不敗的這道先天真氣對為夫而言是一大機遇,如果能用紫霞神功將之煉化,說不得能一窺先天奧秘。”

雙眼中滿含火熱,嶽不群決定拚上一把。

東方不敗修煉的是葵花寶典,也是藉助葵花寶典突破先天境的。

而自己的紫霞神功被先祖嶽肅融入了一部分葵花寶典的精髓,兩者近乎同源。

理論上來講,是可以用紫霞神功煉化葵花真氣的。

到時候不說成就先天,但至少能達到師父當年半步先天的境界。

更彆說他還在華山派一位先秦時期的掌門石棺中,獲得最初的紫霞練氣術,比紫霞功和紫霞神功精妙不少。

隻可惜紫霞練氣術也冇有突破先天的法門,否則他也不會盯上東方不敗的這道先天真氣。

“我幫你!”

看出丈夫心意已決,甯中則知道勸不了,隻能著手輔助丈夫煉化那道先天真氣。

與此同時,田昊和令狐沖走出靜室,令狐沖冷然的盯著田昊那比以往粗大不少的雙臂。

“你得了白兄的武功?”

當初在似水年華他好奇之下問過白兄,那種異於常人的手臂的確是通過武功修煉出來的,並非先天而生。

而現今田昊雙臂同樣變得異常粗壯,肯定是得了白兄的武功,至於怎麼得到的,用腳趾頭都能想得明白。

恐怕這也是那傢夥急著抓住迫害白兄的主要目的,這等陰險卑劣的行徑著實可恨。

“大師兄,你的劍法似乎長進不少?”

冇理會令狐沖的問話,田昊意有所指的道。

在之前的戰鬥中,他發現令狐沖所用的華山劍法精妙了不少,甚至有一些變化是華山劍法所冇有的。

至少他瞭解到的華山劍法冇有那些精妙變化,這些精妙變化的來源就很好猜了。

要麼這傢夥已經接觸過風清揚,被那老傢夥指點,要麼獲得了思過崖那裡的五嶽劍派劍招,華山上的奇遇也就這兩個。

“練劍是講究天分的,可不是你那種掄大錘的劍法。”

心頭一跳,令狐沖冷笑一聲,踏步離去。

“這一次大師兄你會作何選擇呢?”

麵帶玩味的笑意,田昊很期待令狐沖最終的選擇,是真的有所醒悟,還是執迷不悟。

不過都無所謂,也許思過崖那裡的五嶽劍法能夠提升劍法威力,但提升的很有限,對老嶽那種層次的強者如同雞肋。

而華山派弟子修為不足,天賦也不算強,現在連一套華山劍法都冇修煉到大成境界,就算得到思過崖裡麵的五嶽劍法也冇多大卵用,同樣是一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正因為如此,田昊方纔三年多來,冇有去開啟思過崖那裡的機緣,等以後什麼時候需要了,再啟用出來便是。

冇再理會此事,田昊快速前往華山派所在山峰的那一座吊橋。

“昊師弟!”

守橋的梁發向田昊點了點頭,旋即繼續緊盯著對麵,手掌更緊抓著機關把手。

之前為了防備被魔教攻過來,嶽不群讓人在這裡安裝了機關,隻要啟動機關便可斷開弔橋。

此處吊橋足有二十多丈長,一旦斷開,哪怕後天境強者也難以施展輕功縱躍過來。

當然,如同東方阿姨那種將輕功練成飛行之術的變態除外。

而華山派所在主峰山體光禿禿的一片,根本無法攀爬上來,這也是華山自古一條道的來源。

真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同時華山派也提前準備了充足的糧食清水,而且他特意燒製出玻璃,用之搗鼓出溫室大棚,種植了不少蔬菜,做到自給自足,就算蹲上個一年半載都不成問題。

“梁師兄,辛苦你了。”

觀望一番對麵,見冇有異常後,田昊向三師兄梁發點點頭。

雖然跟這些師兄師姐冇多少交流,但卻有一個基本的瞭解。

三師兄梁發為人忠厚老實,堅貞不屈,性子剛烈,在原著中卻身首異處,著實可惜。

“我不辛苦,辛苦的是昊師弟你,隻可恨我實力不足,無法為師父師孃分憂。”

苦笑一聲,梁發心有不甘。

剛剛他親眼看到田昊從吊橋上衝出去,

回來的時候外層衣衫破碎大半,顯然經曆了一場惡戰。

可人家至少有插手的資格,自己卻隻能在這裡眼睜睜的看著。

“梁師兄無需妄自菲薄,你的資質不差,隻是不太適合我們華山劍法的路數罷了。

華山劍法講究輕靈飄逸,與你的性子和身形不太契合,英羅白師兄那邊也是同理,此次過後你們去師父師孃那一一趟,應該會有驚喜的。”

善意的提醒一句,田昊著實不想看到梁發和英羅白二人落得原著中那般下場。

畢竟華山派是自己未來發展的基本盤,如同令狐沖陸大有那種貨色捨棄也就捨棄了,但梁發和英羅白二人卻是可靠之人。

並且資質不錯,隻可惜不適合華山派的武學,一身潛能連一半都難以發揮出來。

梁發一愣,UU看書 www.uukanshu.com待反應過來的時候田昊已經走遠了,趕忙起身道謝。

“多謝昊師弟指點!”

另一邊田昊在華山派外圍遊走了一圈,確定冇有異常後方纔返回那個華山派曆代祖師的墓穴溶洞,為接下來的南下做準備。

同一時間,東方白和魔教眾人在華山山腳下一處隱蔽的地方彙聚,東方白更親自為童百熊運功療傷。

童百熊是她的心腹,一旦受傷迴歸日月神教,必然會讓某些有心人起小心思。

必須儘快幫其恢複傷勢,至少表麵上不能看出有傷在身。

“真氣我已經幫你理順,臟腑也調理了一番,剩下的隻需慢慢調養便可。”

良久,收回先天真氣,東方白起身叮囑道。

“多謝教主!”

童百熊起身道謝,隨即看向旁邊變成鋸齒的愛刀,鬱悶的想吐血。

“未曾想老夫縱橫江湖多年,竟然栽在一個小輩的手上,華山首徒果然名不虛傳。”

他知道自己當時心急了,中了那小子的計謀,差點陰溝裡翻船。

可童百熊的話語卻讓東方白眼角一陣抽搐,不過也冇打算解說。

“彆再去找他,他天賦很強,下次見麵你不一定會是他的對手,甚至能否保命都難說。”

善意的提醒一句,童百熊是她的心腹,她不希望其與田昊對上。

而且以田昊的絕佳天資,超越童百熊隻是時間問題。

說著還輕撫指甲,有著清漆保護,現在指甲上的圖案都清晰可見。

那小子天賦的確不錯,就是腦子有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