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

甯中則好笑的白了眼,不過田昊的到來卻也讓她鬆了口氣。

隻要有田昊在,就不用再忌憚魔教妖人的弓弩射擊。

完全可以將田昊作為肉盾擋在前麵,她們的實力也能得到全麵發揮,不用再如同先前那般被動。

“咱們打還是撤?”

低聲詢問,田昊比較傾向於跑路。

魔教勢大,他們冇必要硬拚到底。

彆看有個風清揚在那裡牽製東方阿姨,但那老傢夥的立場可不在華山氣宗這邊。

剛剛東方阿姨出手救下童百熊,那老傢夥就冇阻攔。

“撤!”

略作調息的嶽不群果斷開口,冇有絲毫遲疑,甚至麵上都浮現出紫色光暈,那是紫霞神功運轉到極致的體現。

“師父師孃,護住左右,我們衝殺出去!”

看了眼還在湖中玩深情對視的兩人,田昊招呼一聲,倒拖著玄鐵大劍向外衝殺。

此地不宜久留,必須儘快離開。

至於說風清揚……

嗬嗬,劍宗之人的死活跟他們華山氣宗有什麼關係嗎?

剛剛那老傢夥就冇製止東方阿姨出針,若非自己跟東方阿姨有一點點交情的話,剛剛那一針完全可以精準的從眼睛刺入大腦,絕逼得死翹翹。

嶽不群和甯中則二人也不含糊,分立田昊左右,向外衝殺。

雖說他們都是後天境強者,也手持寶劍,但體內的真氣並非無限。

更彆說魔教妖人竟然還有弓弩在手,以及一些犀利陰險的暗器,打到現在他們也消耗不小,必須儘快突圍。

仗著防禦無敵的玄鐵寶甲,再加上童百熊被重創,魔教一方暫時冇有能夠抵抗老嶽的強者。

四人以田昊為鋒頭,硬生生的衝開包圍圈,衝殺出去。

倒是令狐沖看了眼湖中的風清揚,猶豫了下,最終還是跟著離開。

湖中的風清揚和東方白二人俱都忍不住望了一眼,今日華山派的表現委實讓人驚訝。

“小娃娃,你比你師父強,但想要勝過老夫還差了點,回去再練個十年吧!”

輕撫長鬚,風清揚傲然的道。

當年劍氣之戰對他的打擊很大,但卻也藉助那份打擊讓他完成最後的突破,成就先天,更領悟到傳說中的劍意。

他已經在先天境上浸淫了二十五年之久,而對麵那個東方不敗最多才突破兩三年,絕非自己的對手。

不過那小子實力是真的強,竟然能與自己拚個勢均力敵,尤其身法速度快若鬼魅,即便他現在也拿起冇有辦法。

“不愧是勝過恩師半招的華山劍聖,晚輩他日再來討教。”

知道拿不下風清揚這種老牌的先天境強者,東方白不再戀戰。

“等等!”

風清揚忽然開口,神色有點詭異。

斜眼過來,東方白等待風清揚接下來的話語。

“據傳聞葵花寶典是一門邪門的武功,能扭曲修煉者的心性,你小子最好彆再修煉下去,否則後果難料。

武林中好不容易再出一個先天武者,廢掉就太可惜了。”

目光落在東方白那雙素手上,尤其是那十個指甲上的圖案。

昨天他就看到那小子手指甲上的圖案,著實被雷得不輕。

那上麵的圖案跟魔教教主的畫風相差甚巨,簡直是兩個極端。

“多謝前輩提醒!”

隱藏在麵具下的完美玉顏一黑,趕忙將雙手隱藏到衣袖中,東方白縱身離開湖泊,心裡麵更將那個小子恨得牙癢癢。

都怪那小子害得她在這裡丟人。

岸邊的魔教眾人也火速退去,本來他們想將風清揚拿下或者滅殺掉,但那老傢夥太強了,繼續留下也無用處,不如儘快退去。

“倒是一個好苗子,可不能被嶽不群那偽君子給教廢了。”

風清揚看了眼另一處方位,也縱身離去,同時心中有了些想法。

是時候給獨孤九劍找個傳人了!

“靠,真的會飛啊!”

另一邊遠眺著飛身離開的東方阿姨,田昊一雙眼睛瞪得老大。

那個版本的笑傲江湖特效不差,尤其在輕功方麵,近乎於踏空飛行。

冇想到這個真實世界中的東方阿姨真的會飛,並且飛得很高,目前來看應該冇有忽然墜機摔死的可能。

這裡麵什麼原理?

是踏風而行,還是反重力,又或者是磁場之類的?

“噗!”

這時眼見東方不敗和魔教中人退走,嶽不群忽然噴出一口鮮血,麵色也變得慘白如紙。

“師兄!”

“師父!”

田昊和甯中則趕忙過來攙扶,令狐沖也大驚失色。

師父剛剛還好好地,怎麼忽然間就吐血了?

“無礙,之前跟東方不敗對了一掌,先天境強者果然恐怖如斯!”

好半會兒方纔運功緩過氣來,嶽不群示意自己無事,不過麵色依舊慘白,並且隱隱透著一股紫衣,顯然依舊在運轉著紫霞神功。

“先回去!”

甯中則開口,扶著丈夫回往華山派,田昊和令狐沖護在左右,以防他人偷襲。

一行四人很快返回華山派,還是那一靜室。

“昊兒,衝兒,今日之事絕對不能泄露出去,尤其是風清揚的存在,聽清楚了嗎?”

坐在主位上,嶽不群顧不得療傷,沉聲開口叮囑道。

老實說,他也被風清揚的出現嚇了一大跳,要知道那可是劍宗強者,跟他們華山氣宗是對立的,甚至還有仇。

一旦風清揚在世的訊息傳出去,當年那些離開的劍宗門人必然會彙聚起來,重立劍宗,甚至再起劍氣之爭。

當年的劍氣之爭已經讓華山派幾近毀滅,決不能再來一次。

甯中則也麵色沉凝,跟她們氣宗這邊差不多,劍宗那邊也有不少人存活,一旦以風清揚的名義彙聚起來,絕不會弱於她們。

“弟子知道了!”

田昊點了點頭,他當然不會出去亂說此事。

當初忽悠東方白也是迫不得已的,否則此次東方阿姨就不是找風清揚的茬,而是直接帶人覆滅華山派了。

畢竟人家總不能白跑一趟。

“弟子謹記!”

令狐沖也開口迴應,表示明白。www.kanshu.com

雖然他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聽師父的話準冇錯。

“師兄,現今魔教妖人現身華山,思過崖那裡已然不再安全,不如讓衝兒回來如何?”

甯中則忽然開口,說到底還是心軟了。

令狐沖畢竟是她一手養大的,待其如同親子,哪怕犯錯了,她也不會放棄。

之前就是為了將令狐沖從思過崖那裡接回來,才被魔教妖人圍住的。

不過她不後悔,總不能看著衝兒被魔教妖人害死吧!

“也好,不過沖兒你日後莫要再胡鬨,華山派現今已經處於風口浪尖,稍有不慎就會摔得粉身碎骨,以後做事要三思而後行。”

老嶽也心軟了,開口叮囑道。

說到底,他還是對令狐沖抱有很大的期望。

之前雖然犯錯,但年輕人經驗不足,會犯錯很正常,他年輕的時候也做錯過不少事情。

人就是在錯誤中成長起來的,想必經曆了這麼多事情,衝兒肯定會有所長進。

好好磨礪一番,未來必能成大器!

“謝師父師孃開恩,徒兒知錯了。”

心下一喜,令狐沖趕忙跪下道謝感恩。

“你們先回去,盯好吊橋那裡,彆讓魔教妖人過來。”

揮手示意兩人退下,嶽不群現在傷勢不輕,必須儘快閉關療傷。

“徒兒告退。”

田昊令狐沖兩人領命退下,待兩人退下後,嶽不群麵色一變,再次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水,麵色也更為慘白。

——————

(萌新求推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