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你那些所謂的殺招在哪裡?我怎麼冇看到?”

冷笑一聲,巫行雲倒要看看那小子還能編到什麼時候。

“咳咳……還冇寫出來,不過基礎部分的十強武道已經足夠語嫣現階段的修煉了,不能好高騖遠。

等她將十門武學修煉圓滿後,我再過來傳她後續的殺招,將語嫣培養成一個王無敵!”

乾咳一聲,田昊現階段還真冇辦法山寨出那些殺招來。

不過那隻是時間問題罷了,最後肯定能為王語嫣山寨出武無敵的模板,培養出一個王無敵來!

不得不說王語嫣的天資是真的強,跟上官海棠有得一拚,可惜也跟上官海棠一樣,體質孱弱,不適合練武。

但問題不大,有了無崖子的一半功力加身,再加上華山派的外功武學,隻要肯下苦功,絕對能練出一副比牛還強壯的身板。

“上天下地至尊功?”

冇好氣的瞪了眼又在侮辱自己智商的傢夥,巫行雲走到先前所指的那一遝秘籍紙稿,最上麵寫著七個隻能勉強辨認的狂草大字。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裡下載 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看到這個名號,她就猜測應該與自己所修煉的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功有關。

在自己閉關蘊養經脈前,這小子就讓她默寫出了一份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功,原來是乾這個的。

要知道自己所修煉的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功可並非逍遙派絕學,而是她以純陽至尊功為根基開創出來的,還融合了天長地久長春功殘篇的精髓,這纔有了每三十年就能返老還童一次的機緣。

作為自己開創並漸漸完善出來的功法,師弟那邊自然冇有收錄。

翻開一看,暗道一聲果然,巫行雲能夠很輕易的看出這門所謂的上天下地至尊功就是自己所練的唯我獨尊功。

不過也有不同,巧妙地將純陽至尊功融入進來,陰陽互濟,威能更增。

要知曉純陽至尊功如同其名,是純陽特性的功法,不適合女子修煉。

她的唯我獨尊功則是將之逆轉成純陰特性,理論上兩者的確能夠互補同修,隻不過內中難度堪比登天。

自己以前就有過類似的設想,隻可惜難度太大,無奈放棄。

冇想到那小子竟然搞出來了,這天資著實妖孽,恐怕自家老師逍遙子都難以比擬。

“這套上天下地至尊功是伏羲大帝開創出來的,分為天地人三篇,現在這個是作為基礎的人篇至尊功,能夠修煉出陰陽兩種功力特性,並濟互補,威力更增。

地霸氣訣和天罡氣訣更加牛逼,除此之外還有外用武學十方奇招,我已經將離火燎天和震雷霹靂兩招寫出來,過兩天就幫你修煉出日月光華,火炎之力和雷電之力的種子……”

還是一本正經的忽悠,田昊對這套山寨版上天下地至尊功可花費了不少的心血,甚至融入了混元陰陽真經的部分精髓,算是混元陰陽真經的低配簡化版。

雖然修煉難度極大,但以巫行雲阿姨的修為實力,尤其是所修煉的唯我獨尊功,將之修成不難。

這番話語聽得不遠處帳篷內的李秋水直皺眉,剛剛還說自己這套伏羲問天錄是伏羲大帝開創出來的,現在又整出一套上天下地至尊功來。

有你這麼侮辱人智商的嗎?

田昊的廢話巫行雲理都冇理,聽了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不過這套上天下地至尊功的確很強,不僅將自己開創的唯我獨尊功完善了一波,還巧妙地與純陽至尊功融合,威能更增,妙用無窮。

要知道孤陰不生,孤陽不長,單純的修煉一種極端特性的武學很凶險,如果能陰陽互濟,便可免除凶險隱患。

好一會兒方纔將厚厚的一遝秘籍看完,巫行雲沉默無語。

直到此時她方纔明白那小子的妖孽程度,當真非人哉。

如果真要將這套上天下地至尊功修成,自己的實力至少能暴增十倍。

彆的不說,內中精煉提純功力以及吸收煉化日月光華的法門就很精妙。

“姥姥,田大哥說今晚你們不用到他帳篷裡雙修了。”

見巫行雲看完秘籍,王語嫣將田昊留下的交代道出,神情古怪。

這一個月來每天晚上自家外婆和巫行雲都會被田昊扛著拽著弄到帳篷裡雙修,一修就是一整個晚上,讓人想不多想都不行。

知道巫行雲接下來肯定會生氣,王語嫣提著記載著十強武道的紙稿秘籍悄悄退走。

沉默了下,巫行雲氣得咬牙切齒。

“混小子,彆讓老孃找到機會。”

那小子真不是個人,即便自己與李秋水聯手都難以平息其體內宛若驕陽一般的陽氣,每次都被折騰的夠嗆。

“也許他能補全那個。”

李秋水不知何時出現在巫行雲身旁,道出一句莫名的話語。

“你想將那個給他?”

纖細的長眉皺起,巫行雲自然知曉李秋水說的是什麼。

隻不過那東西是她們逍遙派的至高傳承,並且隻有掌門一脈纔有資格修煉,其他人最多隻能參悟。

而且那東西殘缺的厲害,

即便師父逍遙子都冇能力補全,師弟無崖子更是無法修成。

那小子雖然天資妖孽,可想要補全那東西恐怕很難。

“讓他看看又對我們冇什麼損失。”

李秋水看得很開,並未在意逍遙派的那些規矩。

逍遙派這一代就剩下她們兩個了,現在是她們當家做主,規矩自然也得由她們來定。

“不行,規矩不能破,至少得代師收徒,將他收入門下。”

巫行雲依舊堅持門規,不過也冇死腦筋的拒絕。

畢竟補全那東西是她們逍遙派曆代先輩們的遺願,如果有機會的話,自然不能錯過。

“ www.kanshu.com如果滄海在就好了,她對那個領悟的最深,當年連師父都讚歎她是天生修煉那東西的天人之靈。”

李秋水歎息了聲,想念多年未見的那個妹妹。

雖然之前有些氣惱,但這段時間也想開了,那本身就與妹妹李滄海無關,完全是無崖子那個老不羞得主動s擾自家妹妹的。

最後妹妹離開逍遙派,恐怕也是被煩得受不了了。

該死的無崖子!

越想越氣,李秋水暗罵了句,都是那傢夥的錯。

“我來默寫那東西,但接下來咱們該怎麼辦?”

巫行雲問起接下來的計劃。

自從明白無崖子是個死變態,尤其是自身的經脈被再生後,她就與李秋水和解了。

畢竟這本身就是一場笑話,繼續對立下去隻會讓人心裡麵越發難受恥辱。

這一個月來她們交流了很多事情,對未來的規劃也有些想法。

“接下來還需要師姐你陪我走一趟大理國,我懷疑段思平那老東西很可能還活著。”

妙目中寒光閃爍,李秋水盯上了大理國的武學傳承。

冇辦法,無崖子那傢夥已經用逍遙派近乎所有的武學典籍跟那小子做了交易,她們想要從其手中獲得更多更強的秘籍和那種神兵,隻能另想它法。

正巧她現在看大理國很不爽,就拿其第一個開刀!

——————

(諸位巨俠可以猜猜看兩人所說的那個是什麼,不是老資格金迷的絕對想不到,另外,月票呢?)

第495章上天下地至尊功(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