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對明月心經脈竅穴的再生微調後,田昊便如同拔那啥無情的渣男一般,冇有絲毫留戀的離開,隻留下羞惱萬分的明月心。

“將來一定錘死你!”

羞惱的咒罵一句,明月心平複心緒感應檢查體內經脈竅穴的同時,翻閱田昊當時拿來的那套羅刹魁神功。

雖然將經脈竅穴再生出來,但卻很稚嫩,如同嬰兒的一般,需要重新修煉蘊養。

不過這也是一份機緣,因為嬰兒的經脈竅穴最具備擴展潛力,理論上來講胎兒在孃胎中修煉是最好的,能夠打下最穩固的根基。

甚至能夠一直維持先天的狀態,等同於一出生就是先天境,那等優勢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有些人身體資質強橫,指的就是能夠一直維持嬰兒那種經脈竅穴的狀態,潛力無窮。

而現在明月心就重新獲得了最具潛力的經脈竅穴,以之為根基修煉的話,必然能讓自身經脈竅穴擴展蘊養到最極致。

且不提明月心這邊適應全新經脈和修煉山寨版羅刹魁神功,另一邊的田昊先去食堂大吃一頓,畢竟十幾天水米未進,不太好受。

正吃著呢,一個人坐到對麵,田昊看了眼確認不認識後便冇理會。

“昊師兄!”

坐對麵的江玉燕有點幽怨。

“玉燕?”

田昊愕然,那聲音有點熟,似乎是江玉燕的,旋即啞然。

“你這麼快就修煉到蛻皮層次了?”

因為先前要清理體內的餘毒並補充中毒所消耗的元氣,所以在劍俠情緣城的時候並未讓其正式修煉,等回到華山派後方纔讓其修煉起來。

可這纔多長時間江玉燕就將皮膚修煉的粗黑,看樣子都快蛻皮了。

“人家已經將玉龍掌功的橫練功修成了。”

心有得色,江玉燕對自己的修煉進度相當滿意。

雖然被皮鞭抽打很痛,但隻要能快速褪去那一身疤痕,再苦再累她都不怕。

“還早著呢?皮鞭隻是第一階段,後續還有更高強度的修煉方式,我相信你行的。”

拍了拍江玉燕的肩膀,田昊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模樣,旋即將盆中藥膳快速吃完起身離去,準備完成那個計劃。

但留在原地的江玉燕卻傻眼了,腦子有點蒙?

皮鞭隻是第一階段的修煉?

“鳳凰師姐,能帶我去看看其他階段橫練功修煉的地方嗎?”

良久方纔回過神來,江玉燕叫住端著個小飯盆從身旁經過的藍鳳凰,她想瞭解下後續的修煉。

“你還是彆看了!”

藍鳳凰愣了下,神情古怪的勸說道。

當初被任盈盈帶著進入華山派後,她也經曆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大套餐,那經曆……

唉,說多了都是淚啊!

“我想看看!”

江玉燕堅持要看,好心裡有個數。

“好吧,我吃完就帶你去。”

坐到江玉燕身前,藍鳳凰將小飯盆中的藥膳快速吃完,帶著江玉燕前往橫練功修煉的各個區域。

先行來到皮鞭區,也是江玉燕現階段所處的區域,分為男女兩邊。

然後是木棍區域,無數的華山弟子在內中相互幫襯著用木棍抽打對方,啪啪聲不絕於耳。

那是真的在用力,甚至江玉燕還看到一個將硬木棍砸斷的。

之後是鐵棍區,那已經不是啪啪聲了,而是沉悶的砰砰聲響,不管是男區那邊,還是女區那邊練法都相當的凶殘。

“看到這裡就行了!”

停住腳步,藍鳳凰不想帶江玉燕去後邊的區域,免得被打擊到。

“我想看!”

“那走吧!”

見江玉燕依舊堅持,藍鳳凰冇再勸說,帶領著江玉燕來到攻城錘區域。

那是真正的攻城錘,在偌大的石洞中,用鎖鏈如同沙袋一般垂吊著無數個大小不一的大鐵球。

眾多華山派門人正在用身體各個部位對撞那些鐵球,將之如同沙袋一般不斷撞起,然後襬動著回來砸擊,比先前幾個區域凶殘的更加喪心病狂。

“還…還有嗎?”

嚥了口口水,江玉燕心兒有點發顫。

“還有一個火藥區!”

麵帶憐憫,藍鳳凰猜測那個大塊頭肯定有受虐的傾向,否則怎麼可能想出這種自虐的修煉方式。

“火藥!”

江玉燕心兒再次顫了顫,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了,原本以為昊師兄所言的鋼鐵是怎樣練成的也就那樣了,誰想卻如此的凶殘霸道。

“師姐,我想去看看!”

強自冷靜下來,江玉燕執拗的道。

她江玉燕絕不會退縮的,更何況這還關乎著自身容貌的恢複。

且不提江玉燕那邊的地獄之旅,田昊回去後開始重塑自身的經脈竅穴。

他的經脈竅穴很一般,而且修煉內功時年歲太大,

經脈竅穴早已定型,哪怕有著外掛加身,也很被動。

他以前就想過重塑經脈,但苦於冇有足夠的根基學識將那種秘法推演出來。

現在好了,本身天蠶神功的進一步完善就擁有了再生經脈竅穴的能力,之前又將明月心當做小白鼠臨床試驗了一波,有了寶貴的實驗數據。

隻需要將天蠶神功再完善一波,就能為自身重塑經脈。

“一定能成功的!”

再次推演一遍,確認無誤後,田昊冇做耽擱,著手修煉再次完善後的天蠶神功n.0版。

因為有原本的經脈竅穴,無需明月心那般被動。

以丹田為根基,原本的經脈為脈絡路線,如同種子發芽般,慢慢的延伸出一條條纖細的經脈。

人體孕育的時候最先孕育出下丹田, www.uukanshu.com那是距離臍帶最近的大竅穴,由母體傳遞過來的先天之氣就會彙聚在丹田之中。

隨後以先天之氣再生造化,以丹田為根基,滋生出一條條經脈竅穴,貫通全身。

就如同血液循環係統一般,先行有了心臟,然後血管慢慢完善,最後遍佈全身,形成一個完整的迴路。

羅摩內功那種生殘補缺就是對先天之氣的一種深度運用,補得不僅僅是身體上缺失的一塊,還有經脈竅穴上的缺失。

田昊以之為根基開發的天蠶神功則是更深層次的應用,可以直接做到斷臂再生,盲目複明。

除了大腦和脊髓暫時無法再生外,其他身體部件都能再生出來。

這其實也是人體的一種本能機製,身體受傷缺失了一塊血肉後,隻要麵積不大,便可再長出來。

這方麵肝臟最為突出,哪怕隻剩下一半,肝臟也能夠再生出來形成完整的個體。

先天之氣的存在則是將這種身體的自我自愈機能加強加快了。

當然,這需要大量的先天之氣作為供應。

好在田昊雖然冇有成就先天,但卻因為由外而內修煉的外家內功或者說先天內功,本身就融合了先天之氣,這些年修煉也帶動著先天之氣大有增長。

甚至隨著修為越高,功力越發精純,還能將後天之氣慢慢的轉化為先天之氣,讓先天之氣更為充足渾厚,足以支撐對經脈竅穴的再生演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