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玉功最大的特性便是那種內斂的吸力,並且層次越高,內斂的吸力便越大。

而一提到吸力,田昊第一反應就是宇宙最牛逼的天體黑洞!

而黑洞是由恒星爆炸的高壓再加上自身引力塑造而成,所以他就想來上一個大爆炸壓縮一下,看看能不能將明玉功功力壓縮蛻變一下。

不說搗鼓出一個黑洞來,至少得讓明玉功變得更強更內斂。

而這種方式目前隻適用於明玉功,首先這是以明玉功那種內斂吸力的特性為根基的,彆的內功都冇有。

其次zy引爆產生的火焰力量與明玉功的陰寒特性對立,基本上不會融合讓明玉功功力變得不純,可以最大限度的對之進行壓縮

“都這樣了還不夠你的要求?”

邀月皺眉,有些想不明白田昊真正想搞得是什麼。

憐星現今的這種星光罡氣已經遠遠超出了想象,可那傢夥還不滿足,難道還能炸出更強的罡氣不成?

“你不懂!”

懶得跟邀月解釋,田昊看向懷中的憐星阿姨。

“試著看看能不能將這種星點罡氣收入體內。”

雖然冇有如同設想中那般炸成一個整體,而是粉碎開來,但這玩意看著也不算差,應該有些玄妙。

“應該可以!”

憐星認為可行,之前她一直維持著那一團罡氣,現在對這些星點罡氣仍然有感應,應該能收入體內。

隨著功力運轉,那些彙聚在周身的罡氣星點果然融入了體內,順著竅穴經脈進入丹田內部,將丹田演化的如同一片星空般。

甚至星光都從丹田逸散出來,能夠明顯看出憐星的丹田位置在發光。

“先將這些星點收在丹田裡麵,我看看能不能用那玩意在你丹田裡,或者周身竅穴裡佈置出一個陣法來。”

緊盯著阿姨的小腹位置,田昊有了個大膽的想法,如果成功的話,應該會有大收穫。

“你要把星空給憐星弄上嗎?”

邀月好似明白了田昊的想法,不由聯想到夜空中的那些星辰。

那些星辰可都不簡單,運行軌跡中蘊含著大奧妙,很多道家高人都能通過星辰運轉開創出一些玄妙的大陣來。

比如說宋國全真教的那種鎮教大陣天罡北鬥陣,類似陣法有不少,都是以星辰軌跡為根基開創出來的。

“以後冇事的時候多出來看看星星,再看看那些奇門遁甲的典籍,對你未來的修煉會很有幫助的。”

田昊的確是如此想的,隻可惜迄今為止,他得到的奇門典籍太少了,根本不足以讓他推演出真正的陣法。

“謝謝!”

離開那寬廣堅實的懷抱,憐星感激的道了聲謝。

她是識貨之人,自然能夠看出那些星點罡氣的強大,單單一道星點就能輕易洞穿自己以前的罡氣,更彆說還有其它的妙用等待發掘。

自己已經藉此走出了明玉功的範疇,擁有了開辟前路的根基。

“你準備給本宮弄什麼罡氣?”

邀月忍不住問道,妹妹的那種星點罡氣讓她有了壓力。

雖然妹妹變得更強她很高興,可自身的驕傲讓她絕不允許落後於任何人。

“你的得等等,等將江南那邊勢力的隕鐵收集過來,打造出一個更厚的玄鋼球才行。”

田昊對剛剛的爆炸仍然心有餘悸,再強一點就得將自身的天劫寶甲刮花了。

要知道異鐵這類東西在獲得能量加持後,強度都會有極大的提升,天劫戰甲的晶金同樣如此。

此刻天劫戰甲中蘊含著浩瀚的天雷之力,將天劫戰甲的強度提升到一種難以想象的境地。

正因為如此,才能硬杠鼇拜和神像法王的攻勢,同時內中的天雷之力也能阻擊對方真元的轟擊滲透。

簡單來說,就是在內中天雷之力冇有耗儘之前,冇有人能用內功傷到他。

可剛剛那爆炸的威力遠超想象,差點就跪了。

想要真正完成那一設想,讓邀月阿姨的罡氣完成蛻變,得將玄鋼球增厚一倍才行,免得又碎了。

碎了沒關係,關鍵是無法達到自己預期的結果。

他要藉助爆炸的超強壓力將罡氣壓縮成一個點,而不是憐星那種無數個小點。

隻可惜現今存留的玄鋼就這麼些,其他的已經被他打造成了武器鎧甲。

雖說還有大量的血鋼,

但那玩意對純內功能量不怎麼友好,無法進行隔空操控,就算真的爆炸成功,邀月阿姨還能不能掌控,並將之吸入體內都兩說呢!

所以思來想去,隻有玄鋼最合適。

“本宮去你們江南走走!”

一聽說玄鋼不夠,邀月坐不住了,徑直順著通道離開,準備親自去一趟南明國的江南地區,輔助加快對那些勢力的收複或者驅趕,最重要的是抄家。

雖說這段時間一直在專心修煉,但跟好閨蜜東方白聊天的時候也對南明國現今的狀況有所瞭解。

現今南明國北地已經被華山派全部拿下,隻可惜當初異族進攻的時候,那些豪族士族全部遷移到了江南躲避,也將家底帶走。

現在她需要那些勢力以往收集積累的隕鐵,大量的隕鐵!

誰敢阻擋就打死誰!

待邀月風風火火的離開好一會兒,田昊這才鬆了口氣,一下子癱靠身後的石塊上。

剛剛炸的那一下真不好受,若非近段時間在精脩金鐘罩,防禦力大有提升的話,不死也得脫層皮。

即便如此也很不好受,剛剛完全是在強撐著,否則真要被邀月那娘們看出自身的極度虛弱,鬼知道會被擺成什麼新姿勢。

現在華山派可空虛得很,人手基本上都被派遣到南明國各地,甚至北邊的草原都派了人過去。

冇人能製得住邀月那位老阿姨!

“你果然是在裝的!”

田昊的慘狀讓憐星感動的同時也道了聲果然,之前那一爆炸的威能她深有體會,讓她都有種直麵死亡的大恐怖。

恐怕真元境的強者被轟中都得死翹翹,她不相信田昊隻吐了口血就完事了。

現在看來自己猜測的冇錯,這傢夥受傷很重,剛剛是在裝的。

“那你要不要將你姐姐喊回來報複我?”

調笑了句,田昊對憐星還是很放心的。

這位妹子雖然以前一直沉浸在那些低級趣味裡麵,www.kanshu.com冇什麼出息,但的確心地善良,跟其老姐就是兩個極端。

憐星冇有迴應,但也冇去呼喊老姐回來。

這段時間雖然被這傢夥欺負了不少次,但自己的確獲得了不小的提升,尤其是這次讓罡氣獲得蛻變。

那傢夥對自己有大恩,她不能忘恩負義。

當然,那小子也有不少的壞毛病。

“你又想乾嘛?”

瞪了眼又抓住自己素手的傢夥,憐星最不爽這傢夥的這一點,動不動就動手動腳的,讓人又羞惱又無奈。

偏偏那小子還不是個色胚,而是在做正經事,去罵上一句反而會被人家回一句自作多情。

著實讓人鬱悶!

(這種修煉方式有冇有人想到的?此處應有月票慶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