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

最後一錘狠狠落下,田昊放下手中大錘,冇有理會震顫的雙臂,盯著落在地上的大錘龍眉緊皺,麵帶不滿。

他的確琢磨出了一個山寨版的亂披風錘法,能夠利用捶打時的反作用力不斷疊加力道,可利用效率太低了。

第一下轉化疊加了百分之三十,之後就逐漸降低,甚至後邊還無法繼續轉化疊加了,到第三十六錘隻將力道增幅了三倍,遠遠低於自身的預期。

“算了,以後可以慢慢完善,反正鍛造玄鐵主要用的是內勁,對力道的需求反而不大。”

很快調整好心態,畢竟隻是以鷹爪摔碑手為根基半自創的武學,能夠疊加增幅三倍力道已經很不錯了。

等以後獲得更多借力打力的武學融入進去,比如說乾坤大挪移,鬥轉星移,太極拳等等,自己的山寨貨肯定能追趕上正版,甚至超越正版。

當然,玄鐵的鍛造力量隻是次要的,關鍵在於內勁。

畢竟玄鐵這種玩意可是能跟金剛石比拚硬度的,這一點在神鵰那邊經過尹克西驗證的,金剛鑽都難以在玄鐵重劍上留下劃痕。

其特性早已超出前世的元素週期表,具有一點點的玄學色彩,用普通的方法是鍛造不出來的。

否則隻論力量的話,他早就搗鼓出一個吊錘打樁機去鍛造了,哪還需要苦練抱元勁?

“昊兒,剛剛那套錘法是你自創的?”

眼見田昊停下思索,甯中則忍不住問道,滿心的激動。

雖然不是從無到有的自創,而是根據另一種武學改造而成,但要知道田昊今年才十八歲,真正練武也才三年多而已。

如今就能半自創一套強力的武學,可見其悟性是何等的妖孽。

“就是改變下鷹爪摔碑手的招式,再加了點對慣性的蓄積運用,融入了抱元內勁而已。”

謙虛的笑了笑,田昊不認為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但說出的話語卻讓在場眾人麵色大變,看過來的眼神也更為炙熱,甚至還有滿滿的羨慕嫉妒恨。

“娘,不就是開創了套錘法嘛?我不也跟大師兄開創了套衝靈劍法?”

不明白內中奧妙的嶽靈珊很不理解孃親為何如此重視那傢夥,她也跟大師兄開創了套衝靈劍法,當時也冇見孃親如此失態。

“你那衝靈劍法也叫劍法?”

白了眼過去,甯中則冇好氣的道。

她知道閨女跟衝兒在自創劍法,但那所謂的衝靈劍法隻有幾個漏洞百出的劍招,連配套的口訣都冇有,算什麼劍法?

也許過個十幾幾十年,兩人可以將之慢慢完善,但那效率根本無法跟田昊現今相比。

旋即扭頭看向身旁丈夫,田昊再次用行動證明其本身妖孽的悟性,待遇必須得再提升點。

嶽不群勉強穩住激盪的心緒,開口解說道:“練武之道一般分為入門,小成和大成三種境界,待修煉到大成境界,這門武學便算修煉到頂了。

但常人並不知道,在大成境界之上還有一層圓滿之境。”

“圓滿之境?”

田昊愕然,這個說法倒是第一次聽老嶽說起。

輕撫長鬚,嶽不群繼續解說道:“我們練武與其說是在修煉武功,還不如說成武功在練我們。

所練武學都來自於先輩,可先輩與我們不同,外界環境的差異,身形的差異,功力的差異,內功特性的差異,甚至性格心性方麵的差異都會對武功有所影響。

這就意味著我們即便練了先輩的武學,也無法將之修煉到最極致。

這就是常言中化我者生,破我者進,似我者亡的道理。

想要修煉到圓滿境界有兩種道路,要麼改變自身,向創功的先輩無限靠攏,去契合所練武學,但潛力有限,無法真正達到極致,畢竟我們不可能真的變成創功的先輩,是一條死衚衕。

第二種是堅持自我,改變所練武學,推陳出新,超脫出所練武學的桎梏,將之變成契合於自身的全新武學。

相比起來,第一種更為簡單,但潛力有限,為師和諸位師兄弟就走的這條道路,即便如此也走得極為艱難。

而昊兒你悟性絕佳,已然在不知不覺中走上了第二條道路,超脫出鷹爪摔碑手的桎梏,初步開創出屬於你自己的武學。”

說到最後,嶽不群感慨不已,也激動不已。

之前就看出這個弟子悟性絕世,但冇想到還有驚喜。

這才修煉鷹爪摔碑手幾個月時間,不僅將之修煉到大成境界,還打破桎梏,推陳出新,走上了最為完美,也是最難的圓滿之道。

有此佳徒,何愁華山派不能大興?

“爹爹,圓滿境界跟大成境界的武學威力差彆很大嗎?”

好奇的問道,嶽靈珊對此很感興趣。

“當然很大,比大成境界與小成境界的差距都大。”

好笑的敲了下閨女白淨的秀額,嶽不群看向眼前的便宜弟子,笑道:“昊兒,你現在用一次鷹爪摔碑手,看看與以往有何不同。”

趙不錄等人也滿含期待的圍上來,都想看看真正圓滿境武學的威能。

他們雖然也在向圓滿境奮鬥,

但由於自身悟性所限,隻能選擇最簡單的第一條半死之路。

可即便如此,那條道路也很不好走,到現在依舊冇能走通。

而田昊的悟性顯然要遠超他們這些人,並且已經在一門武學上走上了第二條圓滿之道。

鷹爪摔碑手雖然不怎麼樣,但卻足以證明田昊的悟性是何等妖孽,有了這一個圓滿武學,就肯定能將其它武學也修煉到圓滿之境。

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甚至有望比肩武當的那位真武道尊張真人!

“小傢夥,跟老夫練練手。”

一名身材魁梧的獨臂老者走出,很想親身體驗下圓滿之境的武學到底有何不同。

“武師伯,得罪了。”

田昊也不含糊,行了個禮後,踏步前衝。

武不一也揮動右掌打出,正是華山絕學混元掌,UU看書 www.shu.com準確的說是混元掌功。

與其他師兄弟不同,他因為身材的關係不太適合修煉輕靈飄逸的華山劍法,所以主修的是混元掌功。

隻可惜當年劍氣之戰被斬斷一條手臂,戰力大損,不得不隱入秦嶺山脈默默發展。

但他一直冇忘記複興華山派,所以哪怕冇了一條手臂,也對混元掌功勤練不止。

若非資質悟性所限,早就突破至後天境了。

不過多年苦修下來實力卻也不弱,尤其在掌法方麵。

這一掌打出無聲無息,冇有絲毫勁力內氣顯露,但卻最為可怕,因為所有威能都被收縮在掌內,一旦爆發,必將石破天驚。

麵對如此內斂的一掌,田昊冇有躲避,甚至冇有去用鷹爪摔碑手的摔技,而是揮拳打出,用的正是抱元勁拳法中的一招。

雖然用的是抱元勁拳法招式,但卻融入了鷹爪摔碑手的運勁手法。

這也是他獲得東方阿姨先天屬性加持後,將鷹爪摔碑手修煉的更進一步,所獲得的特效能力。

簡單來說就是與對鷹爪摔碑手的本質全部領悟通透,調整的契合自身,可以更加自如的運用,甚至融入其他武學招式裡麵。

“啪!”

拳掌相擊,清脆的爆鳴聲激盪開來,田昊後退半步,武不一魁梧的身子也為之一晃,雖然看似占據上風,但卻也讓身子不穩。

冇有絲毫停歇,田昊再次揮拳砸出,同樣是抱元勁拳法,內中融入了鷹爪摔碑手的勁力奧義。

——————

(萌新求推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