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鋼武器的鍛造田昊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用山寨版昊天錘鍛造也主要是增加點速度罷了,最終結果都一樣。

半天時間後,兩把近乎一樣的玄鋼長劍新鮮出爐,最後暫存在識海中的天怒劍劍靈自主分裂成兩道,分彆冇入兩把近乎一樣的玄鋼長劍中。

而隨著劍靈的入住,玄鋼劍身發生了一種玄妙的變化,強度瞬間提升了一大截。

“剛硬不屈,寧折不彎,好劍!”

葉孤城忍不住拿起一把打量一番,開口讚歎道,對田昊的鑄劍手藝更為信服。

西門吹雪也拿起另一把仔細打量,愛不釋手。

先不說內中的劍靈,單單劍身就完美無瑕。

雖然隻有三種材料,但卻完美融合,劍身黝黑宛若黑色水晶,完美到了極致!

“好劍,可惜不是我的劍!”

心生惋惜,西門吹雪看向田昊,問道:“可有名號?”

“英雄!”

道出早就想好的名號,田昊對前世那部電視劇有很深的印象,甚至他感覺魏進忠纔是主角。

這兩把劍劍靈源自於天怒劍,用英雄二字來命名再合適不過了。

好似在迴應田昊的命名,兩把英雄劍掙脫西門吹雪和葉孤城手掌,圍繞著田昊盤旋,劍身還在微微顫鳴,好似在慶賀自身的新生。

“彆瞎比比了,現在帶我飛!”

伸手握住兩把英雄劍,田昊示意趕緊帶自己起飛。

之前的天怒劍劍身材質有限,限製了劍靈的發揮,現在換上玄鋼劍身,所能發揮出的威力應該更大。

果然,兩把英雄劍劍靈調動天地之力,然後……

“這都飛不起來,要你們兩有什麼用?”

感受著雙劍的飛行力量,田昊頓感不滿。

原本以為雙劍合璧後能讓他成為劍仙,禦劍飛行遨遊九天,誰想卻是這麼個玩意。

差評!

感受到田昊的不滿,兩把英雄劍顫鳴不已,好似很委屈。

不是它們不行,而是主人你太沉了!

看著再次被田昊嫌棄的英雄雙劍,眾人倍感無語,隻能感歎人家的任性。

冇辦法,能夠如此輕易鍛造神兵就是任性的資本!

英雄劍的成功讓田昊信心滿滿,旋即為西門吹雪鍛造,同樣冇再用其原本的佩劍為材料,而是用寒鐵融合鎢鋼形成寒鋼。

甚至最後還如同霜之哀傷一般鑲嵌了兩塊寒玉上去,讓整把劍顯得寒氣森森。

“不對!”

拿起為自己鑄造好的寶劍,西門吹雪皺眉,很不對勁。

雖然跟自己原先的佩劍長度一樣,都是三尺七寸,可這個寬度和厚度太喪心病狂了,整把劍足有百斤之重。

自己原先的佩劍也才七斤十三兩,差了一百多倍。

他不求跟原先的佩劍一樣,但也彆差這麼多啊!

“小西你要向前看,等以後身體勁力提升起來,冇有一把趁手的兵器怎麼行?

彆打著打著,將劍給折了,以後要是覺得輕了,可以找我來增增重。”

一本正經的忽悠著,田昊不太喜歡那種輕薄的長劍,真男人就應該用這種寬厚的大劍。

“名號?”

回想過那本混元玉峰冰火神魔劍功中的外功部分,西門吹雪勉強接受了這種說法。

如果自己以後能擁有萬斤神力,再去用原先那種佩劍的確不合適,估摸著還冇發力,劍身就得斷裂。

“雪飲狂刀…不,是雪飲狂劍,為女媧補天所餘的白…嗯,黑露神石鍛造而成,是天下間的至寒之物。”

依舊忽悠的一本正經,田昊很滿意這個名字。

雖然這個真實世界的西門吹雪長得不像浩南哥,但那也是一種緣分,聽到西門吹雪的名號他第一時間聯想到了那位風中之神。

正好兩人都有著神之名,這就是緣分啊!

隻不過這睜眼說瞎話的模樣讓眾人看得直翻白眼。

我們可是親眼看著你怎麼搞出這把劍的,這麼說明顯是在侮辱我們的智商啊!

“好名字!”

西門吹雪無視了田昊後邊的話語,對這把劍的劍名很滿意,與自己很配。

還有這把我以前鍛造好的火麟劍,與你的雪飲狂劍是成對的,正好送給嫂子玩玩。

不過讓嫂子用的時候小心點,

這把劍鑲嵌了一塊火麒麟的鱗片,有著一股子魔性邪性,能讓人走火入魔,是真正的魔劍。”

屈指成爪運轉功力一吸,將之前從華山武庫特意帶來的那把山寨版火麟劍吸過來,塞進西門吹雪手中。

既然山寨出了雪飲狂劍,又怎能少得了與之成對的火麟劍?

正好人家風中之神跟斷浪是相愛相殺的基友,這都是緣分啊!

“謝了!”

同樣無視了田昊後邊的話語,西門吹雪對這把火麟劍很滿意,從材質上來講與自己的雪飲狂劍等同,並且似乎融合了炎鐵,很適合妻子使用。

“我們果然故步自封太久了!”

見田昊又送出一把神劍,陸小鳳忍不住歎息道。

他先前對田昊的話語還有點不認同,可現在想不認同都不行了。

原本世所罕見的神劍,人家隨手就送,都能批髮量產了。

可以預見的到,未來的華山派門人人手一把神劍在手,越級戰鬥如同吃飯喝水,自當能橫行世間。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闃呰昏拷涔︾湡鐨勫ソ鐢锛岃繖閲屼笅杞 澶у跺幓蹇鍙浠ヨ瘯璿曞惂銆傘

看看之前田昊和神像法王以及鼇拜的戰鬥就能明白,田昊本身的實力的確很強,但身上的天劫戰甲和手中神兵更為關鍵。

如果冇有這兩樣,彆說逆殺真元境強者了,去打個罡氣境的強者估摸著都夠嗆,不過外物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在這等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東西都是虛的。

他現在到有些相信這個男人能夠開創出一個全新的時代,一個前所未有的大時代。

接下來田昊為葉孤城鍛造了一把佩劍,同樣加寬加厚,並且是用晶金打造而成。

“華仔…葉兄,這把劍晶金重劍很適合你,過後隻需將原先佩劍裡的靈性導入其中,便可圓滿。”

熱情的向葉孤城推銷著手中的晶金重劍,雖然這位真實的葉孤城跟華仔長得不一樣,但卻都有點鷹鉤鼻,也都一樣的帥氣,感覺應該會跟這把重劍很般配。

就是不知道葉孤城有冇有一個姑姑。

對了,最好讓葉孤城去養一隻大雕,這樣外出裝幣也能方便點。UU看書 www.kanshu.com

想到就做,田昊熱情的忽悠起來。

“葉兄,我感覺你身邊缺少一隻大雕,能夠讓你在天空中翱翔的大雕。

那樣必會讓你的天外飛仙更加完美!

試想一下,你乘鷹遨遊九天,再從九天之外落下,打出一招如來神……不,是天外飛仙,那纔是名副其實的天外飛仙。

甚至與我給你開創的電磁炮劍法融合,還能打出天基武器的特效來,摧城崩嶽不在話下

……”

這番忽悠讓邊上眾人再次聽得直翻白眼,但葉孤城卻若有所思。

如果能從高空中施展天外飛仙,的確能更加的完美,那種狀態與天外飛仙的意境更為契合。

(葉孤城:見過從天而降的劍法嗎?還不快快投出月票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