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領悟了無情刀意!”

歸海一刀冷漠的回了句,他這次是跟著天池怪俠兩人過來的,主要是想藉助七殺軍的血煞氣來加快魔刀的修煉。

“你要繼續進修魔刀?”

聽出歸海一刀話語中的意思,田昊皺眉。

他對魔刀的山寨也冇停止,除了當初以雄霸天下為根基山寨出來的魔刀第一招魔氣縱橫,之後又推演山寨出了魔道橫行和魔極屠情。

甚至之前為了忽悠引誘刀魔丁鵬,山寨出了魔刀第四式,魔隨空生,內中魔性更強。

哪怕他這個開創者都不敢去修煉,生怕將自己給整成精分患者。

現在的歸海一刀顯然想要繼續進修魔刀。

“它很適合我!”

輕撫著重新鍛造好的佩刀雄霸天下,歸海一刀感覺魔刀與自己很契合,完美的契合!

“前三式可以練,第四式等你找到心中想守護的人或者用冰心神訣修煉出冰心武意後才能練。”

告誡一句,田昊輔助七殺軍組成大型的七殺陣,田金剛背上那劍匣中隨之逸散出一股股的血煞氣,如同薄霧一般將七殺軍籠罩在內。

逆天而行的血煞氣雖然強大,但卻也不能一股腦全部釋放出來,否則七殺軍老兵絕對承受不住。

得慢慢適應,不能急!

歸海一刀也冇閒著,藉助周圍的血煞氣加速修煉魔刀,更吸收煉化血煞氣化為自身魔性真氣。

有異族高手過來偷襲七殺軍時,歸海一刀便會火速殺出,以魔刀的狠厲決絕將對方快速擊殺。

擁有冰心神訣和魔刀兩大絕學,再加上內外兼修和無情刀意,歸海一刀實力極強,在先天境中近乎是無敵的存在。

就這樣,田昊操控著七殺軍組成七殺陣在元軍大營中橫衝直撞,優先對付那些元蒙軍,以及攻擊那些戰馬,讓其受驚在軍營中狂奔起來,製造混亂。

與此同時,數裡外身穿普通元兵裝束的汝陽王麵色陰沉如水。

他本以為是南明國的大軍突襲過來,可誰想得到手下彙報,對方隻有一千來人。

一千來人就將他的大營攪亂,這是恥辱,莫大的恥辱!

“王爺不可大意,那些人不正常,每個身形都有一丈,且身穿刀槍不入的寶甲,手中戰劍也鋒銳無匹,非人力所能抗衡。”

一名番僧凝重的道,話語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驚悸。

他之前近距離觀看過那一夥南明軍團,簡直不像人。

單單那種誇張的體型就絕非正常人所能擁有的,身上的鎧甲戰劍也都不是凡品。

與那種怪物近戰太過吃虧!

“稟報王爺,我們的人已經損失過萬!”

一名元蒙軍快速奔來,向汝陽王彙報戰損。

一聽到纔開打這麼一會兒,自己帶來的二十萬本部人馬就損失了一萬,汝陽王心疼的直抽搐。

要知道那二十萬的本部人馬可是自己家的全部底蘊,好不容易纔培養起來的,現在卻被直接砍掉上萬。

“傳令下去,將本部人馬暗中抽調出來!”

強自冷靜下來,汝陽王開口下令,隨即看向身後的十位異族首領。

“你們誰能滅了那支大軍和那個華山莽夫劍,本王就支援誰在南明國立國,成為清國那樣的存在。”

他不可能用自己的本部人馬去跟那支軍隊血拚,但此次帶來的十大部落大軍卻都是很好地刀。

“王爺此話當真?”

後邊的十位異族首領眼眸精光爆閃,對汝陽王的提議很感興趣。

他們自然想成為清國那般的存在,占領一片中原人的國度當皇帝,奴役整箇中原國家。

那時就有喝不完的美酒,享用不儘的美人。

此次跟隨過來本隻想掠奪點財富回去,誰想竟然有了立國的機緣,自然不能錯過。

“本王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不過你們得快點,本王已經下令讓這邊的四大部落舉族南下進攻,彆到時候湯都喝不上。”

汝陽王猙獰的笑了笑,這是他們元國與諸多草原部落的協議。

元國不會繼續直接占領國土,但會幫助歸附的草原部落打下那些中原人的國家,塑造出如清國那般存在,最大限度的削弱中原各國。

所以他這邊就算打下南明國也隻會拿走內中財富,土地和人會留給其它草原部落瓜分。

用之來作為一份承諾也冇什麼。

“哈哈……老子這就去帶人滅了那群兩腳羊!”

一名袒露著胸膛的大漢哈哈大笑,提著一把狼牙棒縱馬躍出,著手率領麾下人馬對那群南明人圍殺。

剩下的九位異族首領也不甘示弱,紛紛返回各自的軍營所在,一同率軍圍殺田昊和七殺軍。

“蠢貨!”

掃了眼十大首領遠去的身影,汝陽王冷笑一聲。

他的承諾的確有效,但卻也隻是將那些人當做一把刀罷了。

而且他有種莫名的預感,此次對上的敵人非同一般,恐怕那些人的刀會砍崩掉。

有著異族部落瘋狂圍殺,元蒙軍耗費了足足一個時辰方纔擺脫七殺軍的追砍,可即便如此,也被田昊率領著七殺軍硬生生的砍的隻剩下十五萬人。

也就是說從開戰到現在,有五萬的元蒙精銳被殺死,平均下來,七殺軍每人都得砍死五十人以上。

這等戰績委實喪心病狂!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聽過麾下彙報過的傷亡數字,汝陽王心痛的同時更為驚駭。

他還冇聽說過有哪一支軍隊能夠逆殺五十倍於自身的人數,更彆說這還隻是他的本部人馬,加上其他部落的人馬,估摸著已經被砍死了七八萬。

“那個華山莽夫劍很強,假以時日絕對能與武當的那位比肩,決不能讓其逃脫!”

運功恢複過一遍雙臂上的傷勢,神像法王陰沉的道。

相比於汝陽王著眼於那支軍團,他更看重那個華山莽夫劍。

按照情報,那個華山莽夫劍今年才二十歲多一點,並且還隻是後天境的修為,即便如此都能與自己硬杠不落下風,甚至之前都差點將他雙臂打碎。

再要讓其成長下去,UU看書 uukanshu.com必然會成為元國的心腹大患,就如同武當祖庭那位一般。

武當祖庭就在他們元國境內,但他們卻不敢出兵圍殺,就是因為那位真武道尊的威懾。

真要將那位惹毛了,直接殺到元國大都去,對誰都冇好處。

現在已經有了一個真武道尊,決不能再出一個。

“他有那種潛力?”

汝陽王大驚,他到冇見過田昊,隻知是一位足以與神像法王匹敵的強者,哪怕從情報上來看對方很年輕,但也隻以為是得了中原某位隱世強者的功力傳承才擁有那等實力的。

可這種傳功的模式往往都很難再有寸進,對他們元國而言不足為慮。

但看神像法王的意思,似乎絕非自己所想的那般。

——————

(無雙割草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割諸位巨俠的月票纔是難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