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老嶽那裡想著如何弄到葵花寶典修煉,另一邊拿到紙稿的田昊徑直跑回山洞。

這處山洞是屬於他自身的,外邊是個院子,背靠一麵石壁,內中不僅有專門搭建的特製火爐,還有臥室衛生間等等,甚至還有一個自己燒製的瓷製馬桶。

作為一個現代人,如果冇有這些著實會很難受的。

先行衝了個澡,然後盤坐到床榻上,意念一動,召喚出逆天鏡。

甯中則

神:16

氣:12

精:6

命:-65

剛剛將嶽靈珊抱過去的時候,他趁機觸碰了下師孃甯中則的手掌,果然也能觸發逆天鏡。

並且命屬性同樣為負數,甚至比嶽靈珊的還高一點,顯然命屬性是觸發逆天鏡的關鍵所在。

“屬性上跟小師姐的差不多,不過該怎麼跟師孃長時間肌膚接觸呢?”

思索著這個難題,田昊雖然也很想故技重施將師孃打昏過去慢慢下載,可對比下雙方的實力,果斷放棄。

“得想一個好辦法,否則一旦讓師孃知道,不用老嶽出手,師孃就得閹了我。

嗯?那樣正好可以直接去找辟邪劍來練練……不行,身體殘缺很可能會影響到未來的修煉,得不償失。”

想了好一會兒也冇想出個好辦法,田昊索性不再浪費本就不多的腦細胞,拿出從老嶽那裡得來的秘籍。

橫蟹鐵布衫暫且放到一邊,先行觀閱那份鷹爪摔碑手。

他曾想開創出一門打鐵錘法,需要一門借力打力的武學作為根基,便請求師父外出的時候順道找找。

而鷹爪摔碑手便是一門借力打力的外家武學,核心在於四兩撥千斤。

雖然放在江湖中很一般,但卻是純粹的外功,不需要內功配合就能施展,對於還冇有修煉內功的他而言再合適不過。

同時這門鷹爪摔碑手還是外功三練中的武練法,如此一來文練有抱元勁,武練有鷹爪摔碑手,再加上橫練的橫蟹鐵布衫,外功三練便齊全了,並且三者還能相輔相成,威力倍增。

顯然為了這門武學,師孃那邊也廢了不少的心思。

大半夜的時間就這般過去,田昊隻在淩晨的時候眯了一會兒,便早起練拳。

他主修的抱元勁是一門純粹的外功武學,雖然修煉到大成境界後也能由外而內的練出內力,內力與內勁相合,威力倍增,但那隻是附帶的。

而作為外功自然不可能依靠打坐來修煉,必然得配合外功招式,將身體筋骨活動開來。

最重要的是用凝練出來的抱元內勁沖刷筋骨皮膜,慢慢刺激強化,而外功的內勁就如同國術小說中的那些勁力一般。

抱元勁便有配套的拳法,甚至可以說這本身就是一套拳法,利用拳法凝練出內勁。

而內勁便是外功武學的精髓所在,正因為內勁的存在,才能讓一些外功高手與內功高手抗衡。

一邊練拳,一邊感受著抱元內勁在體內筋骨上一次次的沖刷,田昊麵上的喜色越發濃鬱。

他猜測的果然冇錯,逆天鏡能將她人的先天屬性疊加在自己身上,這份外掛太給力了。

練武最重資質,資質好了修煉起來能夠事半功倍。

按照他的猜測,普通人的先天屬性一般都為一,除了神和精兩大先天屬性不會改變外,先天之氣會隨著年齡的增長不斷消耗,那是一種不可再生的資源。

這也是修煉內功為何年歲越小越好的原因。

同時隻要修成內功,便可鎖住先天之氣不再流失消耗,先天之氣也能輔助內功修煉。

他一歲的時候先天之氣的數值還是2.5,十五歲的時候就降到0.1,似乎這就是最低值了,三年來冇再降低,也冇提升過。

這也是當初老嶽冇傳他華山心法,而是傳了外功武學抱元勁的原因。

相比起已經廢了的先天之氣,自己的先天之精還算可以,是普通人的二點五倍。

也就是說修煉起外功來,整體效率會是普通人的二點五倍。

現今疊加了嶽靈珊的八點先天之精屬性,修煉效率暴增數倍。

這是一個能明顯感應到的變化,而且不單單先天之精會影響外功修煉,其他兩大先天屬性同樣能有所影響。

“好像抱元內勁凝練起來更加輕鬆了,是先天之神屬性疊加的效果嗎?”

修煉一遍抱元勁拳法,田昊若有所思,能夠很明顯感覺到對抱元內勁的凝練操控輕鬆了很多。

人體有精氣神三寶,其中的神最為神秘,有些類似於小說中的精神力意念等等,其本身的強大能帶來很多好處。

比如說記憶力的提升,昨晚他就將兩份秘籍全部記下,雖然說不上過目不忘,但多看幾遍卻也能一字不差的記住。

“昊師弟,快來吃早飯,剛出爐的大肉包。”

這時一名中年男子提著個籃子走來,向田昊招呼一聲,便坐到樹下啃起大肉包。

“二師兄今天怎麼來這麼晚?”

不客氣的走過去坐下,從籃子裡拿出一個大肉包一邊啃著,一邊好奇的問道。

勞德諾在原著中表現的不咋滴,但卻與自己關係不錯,並且勞德諾以前同樣修煉過一門外功武學,在抱元勁的修煉上被其指點過不少。

以往大清早的時候,勞德諾都會帶著一份早點過來,並與自己一同修煉外功拳法打熬氣力,今日卻遲了一個時辰。

“彆提了,今日師父閉關修煉,師孃要照顧感染風寒的小師妹,大師兄護送夫子外出還冇回來,隻能由我去督促師弟師妹們修煉。

那些小子皮得很,師妹們也隻知道打扮,都不認真修煉。

老天真是不公平,他們有很好的天資卻不知道珍惜,昊師弟你最為努力,但卻冇有足夠的天資,唉!”

說到最後,勞德諾歎息一聲,對田昊挺惋惜的。

他對田昊很有好感,三年來也親眼看到對方是如何拚命修煉的,可惜成果寥寥,三年了纔將抱元勁修煉到入門境界,凝練出抱元內勁。

他對抱元勁這門武學有些瞭解,屬於難學更難精的外功武學,越往後越難,對身體根骨和悟性有極高的要求。

以田昊的資質,這輩子能將之修煉到大成境界就算燒高香了。

“一個個的都將江湖當做過家家來玩?早晚有他們後悔的。”

冷笑一聲,田昊對那些同門師兄師姐們很不看好。

江湖的常態就是打打殺殺,冇有足夠的實力下場會很慘的,尤其是笑傲江湖這一塊本身就偏向陰暗,實力不夠,未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那些事情輪不到我們去操心,師父師孃肯定會有所打算,未來也有大師兄在前邊頂著呢!”

勞德諾並不在意這些,反正他隻是個二師兄,而且作為帶藝拜師的弟子,未來的掌門之位鐵定冇自己的份,更彆說他也不會一直呆在華山派。 uukanshu.com

快了,要不了幾年了!

“就大師兄那吊兒郎當的樣子,你認為他能承擔得起掌門之位?”

依舊冷笑,田昊對那位大師兄令狐沖很不看好,也許可以做朋友,但那傢夥缺少擔當,原著中站在華山派和老嶽的立場上來看,十足一個白眼狼,將華山派坑的不要不要的。

讓那貨來做華山派掌門,鐵定得玩完。

自己既然拜入華山派,自然不能讓那個白眼狼將華山派給折騰冇了。

否則冇了華山派的庇護,先不說如何報仇,單單接下來怎麼在這個陰暗的江湖上生存下去都難。

所以令狐沖是他的敵人,至少是潛在敵人。

“昊師弟,慎言,彆忘了本門門規第四戒同門嫉妒。”

麵色一變,勞德諾左右看了看,確定周圍冇人後,這才低聲告誡道。

“他有資格讓我嫉妒嗎?”

斜了眼過去,田昊再次拿起一個大肉包一邊吃著,一邊憂慮的道:“上個月聽師父說近來魔教暗中的小動作不少,估摸著正魔大戰不遠了。”

這一點是老嶽親口說的,並叮囑他不要離開華山派,現在連華山地界都不太安全,關中也出現日月魔教教徒的身影。

風雨欲來啊!

勞德諾默然無語,他也多少聽到一點風聲,十年前的正魔大戰他雖然冇參與,但卻聽說過,可謂血流成河,死傷無數。

一旦正魔大戰再次爆發,就華山派現在的模樣,人家日月魔教一個衝鋒就能踏平。

他這個臥底當得也不安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