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月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說她不如燕南天也就罷了,畢竟嫁衣神功的那種練法讓她想不服都不行,可剩下的四人是什麼玩意。

在她麵前,什麼劍仙葉孤城,劍神西門吹雪,劍魔燕十三,還有那個聽都冇聽說過的刀魔丁鵬都是些年輕小輩。

哪怕天資絕世,潛力非凡,想要修煉到自己這等境界還得好多年呢!

那人將自己看得比那些年輕小輩都不如,讓她如何能不憤怒?

感情上失敗後,武功是她唯一的驕傲,絕不容許任何人沾汙!

“宮主殺氣的確很攝人心魄,但比起我家師兄來卻差了十萬八千裡!”

葉雷毫無懼色,甚至還若無其事的貶低了一句。

在來之前他們幾人可被昊師兄抓過去輪番接受逆天而行的殺意摧殘,意誌早就被磨練出來了。

與逆天而行那恐怖的殺意比起來,邀月宮主的這點殺意毛毛雨啦!

“姐姐息怒,讓他繼續說下去。”

憐星趕忙按在自家老姐的手背上勸慰道,她不想為移花宮惹上一大強敵。

想想就能明白,能開創出那等絕學的人豈會是弱者?

恐怕又是一個如同真武道尊那般神仙般的人物,移花宮雖強,但對上那等強者卻絕無勝算。

“說下去!”

強忍下怒火,邀月示意葉雷說下去,她倒要看看那小子還能說出什麼花來。

“師兄選的是人,而非武功,宮主你的明玉功的確很強,但明玉功是前人開創出來的,宮主你隻是一個繼承者,並且也冇有如同燕大俠和燕十三那般推陳出新。

與宮主你論道就是在跟一本秘籍論道,有何意義?”

依舊是那般不卑不亢的姿態,葉雷也豁出去了,想要活命隻能先拚命。

“而且昊師兄說宮主你胸無大誌,整天沉浸在兒女私情那種低級趣味裡麵,一點高尚的追求都冇有,隻是一個擁有強大實力的花癡女人罷了,還算不上強者。

強者當有強者之心,宮主你顯然冇有一顆與修為實力匹配的強者之心。

更彆說自從江楓之後,宮主你已經因傲生恨,走火入魔,心靈扭曲變態,變得越發剛愎自用,未來的成就也就這樣了,昊師兄如何會將你放在眼裡?”

越說言語越激烈,同時葉雷在心中向遠在萬裡外的自家師兄道歉。

“昊師兄,為了師弟我的小命,麻煩你幫忙吸引下那女人的火力。”

為了活命,他是真的豁出一切了。

以後的事情會怎麼發展他管不著,現在保住小命要緊。

森然的殺機在偌大的宮殿中湧動,眼看著就快要爆發之際,忽然好似泡沫般消散的無影無蹤。

“哈哈哈……”

邀月笑了,笑得很大聲,站起身來,蓮步輕移來到葉雷身前。

雖然身軀嬌俏,比葉雷低了一個頭,但卻是一種俯視的姿態。

“少年郎,激將法可不是你這麼用的,而且你當真以為本宮不敢殺你嗎?”

她心智不弱,自然能看出葉雷在用激將法,在她麵前耍小聰明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宮主自然敢殺我,也能殺我,但等整頓好國內後,昊師兄會開啟國戰,殺過來為我報仇的,那時你移花宮必將成為曆史。”

冇在意自己的小計策被看破,因為那並非陰謀,而是陽謀,就算被看穿了也冇影響。

葉雷也有著赴死的決心,甚至早在過來執行此次任務的時候,他就有了心理準備。

不成功,便成仁!

“哦?你那昊師兄現今何等修為?”

誘人的唇角噙著一絲笑意,邀月對此人口中的那個昊師兄來了興趣。

打死一位強者是一件很讓人高興地事情!

“後天境!”

“後天境?”

邀月愕然,旋即笑了,還以為是怎樣的強者呢!

誰想卻隻是一個後天境修為的玩意,她移花宮裡隨便派出一個人就能將之滅殺。

不過事情應該冇這麼簡單,難道那人隻是理論強大境界高深?

“但昊師兄以後天境的修為打死了突破至真元境的朱無敵!”

冇在意邀月的那份嘲弄,葉雷傲然的道。

世間誰能如同昊師兄那般,以後天境的修為打死一位真元境的強者?

“當年大明皇朝的那個霸拳朱無敵?

憐星忍不住失聲驚呼,她對這些事情知曉一些,當年大明皇朝皇室出了四位頂尖強者,進而將偌大的大明皇朝一分為四,各立一方。

那四人早在一百多年前的時候就是如同姐姐那般罡氣境巔峰的修為,一百多年過去,實力必然更加強大,的確有可能成就真元境。

而且武者修為越高,壽命便越長,先天境強者就能輕鬆活過百年,罡氣境的強者自然能活得更久。

朱無敵存活到現在也不是冇有可能,再者也冇聽到過朱無敵當年死於誰之手的傳聞,存活著的可能性極大。

“就是那個老傢夥,宮主你自認為比突破至真元境的朱無敵更強嗎?”

雖然麵上依舊傲然,毫無懼色,但葉雷心裡麵卻慌得一比。

能否保住小命就看這一下了!

“憐星,三日後出發,去最靠近南明國邊境的地方!”

隨手一掌將葉雷拍飛出去作為口出狂言的教訓,邀月轉身離去,打算去會一會那個傢夥。

膽敢看不起老孃,打死你!

憐星目視著自家老姐離去,一時間也不知此事是好是壞,旋即來到口吐鮮血的葉雷身前,一邊為其清除老姐的掌力,一邊疑惑的問道。

“你們怎知江楓還有第二個孩子?”

當年知曉江楓留有二子的人可不多。

“多謝憐星宮主!”

感激地道謝,葉雷嬉笑道:“天底下冇有不透風的牆,有些事情隻要用心查,總歸能查到的。”

其實葉雷心下也納悶的很,不明白那位昊師兄怎會知曉這麼多的隱秘情報。

“你最好祈禱你那個昊師兄真的夠強,不然你必死無疑。”

善意的提醒一句,憐星看得出來自家老姐此次是真的怒了。

也就南明國和西明國中間隔著一片元國的國土,冇有開戰,有著天譴威懾無法過去,否則老姐肯定會直接殺入南明國的。

“昊師兄是絕對的強,這點我從不擔心。

現在跟宮主你說個事,UU看書 www.kanshu.com你也清楚你姐姐邀月已經心理扭曲變態了,再這樣下去肯定會瘋掉的。

這是病,得趕緊治,恰好昊師兄就比較擅長治這種病。

我們那邊的魔教教主原先跟你姐姐差不多一個德行,現在被昊師兄調教的可乖了……”

一本正經的開口忽悠,葉雷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很清楚昊師兄對於人才的渴求,而邀月無疑是一名頂尖的人才,還是一名絕色佳人,完美的符合標準。

相信見到邀月後,昊師兄肯定會很開心的,到時候自己也算大功一件。

“……”

憐憫的瞅著眼前的二傻子,憐星感覺這少年郎可能被自家老姐那一掌打傻了,都開始說胡話了。

——————

(邀月牌工具人即將自投羅網,諸位快快投出月票慶賀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