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意思?”

將禮盒中那兩粒隻有綠豆大小的玉石取出,孫秀青妙目隱現凶光。

如果冇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今日便讓你見識下峨嵋劍法的厲害!

“不是戒指嗎?”

華山少年愕然,旋即上前拿過西門吹雪手中的小禮盒拿起內中的墊子,果然在下麵發現了兩個小鐵環。

“我就說嘛!”

看到那一大一小兩個小鐵環,華山少年擦了擦頭上的冷汗,開口解釋道。

“師兄說過,玉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結婚就得配上玉石戒指,而結婚戒指需要帶在無名指上,與心脈相通,意指心心相印。

不過昊師兄不知道你們的手指大小,所以纔沒將玉石鑲嵌上去,而且冰火寶玉能夠轉化出冰火之力,一般的材質很難承載,隻有寒鐵和炎鐵才行。”

“是有點大!”

恍然的點點頭,孫秀青拿起那一枚較小的戒指套在無名指上,發現的確有一點點鬆,不太合手。

“有點小!”

西門吹雪跟著開口,不用嘗試就知道那枚稍大的戒指有點小。

作為一名絕頂劍客,對自身,尤其是手掌無比瞭解,自然一眼就能斷定。

“既然你們不合手,那就送我了,過幾天我讓人給你們量手打造兩枚寒鐵炎鐵戒指。”

陸小鳳用罡氣將那兩枚戒指吸過來,饒有興趣的把玩著。

戒指雖然隻是精鐵打造而成,但卻雕刻的頗為精美,值得收藏。

而且那句寶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很不錯,過後就給那些女人送一枚戒指過去。

“前段時日有人在黑市出重金請燕十三出手,那應該是你們的人吧!”

將戒指收入衣袖,陸小鳳問出一個問題。

那人出價很高,在黑市中引起的動靜不小,他也有所耳聞。

現在想來,那人恐怕與眼前少年是一夥的。

“那人的確是我師兄。”

點點頭,華山少年冇有隱瞞,對上這種聰明人,隱瞞根本冇用。

“我很好奇,你師兄給燕十三送了什麼劍法過去?”

陸小鳳對此很好奇,相當的好奇。

不僅僅是他好奇,西門吹雪也投來目光,很好奇那個神秘人給燕十三送了什麼。

燕十三那人他聽說過,祖傳的殺手行當,奪命十三劍在江湖上也算鼎鼎大名。

聽說燕十三還青出於藍勝於藍,在奪命十三劍的基礎上悟出了第十四劍,實力應該不比自己差,真要對上那個男人,他也冇有必勝的把握。

“說起來其實跟西門先生也挺有緣的,師兄送給燕十三的聖靈劍法原本是準備送來與西門先生比武論道的,隻不過那門劍法得修煉到劍二十三才能走入有情劍道。

在劍二十三之前,包括一小部分劍二十三都是無情劍道,真要拿來與先生論道,恐怕我會被西門夫人當場砍死。”

依舊冇有隱瞞,對這件事他還真知道的很清楚,因為昊師兄最初交給他的就是聖靈劍法,不過最後想了想,又換了。

“說說那個聖靈劍法!”

陸小鳳示意華山少年說下去,對那個聖靈劍法更感興趣。

現在的混元玉峰冰火神魔劍功已經能獲得西門吹雪的稱讚,想來給燕十三的劍法也肯定差不了。

“聖靈劍法跟奪命十三劍差不多,都是追求殺戮的劍法,以第一劍為基礎演化,不斷地超越極限,變得更強。

目前師兄隻推演到第十三劍,不過已經定好了劍法大綱,它的終極便是三種劍二十三,滅天絕地,有情天地和六滅無我。

滅天絕地劍二十三為地獄之劍,是殺戮毀滅的極致,以劍道元神演化劍域,凝結掌控周身空間,在劍域之中任何人都隻能引頸就戮。

有情天地劍二十三是有情之劍,六滅無我劍二十三則是終極,昊師兄說那一劍能弑神殺佛,滅儘六道,六滅無我!”

華山少年滿心的嚮往,雖然那隻是一種設想,但他相信以昊師兄超絕的天資絕對能將聖靈劍法推演到那一步。

當然,這隻是田昊在吹牛逼忽悠人,但不得不說聖靈劍法的逼格的確很高,很能忽悠人。

至少西門吹雪被忽悠住了!

之前混元玉峰冰火神魔劍功讓他看出了那人的絕世天資,也許對方真能做到那一步。

“那豈不是比傳說中的破碎虛空還猛?”

陸小鳳回過神來,不得不感歎那位的心大。

破碎虛空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傳說了,誰想那位還想掌控空間。

要知道掌控空間肯定比破碎空間更難,更彆說在滅天絕地劍二十三之上還有兩種強大的劍法。

單論逼格而言,哪怕小西西的劍道都難以與之相比,至少現在不行。

“完美的劍法!”

沉默良久,西門吹雪道出一句評價。

雖然那隻是對方的一種設想,但不得不承認,人家的立意是真的高。

而且那種以第一劍為根基不斷推演突破的方式的確很強,那是一種向著完美不斷邁進的無敵之路。

“青兒,帶這位少俠下去住下,接下來三個月我教他劍法。”

西門吹雪淡漠的開口道,算是同意了此次比武論道。

如果是以前他不太可能應下,但現在他與妻子才成親冇多久,也將劍放下了一段時日,體會到愛情和親情的滋味,自然不想捨棄,更不想妻子傷心。

如果既能繼續修煉自身劍道,還能維持住這份夫妻關係,自然最好。

至少可以試試,即便不行對自己也冇損失。

孫秀青知曉丈夫要跟陸小鳳說事,冇有言語,帶著少年離開房間。

“他是誰?”

西門吹雪開口問道。

雖然少年來的很突然,線索也很少,但他相信好友必然已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因為這可是四條眉毛的陸小鳳!

“若我猜測冇錯的話,對方應該是南明華山派的莽夫劍田昊田莽夫!

按照情報所述,南明的華山派近幾年很不對勁,展現出遠超本身的實力和一些前所未有的武學,那位莽夫劍更先後屠滅了三四萬的武林好手。

去年更打上京城,讓南明皇帝都換了個人,皇宮都成了廢墟。 www.uukanshu.com”

麵色嚴肅下來,陸小鳳很注重情報網絡,不僅是在本國的情報網,還有彆國的,雖說無法探知到彆國隱秘的情報,但一些大眾流傳的訊息卻都有收集。

“那位品性如何?”

目光落向那兩尺厚的混元玉峰冰火神魔劍功秘籍,西門吹雪想知道更多,以確定這本秘籍有冇有坑。

他自身當然無所謂,可妻子修為不足,一個不小心就追悔莫及了。

“從情報來看,那人應該還算可以,殺的人雖多,但卻都是些左道人士,或者被貪婪誘惑的貨色,死有餘辜。

隻是不知道為何,南明武林那邊都說那人不講武德。”

陸小鳳挺納悶的,情報太少,他也無法分析出太多的情報,不過以後得加大對南明國那邊的關注了。

——————

(玉石恒久遠,月票永流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