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百曉生和明月心一樣,很多江湖人士都抽空弄來一套豪傑劍和佳人劍觀摩,同樣看出這些寶劍的不凡。

雖然比不上異鐵打造的神兵利器,但這個數量卻很喪心病狂,足以上升到戰略層麵了。

“諸位,提前觀劍是可以的,但品劍之後還請將豪傑佳人放回劍池,等完成最後的血祭後,二十歲以下的少俠可以按照要求上前取劍。”

從城門樓上飄飛下來,陸小鳳溫和的提醒道。

“你以為你們能贏?”

一道冷笑自人群中響起,眾人看去,發現兩處戰場上都不怎麼妙。

燕南天那邊與那個番僧打得難解難分,但燕南天顯然修煉的時間不如對方,功力積累要差上不少。

一旦戰況拖延下去,必敗無疑。

城頭上的戰鬥更加凶險,百損道人雖然隻有一人,但卻將六人壓製在下風中。

畢竟那位可是與武當祖庭那位爭鋒過的老前輩,實力深不可測,邀月六人能以罡氣境的修為將之拖住已經很驚人了。

但同樣的,以罡氣境的修為迎擊真元境的老牌強者,必然難以持久。

最多盞茶的工夫,就足以分出結果了。

“諸位拭目以待!”

自信的一笑笑,陸小鳳足尖一點,身形宛若飛鳳一般返回城頭,繼續為眾人壓陣。

隨後他就被兩個漂亮女人給圍住了,兩個漂亮女人冇在意城頭上的戰鬥,反倒逗弄起陸小鳳的手指。

冇辦法,陸小鳳現在的手指太可愛了。

上次為了對抗雄霸,陸小鳳點出靈犀一指,然後雙指被金鐘震碎,之後藉助華山派的天蠶神功再生出來。

隻不過再生出來的手指需要慢慢蘊養生長,現在那兩根手指粉雕玉琢的,很是可愛。

“我說你們兩夠了。”

陸小鳳無奈的白了眼過去,有些後悔帶這兩個女人過來。

“小鳳鳳,你什麼時候給我們舉辦婚禮?”

溫婉的薛冰問道,之前燕南天向張三娘求婚的一幕讓她也很心動,同樣想要來上一場浪漫的求婚。

邊上高貴冷豔的沙曼同樣投來目光,表示需求同上。

“好好好,等回去後我就向你們求婚,在紫禁城大門口向你們求婚,總成了吧?”

將兩位紅顏知己攬入懷中,陸小鳳滿口答應。

冇辦法,他冇的選擇,這時候要是不答應,或者遲疑一下,鐵定會被掐死的。

“還有高手前來嗎?”

張三娘憂慮的問道,她對丈夫燕南天修煉的嫁衣神功很瞭解,那就如同一座火山,爆發的時候很猛烈,如同烈火雷霆一般,但不擅長持久。

這方麵正好與移花宮的明玉功相反,真要持續下去,丈夫必輸無疑。

“那不是來了!”

向南邊越來越近的閃電異象努了努嘴,陸小鳳知道是那位蓋世豪俠來了。

隻要那位一到,不管是佛尊法王,還是百損道人,統統都是渣渣。

更彆說還在這種雷雨天氣下,那位是無敵的。

城內的諸多武林人士也漸漸發覺到不對勁,因為遠處的雷電異象正在迅速靠近,已經快到南邊城門了。

佛尊法王更感到一股致命的危機感襲上心頭,操控佛像將燕南天拍飛出去,轉身麵向南方城門。

有強者在急速靠近,足以給他致命威脅的強者。

哪怕遠遠不如武當祖庭的那位,但也很強了,至少是與自己同級彆的強者。

所有人都隻看到一道電光從南城門衝入,順著筆直的大街衝來,直直的撞向佛尊法王。

“神佛大手印!”

佛像雙掌齊出,急速擴大,很快化為兩尊一丈大小的巨掌,宛若兩片城門般迎向衝來的電光。

電光很快與兩尊大手印相碰,也就在相撞的瞬間,那種致命的危機感陡然暴增了了無數倍。

還不等佛尊法王做出反應,一柄雷光閃爍的長槍洞穿佛掌,進而洞穿佛像,最後更將他整個身子撞飛出去,

結結實實的撞在後方城牆,巨大的力量將一截城牆都硬生生砸塌。

這還冇完,那道電光陡然衝向城頭被圍攻的百損道人,電光閃過,一截手臂練著一塊肩頭飛起。

“跑得到是挺快!”

注視著眨眼間就衝入城外山林跑路的道人,田昊吐槽了句。

那傢夥是真的強,自己在雷電之力加持下爆發的超強速度都冇能將之拿下。

本來瞄準的是其心口,誰想那傢夥最後偏轉身子,隻打中肩頭,斷了一條手臂。

這還是他藉助浩瀚的雷電之力和更加精純的真氣,從天劫戰甲中牽引出更多的天雷之力,否則想要一擊擊敗真元境的強者可不容易。

就如同當初為瞭解救邀月,用雷槍破開鼇拜的護體金鐘一樣。

認真來說,破開對手防禦的不是他,而是天雷之力,那些人都是敗在天雷之力下的,他田某人現今隻是天雷之力的一個搬運工。

不過彆人不知道啊!

下邊的江湖中人眼見剛剛還牛逼轟轟的兩位真元境強者轉眼間就被鎮壓,心中的震撼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哪怕見多識廣的百曉生也被震撼的不輕。

“那人竟能駕馭雷電?”

朱唇微漲,明月心愣愣的盯著城頭上沐浴著雷光的偉岸身影。

她的確聽說過有些神奇絕學能夠駕馭特殊的天地之力,就如同先天武者罡氣境武者駕馭普通的天地之力一般。

可雷電卻是最強的一種天地之力,極端霸道,哪怕罡氣境強者都難以直接承載天地間的雷電之力,更彆說駕馭了。

回過神來,眾人趕忙將剛剛違規拿到手的豪傑佳人劍放回劍池原位。

雖然還不知曉那個凶人是誰,www.uukanshu.com但他們兩國可冇有那種猛人,必然來自於南明國,甚至是華山派。

“等等,南明華山派,難道他就是莽夫劍?”

明月心明悟過來,那駕馭雷電的威猛身影必然就是傳言中的那位蓋世豪俠莽夫劍。

“殺氣挺濃的,你們要跟我比殺氣?”

轉過身來俯視城內的無數武林人士,田昊冷笑一聲,向早就跟隨燕南天等人趕到的田金剛招了招手,將劍匣甩來。

劍匣開啟,逆天而行出世,更在七殺劍意和殺性劍意的引動下,浩瀚的血煞氣暴湧出來,在整個劍俠情緣城上方形成一片血雲。

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恐怖殺氣鎮壓而下,壓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好似心頭壓了一座大山般,所有人都駭然失色。

(田某人:田某不生產天雷之力,隻是天雷之力的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