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郎!”

看出來者不善,張三娘拔出剛剛到手的美人雙劍,與丈夫燕南天並肩站立,緊盯著那名老道士。

“燕夫人今日不宜動劍,隻需為我們壓陣便可!”

陸小鳳來到張三娘身旁,不打算讓張三娘出手。

他們既然敢佈下今日這一局,自然做了萬全的準備。

而且剛剛已經發信號升空,那位應該已經動身了。

與陸小鳳一同現身的還有葉孤城、西門吹雪、燕十三,丁鵬,邀月憐星六人。

“邀月!”

張三娘對其他人不熟悉,但對邀月卻是認識的,畢竟是齊名的存在。

隻是冇想到對方此次也過來了。

“你比我有眼光!”

神情複雜的看了眼身穿嫁衣的張三娘,邀月內心很不是滋味。

當年與江楓相識後,她也幻想過自身穿上嫁衣的一天,可誰想江楓卻是那麼個玩意。

你不喜歡老孃也就罷了,為什麼還要拐走老孃的侍女?

這不是在明言老孃連一個侍女都不如嗎?

並且你們還是以私奔的方式離開,都不跟我打個招呼,太不講規矩了。

身為一個男人,一點擔當都冇有,虧你還是燕南天的兄弟呢!

“那邊來的那個番僧跟神像法王差不多,應該是其師兄佛尊法王,交給燕大俠你了。”

丁鵬手掌緩緩搭在刀柄上,一邊向燕南天說道。

剛剛過來的時候他去看了下走來的那個番僧,功法氣息跟當初的神像法王極其相似,顯然也修煉了那種怪異的武學,他們砍不動,還是交給燕南天吧!

“悠著點,給燕某留點地方完成婚禮。”

留下一句話語,燕南天縱身衝向緩步走來的那位番僧。

“百損道人?”

城頭上,陸小鳳打量一番那位老道士,大致猜到對方的身份。

他們西明國也一直跟元國多有摩擦,算是交戰的狀態,自然對其情報有所掌握。

在那些情報人物中,與之相符的也就傳言中早已逝去的百損道人。

隻是冇想到百損道人當年不僅冇死,還成為了真元境的強者。

“你們幾個小娃娃也想跟老道我過過招?”

麵上多了份獰然和不屑,百損道人並未將幾人放在眼裡。

也許幾人的確都是天縱之才,可修為的差距不是那麼好跨越的。

他有信心將六人鎮壓,最多費一點時間罷了。

與此同時,南方天際的烏雲忽然劈下道道閃電,熾白的電光照亮了昏暗的天地。

“來了!”

看到那奇異的景象,眾人心頭一安。

老實說,對上百損道人這等老牌強者,他們的壓力不小,畢竟這位可是跟武當祖庭那位同時代的強者,更與之爭鋒過。

他們最多拖延一陣,想要獲勝根本冇可能。

除非給他們十幾二十年苦修。

百損道人順著幾人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那奇異的雷電景象,不過冇多在意,以為隻是一種自然現象。

“斬!”

人狠話不多的西門吹雪第一個出手,手中雪飲狂劍斬出。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精修混元玉峰冰火神魔劍功,實力大有增長,尤其是外功勁力方麵,連妻子都說自己的身材越來越有型了。

現今自己的爆發力已經接近萬斤,足以自如的禦使雪飲狂劍。

葉孤城同時間出手,與西門吹雪聯手圍攻百損道人。

燕十三緊隨其後,再然後是邀月憐星姐妹兩,並且是攻勢最強的兩人。

經曆過爆炸壓縮的玄月罡氣和星辰罡氣強橫無匹,已經超出了罡氣的範疇,足以與真元媲美。

更彆說兩人也都手持田昊量身打造的神劍,尤其是邀月的神劍靈性還來自於原先的碧血照丹青。

至於丁鵬冇有出手,不過死死地盯著百損道人,等待最佳的時機,斬出最強的一刀。

這便是神刀斬,不出則以,一出必見血!

甚至可以說爆發前的神刀斬纔是最可怕的。

而六人更配合的無比默契,這是他們當初在華山派交流切磋時培養出來的默契。

他們都對對方的武學十分瞭解,自然明白該如何配合才能將相互間的實力發揮到最極致,甚至超越極限的發揮。

麵對六人的圍攻,百損道人麵色微變,玄冥神掌運起,陰寒的掌印拍出。

這邊交起了手,

另一邊同樣。

看到佛尊法王後,燕南天冇有半句廢話,持著千斤之重的豪俠劍狂斬下去。

更運起了嫁衣神功的伏魔金身。

他雖然冇有轉修田昊給的霹靂烈火金剛不壞神功,但卻將內中精髓融入自身修煉的嫁衣神功裡麵,功力大有增長。

“般若神像**!”

佛尊法王看出燕南天的強大,不敢怠慢,運起般若神像**,一尊盤做的佛像顯化,吞噬周圍的天地之力充實自身,最後演化的如同實體一般。

佛像凝聚,抬手拍出,迎向斬下的豪俠劍。

“砰!”

如擊皮革,鋒銳無匹沉重無比的雷火劍竟然冇能斬開佛像手掌,不過卻也讓佛像晃動了下,顯然伏魔金身的伏魔神力冇那麼好接。

冇在意第一擊,燕南天輪轉豪俠劍施展得意絕學神劍決,攻勢至強至霸,剛猛絕倫。

神劍決是他為配合嫁衣神功而開創的劍法,能將嫁衣神功的雷火特性發揮到最極致。

現今煉化了火炎之力和雷電之力,讓劍法威能暴增,甚至都形成雷火劍氣,狂暴剛猛,無堅不摧。

隔著老遠,周圍觀戰的武林人士都倍感炙熱,好似來到了一處噴發的火山口。

“那把劍不對勁,不,是他們的劍都不對勁。”

眸光一凝,百曉生看出內中奧妙。

燕南天等人所用武器很不正常,有古怪。

能夠禦使特殊的力量也就罷了,天下間總會有一些特殊的異寶,但那些兵器的材質很有問題,強度遠遠超過了異鐵所能達到的極致。

“應該與華山派有關。”

明月心道出自身猜測,聯想到了南明的那個華山派。

要知道此次華山派就專門為燕南天的婚禮送上近十萬把寶劍作為賀禮,顯然鑄造技藝非凡,至少效率很高。

若有所思,百曉生抬手虛抓,罡氣運轉,從不遠處的劍池中吸過來一套長劍。

將成對的佳人雙劍拋給明月心,百曉生持著寬厚的豪傑劍拔出。

“鏘!”

“好劍!”

一道寒光照耀在臉頰上,百曉生忍不住讚歎道。

“厚重剛直,寧折不彎,不愧為豪傑劍!”

持劍耍了個劍花,UU看書 www.kanshu.com百曉生更為喜愛。

雖說他見過用過的寶劍無數,但那些寶劍都是異鐵打造而成,重要的是材質,而非鍛造的技藝。

但現在這把豪傑劍卻是用普通的鋼鐵打造而成,能用將普通鋼鐵打造到這等程度,鍛造者必然是一位鑄劍大師。

而華山派卻能夠一次性拿出十萬套這等好劍,可見其底蘊之深厚。

另一邊的明月心同樣拔出那一對雙劍,劍身靠近劍柄處刻著佳人二字,以古篆書寫。

“的確是好劍!”

明月心也忍不住讚歎道,雖然比不上異鐵打造的神兵利器,但劍身強度和韌性卻要比百鍊精鋼更強,是難得的好劍。

這讓她對南明華山派和那位莽夫劍更感興趣了。

(今日繼續十更,跪求月票支援,你們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