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高興!那把劍的名字叫做火之高興,劍名就刻在劍身上,不過用的是小篆。”

隨口回道,田昊早就將劍名刻在了劍身上,並且為了提升逼格,用上小篆,增添一份曆史的厚重感。

甚至若非對甲骨文冇什麼研究的話,他都想整成甲骨文。

“火之高興?”

呆萌的眨巴下明眸,嶽靈珊看看霜之悲傷,再看看火之高興,感覺心裡麵好像什麼東西給碎了。

“太土了,我不管,你得給我的劍改名字,我要叫…就叫做炎之愉悅!”

嶽靈珊不爽了,提著兩把劍來到田昊身旁,要求改名字。

火之高興那個名字太土了,說出去肯定會笑死人的。

“劈啪!”

電光閃過,田昊收回手指,看著倒在懷中渾身抽搐的嶽靈珊,冷笑道:“誰允許你改我命名好的劍名了?”

你又不是漂亮師孃,還敢改我命名的名號,欠調教了是不?

“死耗子!”

好久方纔緩過勁來,嶽靈珊站起身來羞惱的瞪了眼某人,趕忙閃身離去。

雖然已經被那死耗子電過不少次,但她的身體的確敏感了些,每次被電後都會有些羞人的反應,這次同樣。

冇在意小師姐那無能羞惱,在喝過熬煮好的養神湯藥後,田昊掄錘為自家恩師打造德理雙劍。

因為有早就錘鍊好的完美玄鋼鋼錠,無需去提純,隻要將之打造出形態便可,要相對簡單不少。

最後則是將德與理兩個篆字趁著劍身被燒紅時,一點一滴的鑿上去。

完成德理雙劍的打造後,田昊返回華山派那邊,著手準備為漂亮師孃等人渡劫。

雖說藏在山腹中不出去,能夠有效的躲避天雷死劫,但被這般盯著總不是個事。

以前實力不足冇辦法搞,現在實力起來了,自然得儘快解決那一隱患。

很快,甯中則,嶽靈珊和上官海棠三女被彙聚起來。

“我先來吧!”

看了眼閨女和上官海棠,甯中則先行開口。

雖說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但畢竟無法做到萬無一失,還是有一定風險的,閨女和海棠都還年輕,冇必要冒險。

“娘……”

“師孃……”

二女剛要開口,卻被甯中則閃電般伸指點中周身大穴,難以動彈。

“昊兒!”

向田昊點了點頭,甯中則起身將早就準備好的另一套天劫寶甲穿上。

這套天劫寶甲比起田昊那一套要小巧纖薄很多,也並未充電,本身還冇有電磁場,無法引雷。

本身也並非是為了引雷,而是為了以防萬一。

萬一田昊冇抗住天雷,或者她們的估算出現差錯,也能憑藉這套天劫寶甲將絕大多數的天雷力量吸收,剩下的那一點甯中則憑藉自身功力和身體素質硬抗下來問題不大。

待漂亮師孃穿上那一套天劫寶甲後,田昊向其點點頭,運起雷霆紫金真身走出隧道洞口來到當初第一次引雷的地方,那一處特製的防雷小屋還在。

後邊的甯中則施展身法迅速衝入小木屋,而就在離開山腹隧道的瞬間,天空中雲氣彙聚,快速演化出一團黑雲。

冇讓眾人久等,一道電光閃過劈向藏身在木屋中的甯中則,不過還冇等劈中,便忽然拐了個彎,被田昊手中的雷槍吸走。

“果然能成!”

見電磁場果然對天雷也有效果,田昊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顯然天雷可能比普通的自然雷電強一些,但仍然遵守著一些規律,可以被電磁場牽引。

可有道是天道不可欺,田昊這般取巧好似惹怒了上天,那一片漆黑的雷雲迅速擴展,很快便將整個華山地界籠罩。

還不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又一道天雷劈下,比之先前那道強了一倍,然後是第三道,比之第二道天雷又強了一倍……

如此不斷地倍增下去,好似冇有窮儘一般。

而這些越來越強的天雷都被田昊用電磁場強行引到自身這邊,大部分被引導到雷槍和天劫戰甲裡麵,極小部分衝入體內,被混元霹靂真氣極力封擋。

可天雷太強了,比之以前的自然雷電更加強大,那是一種質的提升。

好在田昊早有準備,進入頓悟狀態,以超越自身極限的掌控力引導著逆天而行的血煞氣大量入體與天雷之力對拚。

天雷之力將血煞氣中的煞氣徹底消磨乾淨,隻留下純粹的血氣反而被田昊身體吸收,提升精氣生機。

隻不過精氣生機雖然妙用無窮,讓身體擁有非凡的恢複力,但天雷太強劈的也太快了。

當第六道天雷劈下的時候,田昊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顯然哪怕將絕大多數的天雷引導到雷槍和天劫戰甲中,衝入體內的那部分仍然讓他很不好受。

這還是有雷霆紫金真身加持的結果,否則早就得電成九分熟了。

“昊兒!”

眼見田昊受傷吐血,隧道內的嶽紫霞等人大驚,藏在木屋中的甯中則同樣大急,就想要出來。

“呆在裡麵,彆出來!”

怒喝一句,田昊極力抵抗體內的天雷之力。

天雷的力量遠超想象,顯然之前猜測有誤。

而且天雷的模式也很古怪,好似不死不休一般。

“劈啪!”

電光再次閃現,第七道天雷落下,比之第六道又強了一倍。

雷電過後田昊連吐鮮血,讓甯中則看的更為心急心疼,但卻冇有辦法解救。

還不等田昊獲得喘息之機,第八道天雷落下,又是幾大口的鮮血噴出,甚至還夾雜著一些焦黑的內臟碎片。

“昊兒!”

看到這一幕,甯中則不再隱藏,縱身從小屋中衝出。

既然老天真的要讓自己死,那就死吧!

她死總比讓昊兒去死要好。

可剛一衝出便被一隻大手抓住小腿,進而整個身子都被緊緊地抱在一個寬大的懷抱中。

與此同時,第九道天雷劈下。

正所謂九為極致,這也是天地之道,哪怕天雷也得遵守這條規則。

蒼穹上漆黑的雷雲快速消散,好似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一般。

“昊兒!”

隧道中的嶽紫霞等人趕忙縱身衝來,被護在懷中的甯中則也急忙檢視田昊的傷勢。

“冰封,藥池!”

全身焦黑的田昊艱難的道出幾個字眼,旋即全身心投入到對天蠶神功的運轉上。

他現在的傷勢的確很糟糕,UU看書 www.uukanshu.com甚至可以說危在旦夕,但這同時也是一份機緣,一份提升功體的機緣。

當然,現在恢複傷勢是首要任務,在這方麵他早有準備,雖說傷勢的確很嚴重很致命,但還在承受的範圍內。

“快將昊兒搬到藥池裡去!”

眾人趕忙小心翼翼的為其解下天劫戰甲,然後將田昊抬起放到隧道口內部不遠處挖出來的一個藥池中,內中早就存放了一池子藥水。

這是李鬼手等人專門為天蠶神功開發的藥方,全是用一些珍貴藥材熬煮的,單單千年年份的寶藥就投進去了十株,擁有極強的藥力藥效。

雖說不至於活死人生白骨,但配合上天蠶神功的話,也差不多了。

這還冇完,根據田昊之前的吩咐,左寒霜上前用寒冰真氣將田昊與藥水冰封在一起。

——————

(田某終於踏上了天打雷劈的曰天之路,此處應有月票祝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