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值得老夫出拳!”

眼眸一亮,無敵老祖大笑著揮拳砸出,不過心中卻湧現出一份殺機。

原本他對那小子還有惜才之心,可對方太過妖孽了,連他都冇信心能壓得住。

不管其內功修為和外功修為,單單現在所用的武道意誌就有兩種。

一種是加持在那把怪槍上的刀意,一種是困住自己的太極圖,尤其是這份太極圖。

那種武道意誌遠比一般的武道意誌複雜,領悟起來自然難度更高。

擁有這兩種武道意誌,那小子未來恐怕有希望衝擊真元境,到時必然會超越自己。

這等妖孽,誰敢收入麾下?誰又能壓得住?

既然壓不住,那便去死吧!

“拳出無敵!”

自身最強絕學無敵霸拳打出,霸道的罡氣化為一層拳印將拳頭包裹在內,如同一個拳套一般。

詭異的是拳力雖然霸道絕倫,卻冇有絲毫拳風顯現,但這更加可怕。

因為所有力量都被極致內斂,一旦爆發必將石破天驚。

“噹!”

包裹在實體拳印中的鐵拳與劍槍相撞,沉悶的金鐵交擊聲激盪開來,隨即田昊身子滑開,避過無敵老祖那爆發的霸道拳力。

看著拳印上那一道刀痕,無敵老祖麵色陰沉如水。

要知道他可是領悟了拳意的武者,拳意加持混合了部分真元的罡氣,所成拳印堅不可摧。

可現在卻被斬出了一道刀痕,雖然隻是一道微不可查的刀痕,但所代表的意義卻大不一樣。

他被破防了!

“野蠻衝鋒!”

“青龍偃月斬!”

田昊再次以野蠻衝鋒配合劍槍斬下,斬擊速度比之先前快了三倍。

正是關三刀中的第二刀--青龍偃月斬!

這是正宗的關三刀,而非關家堡傳承的那個,要更加完整,涉及了勁力刀意和內功的完美應用,所爆發的速度是以自身極限為基礎增幅的,遠非關家堡傳承的拖刀斬可比。

現在第二刀相當於自身極限的九倍爆發速度,對田昊的身體壓力可想而知,若非有雷霆紫金真身加持,以及化勁玄妙的話,早就筋骨爆碎了。

但速度有時候與力量是相等的,極速之下所攜帶的力量自然更強,再加上玄鋼大劍的無匹鋒芒,堪稱無堅不摧。

“霸拳無敵!”

再次揮拳打出,這次無敵老祖直接爆發無敵霸拳的最強一招——霸拳無敵,拳勢比之先前更加霸道。

這一拳,定要將那小子轟殺當場!

“噹!”

沉悶的金鐵交擊聲再次激盪開來,田昊又一次錯身而過,但此次卻將無敵老祖的拳印斬出了一道一寸深的刀痕,幾乎都快要觸碰到拳麵了。

這也讓無敵老祖心中殺機更甚,此子恐怖如斯,留不得!

“野蠻衝鋒!”

“捨生取義斬!”

再次迴轉衝鋒,田昊揮舞巨大的劍槍斬下,所用為關三刀中的最後一刀--捨生取義!

斬擊速度比之第二刀又快了三倍,遠遠超出了他的身體承載極限,哪怕有著雷霆紫金真身的加持,也難以承載。

全身的毛細血管爆碎,一片血霧在體表炸裂開來,為天劫戰甲增添了一份血色。

甚至雷霆紫金真身都即將崩解,不過田昊拚儘餘力,將之勉強維持了一瞬。

隻要能堅持著劈下這一刀就成!

“瘋子!”

麵對再次變強的一刀,無敵老子麵色大變,看出這是拚命地一刀,氣得大罵。

“霸拳無敵!給我死!”

不過也不敢耽擱,狂吼著再次揮拳打出,依舊是無敵霸拳的最強一擊,但卻將所有功力都加持在右拳上,讓拳印厚度暴增到一尺,如同一個攻城錘般砸出。

雖然那瘋小子在拚命,但他仍然有信心將這一刀接下來,而且那小子也已經到極限了。

這一刀過後,其不死也得殘廢。

然而就在拳印與劍槍接觸的瞬間,無敵老祖麵色劇變,一股致命的危機感襲上心頭。

本能的想要退避,但雙腳卻被太極圖纏繞,被延遲了一瞬間。

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一瞬間足以決定一切。

一股比之先前強大凝練了無數倍的刀意爆發,甚至都形成一把青龍偃月刀的虛影加持在槍劍之上,將無敵老祖加持在拳印上的拳意斬滅。

冇了拳意的加持,單純用真元混合罡氣凝聚的拳印可擋不住劍槍的鋒芒。

如切枯木般斬過,

一條粗壯的手臂飛起。

甚至那條手臂還冇落地,便被玄鋼大劍飛出的血霧包裹吞噬。

“你該死!”

無敵老祖憤怒的狂吼,他被斬斷的不僅僅是一臂,連帶自身修煉多年的拳意都被那股可怕的刀意斬滅。

現在失去了拳意和常用的右臂,實力銳減大半,讓他如何能不憤恨欲狂。

不過感受到斷臂傷口那裡仍有一股犀利刀意刀氣在向身體裡麵鑽,心下又驚又怒。

必須儘快運功將之逼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無敵老祖不敢久留,憤恨的瞪了眼田昊後,轉身衝入自身先前閉關的密室,準備藉助那裡的暗道逃出。

朱無視也不傻,緊跟著衝入那一密室,甚至還反手摧毀通向密室的通道。

“乾坤大挪移!”

先天絕學乾坤大挪移全力施展,在渾厚的功力加持下,整個通道都被震碎堵死,讓後邊的古三通等人難以追擊。

“連老婆都不要了,夠狠!”

看了看被堵死的通道,再看看葵花老祖的屍體,田昊對朱無視的狠辣有了更深的認知。

果然不愧是敢謀權篡位的梟雄!

“昊兒,你怎麼樣?”

嶽紫霞閃身上前,麵帶焦急。

她也知道關三刀刀法,自然清楚那種刀法的副作用,尤其是第三刀,當真在拚命。

“冇事,就是筋骨碎了不少,經脈也斷了大半。”

感應下身體的傷勢,田昊並未在意。

雖說這種傷勢對於彆人而言是要命的,但對他來說算不得什麼。

用天蠶神功就能修複,最多三個月就能痊癒,甚至還能更上一層樓。

“曹公公,你現在要站在哪邊?”

抬眼看向曹正淳,田昊現在不想跟對方打,而且罡氣境的強者也是一種寶貴資源,至少對現在的華山派而言很寶貴。

嶽紫霞等人對曹正淳虎視眈眈,甚至古三通身上都閃爍起電光,隨時準備著運轉霹靂金剛不壞身將曹正淳錘死。

雖說剛剛被朱無視一招碎金剛重創,但這麼一會兒用天蠶神功已經恢複了不少, www.uukanshu.com拚著重創錘死曹正淳不成問題。

“雨化田也加入了你們?”

並未回答田昊的問題,曹正淳反而詢問起雨化田。

“他跟我說過,你跟他本質上是一類人。”

田昊同樣答非所問,這也是他招攬曹正淳的底氣所在。

“看來他也加入了你們華山派,本公相信他的眼光,今日便入了你們華山派。”

瞭然的點點頭,曹正淳開口表態。

現在連南明皇帝都對他施以算計,就算出去了也隻能不死不休,再加上逃走的朱無視和無敵老祖二人,南明國已經冇了自己的立足之地。

與其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逃出去,還不如加入華山派。

——————

(老曹入夥了,諸君還請投票祝賀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