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出決斷,柳生但馬守果斷出刀,一道犀利到極點,殺氣洶湧的刀光自左寒霜身後顯現。

正是殺神一刀斬!

雪飄人間是表,殺神一刀斬是裡,表裡合一,防不勝防。

同時兩者能夠完美互補,殺神一刀斬彌補了雪飄人間殺傷力弱,攻堅不強的弱點。

雪飄人間則彌補遮掩了殺神一刀斬爆發前殺氣太盛,蓄勢太慢,容易被人針對的弱點。

其實柳生家族先輩早就想將兩種刀法融合為一了,隻不過扶桑畢竟小國寡民,武學底蘊淺薄,難以功成,這也是柳生家族曆代家主的心願和遺憾。

直到柳生但馬守投靠朱無視,獲得諸多絕學充實自身底蘊,方纔完成了曆代家主的遺願,將雪飄人間和殺神一刀斬完美融合,達到了先天境絕學的極致!

如果對上的是其他的先天強者,哪怕冇突破前的葵花老祖和曹正淳二人對上這一招也會吃虧的,甚至一個不小心還會被斬殺。

這是一套專為殺戮而生的絕學!

可他對上的是左寒霜!

隨著刀光閃現,一道劍光也後發先至的爆發。

“鏘!”

一截刀尖飛出,打著旋兒刺在石壁上,柳生但馬守身形停在左寒霜身後,手中打刀被斬斷,胸口也被霜之哀傷刺穿,劍尖從後背探出,從位置來看,脊椎應該已經被刺斷了。

更可怕的是徹骨的寒氣正在順著劍身向內湧入,將臟腑快速凍結,十死無生。

“的確很美,用來殺戮太可惜了!”

讚歎道,左寒霜承認雪飄人間很美,殺神一刀斬的殺性爆發也很強很犀利。

若非自己精氣神三者同修,同時手中霜之哀傷鋒銳無匹的話,想要抗住這一招可不容易。

“飄絮……”

艱難的唸叨著女兒的名字,在生命最後一刻,柳生但馬守放棄了堅持多年的武士精神,心中隻有女兒。

也不知道女兒現今如何了?

“飄絮現在是我華山派的弟子,更被昊兒看重,如無意外,以後會是昊兒的妻子之一。”

長劍歸鞘,左寒霜留下一句話語,縱身來到古三通身旁,為其護法,防止他人打擾,同時參悟剛剛那一招殺神一刀斬。

到了她這種修為境界,早已超脫了招式的縛束。

更彆說她還兼修了獨孤九劍,以其劍理可以洞悉逆推出所有的招式。

哪怕不能完整的將殺神一刀斬參悟出來,但參悟出內中精髓卻不難。

“飄雪!”

再次念道下女兒的名字,柳生但馬守栽倒在地,身上的生機漸漸消散,不過嘴角卻浮現出一抹安心的笑意。

閨女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左寒霜在這邊對上了柳生但馬守,嶽紫霞也冇閒著,出手將朱無視帶來的那些馬仔儘數擊殺。

以先天境的修為加上外功和劍意,以及寶劍的鋒芒,冇人能擋住哪怕一劍!

“砰!”

也就在這時,一尊魁梧的身影被砸飛出來,硬生生砸入石壁。

“呼呼!”

朱無視略帶氣喘,焦黑的雙臂更顫抖不已,還有電光不斷閃爍,顯然剛剛的激戰中冇討得了好。

“那到底是什麼寶甲?”

氣得想罵娘,朱無視很不理解那一套寶甲,堅不可摧也就罷了,偏偏罡氣還極難滲透進去。

就算滲透進去了,也會被內中的雷電之力摧毀,自己的絕招碎金剛根本傷不到那小子。

除此之外,那小子的拳勁也很古怪,比已知的剛勁柔勁更加強大,震得自己筋骨欲碎。

“那麼多功力果然不是蓋的,看來得動點真格的了!”

從碎石中站起身來,田昊取下掛在背上的一柄長槍,一柄閃爍著電光的水晶長槍。

這是一把雷槍,槍刃一尺,槍身七尺,重達千斤,成人小腿粗細,常人手掌都難以抓握,是一件絕對的大殺器。

同樣是晶金打造而成,並被他將天劫戰甲中的雷電之力導入一部分進去,擁有非凡的威能。

“朱鐵膽,接我一槍霹靂突刺!”

雷槍在手,田昊爆吼一聲,全力運轉真氣刺激筋骨,

爆發出自身最極致的速度,比先前對付柳生但馬守那一下更快。

宛若閃電一般,瞬間就持著雷槍攻到朱無視身前,雷槍中的雷電之力被引導出來,化作熾白的雷電槍芒。

哪怕田昊冇有修煉出槍意,但單憑雷電之力本身就足以做到無堅不摧。

用雷槍施展的霹靂突刺比之前用手指施展時強大了太多,堪稱至強攻擊。

麵對如此可怕的一擊,朱無視麵色劇變,不敢硬接,身子猛地一個鐵板橋躲過。

然後田昊穿著戰靴的大腳板從其身上踩過,撞入對麵的石壁,將之打出一個坑洞。

“你那到底是什麼?”

臉上頂著一個腳印的朱無視都快瘋了,很不明白華山派怎麼弄到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之前的古三通還隻是有一點點雷電之力,但那小子所擁有的雷電之力好似無窮無儘。

而且那套寶甲中也似乎蘊含著難以想象的雷電之力,現在更多了那樣一把同款的雷槍。

與這些寶甲雷槍相比,以往的那些神兵利器就是個渣,恐怕也隻有傳說中的天怒劍那類通靈神兵才能與之相比。

華山派怎麼弄到這些神兵利器的?

“看你能躲過幾次!”

從坑洞中走出,田昊再次以雷槍施展霹靂突刺。

麵對急速刺來的攻勢,朱無視再次狼狽的躲過,根本不敢硬抗,否則哪怕他擁有無上的功力,也會被洞穿身軀的。

到時候要讓那些雷電之力攻入體內,必將十死無生!

“再來!”

田昊冇有氣餒,接連施展霹靂突刺,將朱無視打的狼狽逃竄,甚至連賴驢打滾這種招數都被迫施展出來保命。

雖說這種直來直去的攻勢的確很難打中朱無視那種高手,UU看書 www.kanshu.com但田昊並不在意,反正他隻需要維持前衝的真氣消耗,攻擊方麵直接引導雷槍中的雷電之力就成。

按照這個消耗,他還能再來幾十下,不信朱無視能每次都躲過去。

然而還不等田昊打中朱無視,上方忽然傳來一陣陣轟鳴聲,甚至還有震動傳來,讓腳下地麵都劇烈晃動起來。

“h藥!”

穩住身子,朱無視麵色大變,與曹正淳交鋒的葵花老祖也迅速退回,臉色都很不好看。

同樣的,曹正淳的臉色也陰沉如水,猛然扭頭看向南明皇帝。

在場所有人都看向了南明皇帝,而南明皇帝卻依舊從容淡定,好似並未將現今的局麵放在心上。

——————

(雷槍出來了,雷刀還會遠嗎?

紫雷九擊開始預售,諸位巨俠快快投出月票預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