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妻子二指禪神功下逃生的古三通跟著田昊來到裡麵密室,將自己所知曉的最新情報全部道出。

“朱鐵膽還在隱忍等待?難不成他還想修煉出武道意誌?”

聽過古三通訴說的情報,尤其是古三通還親自試探過朱無視後,田昊猜測那傢夥的意圖。

“吸功**的隱患很大,不僅僅表現在功力方麵,還有精神意念方麵。”

古三通開口解釋道:“我們武者修煉內功是以精神意念為引,凝聚後天之氣化為內功,功力中本身就融合了我們的精神意念。

這種精神意念單憑吸功**可煉化不了,並且時間長了會融入自身的精神意念內,汙染自身。

少了還無所謂,可吞噬的功力一多,精神意念會更加混雜。

這種狀態對上擁有武道意誌的高手會很吃虧,是老豬玀現今唯一的致命破綻。”

他自身就修煉過吸功**,自然明白內中的深層次隱患。

隻可惜他在武道意誌的修煉上天賦一般,否則單憑他一人就能錘死那老豬玀了。

“得到這些情報後,皇帝那邊應該會很著急,想來聖旨要不了多久就會送過來。”

嶽紫霞抿嘴輕笑,知道她們的機會來了。

西麵和北麵的異族是她們接下來的目標,但整個南明國則是下下一個目標。

直接造反太掉價了,也太耗時了,最好讓朝廷內部,尤其是皇室內部亂起來,自相殘殺,來上一個同歸於儘,他們隻需過去收拾殘局便可。

“單憑我們還不夠,得將恩師救活才行。”

古三通道出此來的第二個目的,對此也很有信心。

金剛不壞神功本身就是佛門武學,當年為了更好的修鍊金剛不壞神功,他研讀了不少的佛家典籍,佛學修為不低。

以之為底,再加上罡氣境的修為修煉羅摩傳承自然有如神助,將之快速修成。

正是藉助羅摩傳承的奧妙,方纔將假死中的妻子就活過來,接續上斷開的經脈。

“事不宜遲,我們去天池前輩那邊。”

點點頭,田昊起身向外走去,嶽紫霞古三通等人跟上,很快就來到了山腹深處的一處密室。

走入密室,內中擺放著諸多瓶瓶罐罐,還有一道身影在內中忙活著。

“李老。”

向依舊在研究天池怪俠的李鬼手招呼一聲,田昊當初迴歸華山後,便將李鬼手帶到了這裡研究天池怪俠,也算有些收穫。

“還是不行,經脈儘斷這種傷勢隻能通過內功來解決,單靠藥石的話,得是世間罕有的奇藥才行。”

轉身看了眼田昊等人,李鬼手遺憾的搖了搖頭,表示依舊冇有想到救治之法。

經脈方麵的事情很要命,想要恢複也極其困難。

“我來試試!”

不做耽擱,古三通上前將手掌按在天池怪俠心口位置,將自身的罡氣灌輸進去,先探查了下情況,果然如同田昊當初所言,隻是陷入了假死狀態,血液還在流動著。

待探查過情況後,以氣血運行之法刺激天池怪俠自身生機,將斷開的經脈一一接續上。

當然,隻是初步接續上,想要恢複如初還得等天池怪俠甦醒後自行運轉功法慢慢蘊養。

等將經脈全部接上後,再以自身的金剛罡氣為根基,引動天池怪俠丹田中的金剛罡氣。

兩者同源,相接觸後並未被金剛罡氣反擊,帶動著在經脈中以金剛不壞神功的法門不斷搬運。

而隨著功力的不斷運轉,天池怪俠皮膚毛髮漸漸染上一層金色,正是金剛不壞神功全力運轉的特殊狀態。

這一運轉便是三天三夜,待古三通自身金剛罡氣近乎耗儘的時候,天池怪俠終於有了動靜。

閉合的眼皮微微抖動,進而緩緩睜開。

“哈哈……太保老鬼,老夫果然活下來了,哈哈……”

意識復甦後天池怪俠便一聲狂笑,渾厚的罡氣混合在聲波中,震得在場眾人頭暈目眩,修為最差的李鬼手甚至當場昏厥過去,更七竅流血。

“師父,彆再笑了,再笑你就得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同樣不好受的古三通趕忙開口大喊,同時心下頗為震撼。

天池怪俠雖然跟他同樣是罡氣境修為,

但對方的罡氣不僅更加凝練,還極其渾厚,比自己苦修多年的金剛罡氣多了十倍不止。

“師父?你是誰?”

笑聲止歇,天池怪俠目光落向古三通,越看越疑惑。

他能夠感應到古三通體內的金剛罡氣,顯然也修煉了金剛不壞神功,但卻不認識對方,甚至都不知曉現今何年何月了。

之前的假死程度太深,連意識都近乎沉寂,隻是本能的在丹田中以金剛罡氣吸收天地之力修煉,以期能有一天突破至更高境界,藉助突破時的造化重續經脈。

隻不過現今仍然是罡氣境修為,顯然自己的復甦另有原因。

“弟子古三通拜見師父!”

古三通撲通一聲跪下,向天池怪俠磕頭,補上當初所缺的拜師禮。

“你姓古?古月華是你什麼人?”

眸光閃爍,天池怪俠對古三通的身份有些猜測,應該是古人之後。

“古月華是在下的先祖。”

恭敬地回道,古三通對這些事情知曉一些,甚至當初能夠找到天池怪俠傳承也多虧了先祖留下的那首詩。

“月華她嫁人了?”

麵色一變,天池怪俠黯然的問道,內心很不好受。

“先祖並未成婚,隻是收養了一個義子延續古家香火,傳承至今已有百年。

當初先祖消失不見,想來以其先天境的修為,很可能還存活於世。”

嘿笑著開口回道,古三通大概猜到一些自家先祖古月華與天池怪俠之間的關係,鐵定有一腿。

“是了,以月華那心高氣傲的性子,南明國中除了我, www.uukanshu.com還能瞧上誰?”

心頭一喜,天池怪俠自得的道,也相信古月華肯定還活著。

當年月華修為就達到了先天境巔峰,就算以其資質和所修功法的原因,難以成就罡氣境,但活上一百多年一點問題都冇有。

自己還能再見到月華,重續前緣,讓月華給他生上百八十個大胖小子。

“太保老鬼死了冇,冇死的話老子過去給他補上一拳。”

站起身來活動下手腳,天池怪俠冷笑著問道。

當年太保老祖卑鄙無恥,下手暗算,否則他豈會被打的經脈寸斷?

不過那老鬼肯定也不好受,就算不死也得殘廢。

腦髓上的傷勢可冇辦法治癒。

——————

(華山隊長已經解凍復甦,諸位巨俠的票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