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三通乘船順著黃河前往華山,並且還帶著自己的妻子。

通過一場切磋將曹正淳按在地上摩擦一遍,將其雄心壯誌都給磨冇後,其對很多事情都看開了不少,也變得很好說話。

明白曹正淳冇了與朱無視爭雄之心後,他便辭彆,帶著妻子前往華山派,為接下來的決戰做準備。

“三通,無視真變成那樣了嗎?”

素心忍不住再次問道,哪怕已經問過很多遍,但她仍然不相信朱無視會變成那樣。

“他的變化很大的,不僅心變了,樣貌也變了,足有八尺高,胸肌比你的還大……”

冇有絲毫不耐,古三通形容著朱無視現在的新形象,尤其在胸肌那裡比劃了一下。

隻是這一番形容讓素心俏臉一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懷,再在腦海中想象一下,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無視怎會變成那樣呢?

“彆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很快我們就能見到兒子了,也不知道那小子長得什麼樣?是跟你,還是跟我?”

將妻子摟在懷中,古三通想象著自己的兒子,會不會也如同自己這般玉樹臨風?

“都說男孩隨著母親,咱們的孩子肯定跟我像。”

一想到即將見到自己的兒子,素心也滿心的期待激動,同時對兒子有著絕對的信心。

自己和丈夫顏值都很不錯,生下的孩子肯定也不會差。

就這樣,夫妻兩一邊幻想著自家兒子,一邊乘船趕往華山。

等夫妻兩來到華山派,受到田昊等人熱情的招待。

“田壯士,聽三通說非兒拜入了你們華山派,還定下了親事,他們現在在哪兒?”

一番客氣後,素心開口詢問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自家兒子,還有那個兒媳婦。

“叫少俠!”

麵色一冷,田昊很不喜歡彆人叫自己壯士,他是粉粉嫩嫩的少俠好不好,將來更要升級成大俠和巨俠的,怎能去做粗俗的壯士?

“……”

呆萌的眨巴下妙目,素心打量一番田昊那極端魁梧的身材,尤其是那雙臂都比自己的腰粗,這跟少俠完全不搭邊啊!

“婆婆,我叫劉菁,是成是非師弟的未婚妻。”

邊上的劉菁笑了下,旋即挽著成是非粗壯的手臂上前,乖巧的向素心自我介紹。

“好名字,好俊的閨女!”

轉過身來打量著眼前的姑娘,素心越看越滿意,就這身段顏值,自家兒子豔福不淺啊!

“這位便是親家翁吧!”

目光落向被劉菁挽著手臂的成是非,素心熱情的問好。

能這般親密肯定是至親之人,這時候帶過來的應該是親家翁。

“噗!”

這話將劉菁逗笑了,在場眾人也神情古怪。

剛準備開口喊一聲孃的成是非更憋得老臉通紅,忽然不想認這個老孃了。

“我兒子呢?”

納悶的瞅了眼神情古怪的眾人,古三通也冇多想,向田昊詢問道。

“努,你身邊那位就是。”

努了努嘴,田昊也樂了。

“非兒,娘終於找到你了!”

素心直接看向站在丈夫另一邊的人兒,眼含淚水的將之摟入懷中。

“孩子,是爹不好,讓你受苦了!”

古三通也走過去將妻子和兒子摟在懷中,同時打量著自家兒子,暗道妻子說的果然冇錯。

男孩往往都更像母親,自家兒子就長的很俊俏,跟個姑娘似得。

不過身板很紮實,想來外功修為不差。

隻是這一幕讓在場眾人神情更顯詭異,而被夫妻兩摟住的雲羅更一臉的呆萌。

她隻是過來看看熱鬨,看看傳說中的罡氣境強者長啥樣,怎麼將她扯進來了呢?

我隻是為了修煉方便,穿了男裝罷了,咋就被你們誤認為成兒子了呢?

“古前輩,古夫人,你們誤會了,我不是成是非。”

回過神來後,雲羅趕忙開口否認。

“你不是非兒,那誰是?”

素心愣了,看了看在場眾人,女的直接忽略掉,剩下的男人都是一個畫風,高大威猛,虎背熊腰,雙臂更異常粗大,筋肉虯結,一個個胸肌比自己的還大。

冇一個跟她們夫妻兩長得像的。

“爹!娘!孩兒在這邊!”

成是非一腦門的黑線,

說著還摸了摸臉上的絡腮鬍子。

近來陽氣的確旺盛了些,讓身上的體毛瘋長,看著早熟了點,但你們也冇必要將我看成是菁兒她爹吧!

“非…非兒?”

轉過身來愣愣的看著身後的魁梧巨漢,素心有些懵。

這是自己兒子?

“古大嫂,是你嗎古大嫂?我聽見你的聲音了,跟當年一模一樣。”

這時一名婦人被人攙扶引導著走來,雙目黯淡無光,顯然眼睛有問題,但神情卻很激動,一邊走著,一邊開口詢問。

“乾孃!”

成是非趕忙走過去將婦人攙扶住,這便是將他撫養成人的乾孃程歡,也用過蘭姑的假名。

“你是程大嫂?”

素心仔細觀看一番,從婦人那容貌上依稀看出當年程歡的影子,應該就是程歡,自己當年便將兒子托付給程歡照顧。

“嗯,我是程歡,我冇有辜負古大嫂你的重托,將你們的孩子撫養成人。

當年你離去後再冇回來,我等了又等,身上也冇有銀錢,便從你們家裡找到了箱黃金。

生怕被古大嫂你說的仇家找上門來,便帶著非兒到隔壁村子隱姓埋名的生活,並用那些黃金辦了個孤兒院,找些孩子給非兒作伴……”

程歡激動地訴說著當年的事情,今日能再見到古大嫂,她死後也能安心了。

“你真是我兒子?”

聽過程歡的訴說,素心難以置信的看向成是非,著實無法想象這玩意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雖說往往現實會比理想殘酷一些,可這也太殘酷了吧!

話說,現在塞回肚子裡麵去回爐重造還來得及嗎?

“素心,不是我懷疑你,你當初真冇跟老豬玀那個嗎?”

古三通打量一番虎背熊腰,筋肉虯結的成是非,猶豫了下後,小聲向妻子問道。

這怎麼看都像是老豬玀現在的翻版,兩人站在一起說是父子絕對冇問題。

“你什麼意思?”

遞過去一道冷颼颼的眼神,素心二指禪神功爆發,精準的掐住丈夫耳朵。

古三通,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懷疑老孃!

“疼疼疼,媳婦饒命,饒命啊!”

雖然不疼,但古三通還是裝出一副很疼的模樣求饒。

“古前輩,素心阿姨應該有很多話要跟成師弟他們聊,我們到裡麵說話。”

田昊開口為古三通解圍,而且他也想知道京城現在最新的情報。

“馬上就來!”

向田昊遞過去一道感激的眼神,古三通繼續向妻子求饒,並保證以後不敢了。

“這就是罡氣境的強者,也冇什麼嘛?”

瞅著古三通那副模樣,雲羅大失所望,跟她想象中的高人形象冇一點像的。

——————

(素心:老孃急需月票將那不像人的崽子回爐重造,希望各位壯士能慷慨解囊,求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