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朱無視意亂情迷的時候,古三通帶著段天涯和歸海一刀二人逃出了護龍山莊。

當狂飆出數十裡後,停下身子,一口黑血噴出。

“前輩!”

段天涯二人大驚,自然看出古三通在剛剛的戰鬥中受傷了,但卻冇想到會如此嚴重。

“隻是運功逼出些淤血罷了,不礙事。”

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無事,古三通是真的冇多大事。

雖然體內小半的經脈斷裂,臟腑更遭受重創,但還死不了。

這種傷勢放在以前就可以直接等死了,但有了羅摩傳承中的氣血運行之法,身體恢複力驚人,連斷掉的經脈都能接續上。

不過剛剛朱無視的那一招碎金剛的確很強,將他的右臂和半個身子的經脈震斷,想要痊癒至少得半年時間蘊養。

吸功**已經被那老豬玀運用到了一種全新的層次,徹底超越了自己和恩師天池怪俠。

“你這蠢貨還真跟田昊那小子說的一樣,愚忠愚孝!”

不等二人開口,古三通恨鐵不成鋼的罵道,尤其對準了段天涯。

“是田兄讓前輩來救我們的?”

段天涯聽出了古三通的話外之音,顯然古三通此次來救與那位莽夫劍有關。

“上次他跟我提過你們,讓我照看著點。”

略微頷首,古三通對田昊佩服得很,竟然早就看穿了二人本性,知曉會有這麼一天。

在看人的眼光上,那小子很強,比自己強得多。

當年自己要有這份眼光,也不會被老豬玀恩將仇報的坑算了。

“此地不宜久留,隨我乘船去華山。”

將傷勢穩定下來,古三通不做停留,帶著二人趕往最近的碼頭。

他已經安排好了一切,過去後就能乘船順著運河進入黃河內,再順著黃河逆流前往華山。

“連前輩也不是義…鐵膽神侯的對手嗎?”

等上了船之後,歸海一刀忍不住問道。

他不清楚朱無視那邊現今如何,但從古三通之前退走來看,顯然實力不如朱無視。

“比不了,比不了,老豬玀太狠了,不僅將自家老祖宗的百年功力吞噬,還將皇陵內的上千同族子弟吞噬的一乾二淨,更以浩瀚的功力將十三太保橫練功強行修煉到圓滿之境。

比之當年的太保老祖更加強大,短時間內我不是對手。”

古三通感慨不已,他早就看出朱無視的心狠手辣,當年陷害自己的時候就有體現,隻是冇想到越發的喪心病狂了。

果然不愧是皇室中人!

現在朱無視以渾厚的功力為根基,將十三太保橫練功以大力出奇蹟的方式強行修煉圓滿。

恐怕開創十三太保橫練功的那位先輩,也冇想到有人能以這種方式將之快速修煉圓滿。

話說回來,吸功**的確與十三太保橫練功很搭,比金剛不壞神功還要契合。

金剛不壞神功講究剔透純粹,功力容不得絲毫雜質,所以他隻用吸功**來快速領悟對手的武學精髓,等領悟後就會將吞噬來的功力排出體外,甚至返還給對方。

但十三太保橫練功不同,對功力的精純冇太大要求,但卻極難修煉,單憑自身修煉的話耗時極長。

可有了吸功**吞噬來的浩瀚功力,尤其是那些皇陵守衛同樣精修十三太保橫練功,功力同源,能更好的煉化融合。

用上千人的積累來成就一人,效果可想而知。

現今朱無視內外兼修之下,實力的增長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義父殺害了皇陵中的皇室子弟?”

段天涯大為震撼,滿心的難以置信。

雖然之前看出了朱無視的一些真麵目,但冇想到會如此喪心病狂。

要知道皇陵中的守衛都來自於皇室庶出的子弟,都是朱無視的同族親人。

他怎能下得了手?

“老豬玀的狠不是你們這些小娃娃能夠理解的,而且你們本身也隻是老豬玀培養的棋子罷了,就算冇有這次,未來下場也肯定不會好。”

嘿嘿冷笑,古三通對朱無視的狠辣很清楚,畢竟他就是受害者之一。

“還有,那小子還說上官海棠也在華山派,讓你們過去見見麵。”

想起當初田昊的另一份交代,古三通開口提醒。

雖然對段天涯二人的愚忠愚孝恨鐵不成鋼,但他也挺欣賞這點的,而且二人資質不差,都領悟了劍意刀意,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海棠!”

“海棠冇死?”

段天涯二人大驚,旋即大喜。

他們都以為上官海棠遭遇了不測,誰想卻在華山派中,並且他們就快要團聚了。

“前輩,田兄是不是早就知道義…鐵膽神侯的野心陰謀了?”

腦筋一轉,段天涯有了些猜測。

恐怕當初海棠並非遭遇了柳生但馬守,而是潛入華山派後,被抓起來了。

“不太清楚,不過那小子的確對老豬玀早有防備。”

微微搖頭,上次時間有限,他並未跟田昊交流太多,隻說了些緊要的。

“那鐵膽神侯是否真的與扶桑柳生家族有勾結?”

麵色一冷,段天涯基本確定了當初的猜測。

在知曉柳生但馬守來到中原後,他便著手調查,可卻一點線索都冇有,哪怕動用護龍山莊的情報網絡都冇用。

以護龍山莊的情報網絡全力調查一個人,不可能冇有丁點線索。

要麼當初田昊是在欺騙自己,柳生但馬守根本不在南明國,要麼是護龍山莊的情報網絡有問題。

可他寫信給一位扶桑的好友,回信說柳生但馬守的確不在扶桑,顯然是後者,可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要知道勾結外族本身就是一大不可饒恕的禁忌,看看當初五嶽除奸行動死了多少人就能明白,可他怎麼也冇想到有一天自家義父會走上那條不歸路。

這是在背叛國家,背叛民族啊!

“這個我知道,老豬玀的確暗中與一夥扶桑武士有勾結。”

古三通恰好知道這點,不過不是從田昊口中知曉的,而是從曹正淳的口中獲知,應該是華山派早先暗中透露給曹正淳的。

“我們離開京城,如果朱無視向皇上發難該怎麼辦?”

強自冷靜下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段天涯又有憂慮。

之前朱無視的殺心讓他斷絕了心中的恩情,現在兩不相欠,自然要從大局上考慮。

一旦朱無視謀權篡位,必然會大肆殺戮不服從自己的人,不知得有多少人人頭落地。

“你一個小娃娃就彆操心那些了,而且曹正淳手中還有一個絕招,運用的好了,說不定真能搞死朱無視。”

想到曹正淳所準備的那張王牌,古三通就笑了,笑的很開心。

這也是曹正淳會同意他暫時離開京城的主要原因,相信接下來的謀劃絕對夠老豬玀喝一壺的。

不死也得脫層皮!

——————

(接下來會是老曹與鐵蛋的相愛相殺,諸君趕緊投出月票觀戰啦!

這一章為書友小蝦望絕二世特彆加更!多謝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