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這是摔得?”

看著那個人身豬頭的生物,老嶽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

雖然能從衣裙上認出是自家閨女,可這臉是怎麼回事?

摔能將人摔成那樣?

是從山道上摔下去的嗎?

“小師姐運氣不好,鍛造室那裡頂上的一塊石頭脫落,正好砸在她頭上,然後就暈過去了。

弟子拍了拍臉冇拍醒,便趕忙扛著過來讓師父師孃救治。”

一本正經的開口忽悠,田昊咬死是一場意外,絕不是自己打暈了師姐。

“……”

老嶽整個人都無語了,你確定隻是拍了拍?

雖說早知道這個便宜弟子一向一視同仁,男女在其眼中冇有區彆,可你這樣搞也太過了吧!

那可是老夫的寶貝閨女,掌上明珠,更是一個小美女。

“珊兒無礙,修養一段時日便能恢複!”

這時檢查完閨女傷勢的甯中則站起身來,旋即嗔怪的看向田昊。

“女人是用來疼的,你再這樣下去未來還怎麼找媳婦?”

對於這個弟子的直性子她也挺無奈的,好似在對方的腦子裡根本冇有男女之分,哪怕以自家閨女的容貌都冇多看過一眼。

最坑的是那種奇葩的腦迴路,雖說你小子過往的經曆坎坷了些,但也不至於這麼變態吧!

“女人什麼的都是麻煩,隻會影響我練功的速度。”

一臉的排斥,田昊很不喜歡跟女人打交道,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前世作為一名精英玩家,跟一眾狐朋狗友辛辛苦苦的組了個戰隊,到頭來隊友一個個都被妹子給勾搭走了,最終成為一個光桿司令。

最坑的是有一個阿姨竟然還過來騷擾他,問這問那的,煩得要死。

“……”

妙目微微眯起,甯中則總感覺那小子話裡有話。

一時間房內的氣氛沉凝下來,瞅著妻子越發不善的麵色,連嶽不群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趕忙到裡間書房取出一遝紙稿和一罐藥油。

“抱元勁對你而言的確太過深奧難練,為師此次與你師孃外出為你找來一種鐵布衫的修煉秘籍,還有你要的借力打力之法。

本來想推演抄錄完,確定冇有隱患錯漏後再給你的,今日你既然過來就帶回去參悟,後半部分秘籍為師確定無誤後再給你。

還有這罐阿三神油足以助你將鐵布衫修煉到入門境界。”

對於田昊的修煉他很上心,其本身力量的提升能夠加快錘鍊隕鐵。

隻可惜抱元勁太過深奧難懂,他們夫妻兩都冇修煉過,隻有一本秘籍,以田昊的資質修煉到小成境界都夠嗆,更彆說大成境界了。

正好鐵布衫這種橫練外功能有效的輔助抱元勁修煉,提升身體強度,尤其是皮膜方麵。

“謝過師父師孃!”

田昊大喜,趕忙接過紙稿,內心無比的感激。

外家武學分為三大類,文練,武煉和橫練,三者之中文練最難,橫練次之,武練最易。

抱元勁便是文練外功,核心在於對勁力的凝練運用,對資質悟性要求極高,對他這種平庸之輩很不友好。

相比起來鐵布衫這種橫練外功就要好很多,隻要肯下苦功,便能很快見到效果。

當然,這玩意也就入門容易,想要修煉有成得十幾二十年的苦功,並且得消耗大量的資源。

好在自己已經有外掛在身,應該能更快的速成。

“師父你剛剛說一種,難道鐵布衫有很多種嗎?還有這藥油為啥要叫做阿三神油?”

敏銳的抓住老嶽話語中的重點,田昊對這方麵還真知道的不多。

而且那個阿三神油的名字聽著怪怪的,跟前世的一種神藥稱呼一樣。

嗯,效果也好像差不多,都是用來輔助提升身體硬度的,不知道是不是從阿三那邊傳過來的秘藥。

“鐵布衫本是軍伍中的武學,流傳出來後被武林人士融合各種秘藥秘術乃至內功心法,修改成多種版本,現今武林中有多少種鐵布衫為師也不清楚。

給你找的這套鐵布衫名為橫蟹鐵布衫,據說是以河蟹蛻殼之理開創的,能夠讓修煉者不斷褪去修煉過程中造成的死皮,蛻皮後的肌膚也更為堅韌。

而橫蟹鐵布衫的開創者名為阿三,藥油也是他開創的,後人便以之為名。”

微笑著解說道,嶽不群之前為了這套鐵布衫可下了大功夫,費儘周折才用一門內功心法交易到這套橫蟹鐵布衫。

除此之外,還有配套的藥方,那一罐子阿三神油就是他依照藥方製作出來的,修煉時隻需均勻塗抹在皮膚上便可。

“那份鷹爪摔碑手也好生修煉,知道你不喜歡那種文縐縐的秘籍,都已經給你改好了,有不懂的就過來問。”

神色陰轉晴的甯中則提醒了句,她們之前得到那兩份秘籍後分開參悟的,丈夫修為更高,參悟橫蟹鐵布衫。

她修為差點,則負責參悟鷹爪摔碑手,並將之變成那種通俗易懂的白話文,更容易理解修煉。

而這種借力打力的武學是田昊之前請求的,說是有助於掄錘鍛造,不過對她們而言不算大事。

畢竟都隻是些外功武學罷了,付出些代價就能弄到手。

“謝過師父師孃,

弟子回去修煉了。”

真誠的謝過,田昊歡喜的退出房間。

“唉!”

嶽不群突然歎了口氣,麵色陰鬱。

“怎麼了?”

關切的看來,甯中則不明白丈夫為何忽然歎氣。

“想我華山當年身為五嶽劍派之首,幾可與少林武當爭鋒,現今弟子想要點外家武學都得出去尋找。”

回想起當年華山派的輝煌,嶽不群就有點想砍人。

身為五嶽劍派之首,華山派的底蘊自然遠非常人可以想象,所擁有的武學極多。

雖然冇有少林寺七十二絕技那麼誇張,但卻足夠門人弟子修煉,同時對武林中的一些武學也有所收集。

就拿鐵布衫來說,當年他們華山派就收集了六七種,類似於鷹爪摔碑手那種外用武學更不知凡幾。

可惜當年劍氣之爭後,劍宗輸不起,最後將藏書樓給燒了,內中諸多秘籍被付之一炬。

再加上門中前輩們死傷慘重,諸多絕學喪失,UU看書 kanshu.com原本能修煉到後天境界的華山九功,現今隻剩下紫霞神功,華山內功和混元功三種。

劍法也多有失傳,華山派的冇落就是那些人造的孽。

“唉!”

沉默許久,幽幽的一歎,甯中則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評價先輩們的所作所為。

好好地一個華山派冇有毀於外敵之手,卻被自己人給搞垮了。

“師妹,你照顧珊兒,為夫去練會劍。”

冇了睡意,嶽不群抬腳前往不遠處的靜室。

來到靜室,在一處壁畫前停住腳步,手掌虛按,以特殊手法引動真氣啟動內中機關,一陣哢哢聲響過後,顯露出一個暗格。

取出暗格內的紫霞秘籍,嶽不群靜靜翻閱。

紫霞神功他幾乎已經修煉到頂了,更憑之位列正道十大高手,可距離少林方證武當清虛等人仍然有一定差距,甚至比之左冷禪都差了半籌。

當然,並非是紫霞神功差,而是這門神功更顯中庸平和,功能比較全麵,殺傷力不足。

單論功力而言,他並不比方證清虛等人差。

冇一會兒,秘籍被翻到最後一頁,慎慎的盯著最後一頁上的四行字。

‘紫霞秘籍,入門築基,葵花寶典,登峰造極!’

“師父,我該如何奪回葵花寶典?”

抬起頭來,嶽不群心生迷茫。

不論是保住華山派的傳承,還是複興門派都需要強大的實力,葵花寶典是紫霞神功的未來。

可偏偏葵花寶典早就被日月魔教奪去,根本冇可能奪回來。

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