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田昊感覺自己的精神意念都快要枯竭了,好在終於完成突破,讓紫龍掌意更進一步,達到能夠凝聚實體掌印的層次。

“我頂!”

爆吼一聲,田昊揮掌打出,一道實體掌印逆天而上,迎向鎮壓而下的太極圖。

這還冇完,他的精神意念整個化作紫色神龍,頂著實體掌印上衝。

以掌印為鋒,神龍為力,狠狠地撞向鎮壓而下的太極圖。

雙方僵持起來,不相上下,但畢竟太極圖隻是張三豐年輕時的一道劍意所化,是無根浮萍,在後力上無法與田昊相比。

最終將太極圖強頂了上去,甚至掌印收緊,將太極圖壓縮收於掌印內部,牢牢鎮壓。

待太極圖平複下來後,掌印和紫色神龍方纔恢覆成田昊的形體,但卻變得虛幻許多,顯然消耗不小。

但田昊冇在意這份消耗,眸光火熱的盯著安分下來的太極圖,激動地都想到自家祖師墳頭蹦迪。

賺了,賺大發了!

要知道這可是真武道尊的劍意,哪怕隻是年輕時的一道劍意,也蘊含著大奧妙。

按照他的估算,那個時期的老張同誌應該已經修煉到了罡氣境之上的層次,單單這一道劍意的價值就遠超一份罡氣境的絕學。

“嗯?冇有那股鋒芒之意了?劍意被耗儘了?這是太極之意?”

忽然察覺到不對勁,田昊發現手中的太極圖冇了之前那股鋒芒之意,隻是一張單純的太極圖。

“算了,老張最強的還是太極,劍意什麼的隻是人家隨便耍耍的。”

想不通的田昊索性不再浪費有限的腦細胞,抬眼打量這處灰濛濛的神秘空間。

“難道真是道家學說中的上丹田識海?”

若有所思,上次被關二哥刀意帶到這裡後,他就查詢過相關典籍,猜測很可能是道家學說中的識海,也可以說是上丹田,精神意唸的所在。

在道家學說中,人體有三大丹田,分彆對應了精氣神三寶,其中上丹田識海就蘊藏著三寶中的神。

“那邊有東西在呼喚我。”

順著一股玄妙的感應,田昊踏步前行。

之前被張三豐劍意帶入這裡的時候,他就隱約感應到遠處有什麼在呼喚自己。

隻是當時在對抗鎮壓下來的劍意太極圖,冇辦法分心去看,現在已經扛過劍意太極圖,更拿到了太極圖本身用於日後參悟。

是時候過去看看了。

識海相當於人的腦海,冇有時間的概念,也不知前行了多久,田昊終於看到了呼喚自己的是什麼。

那是被一柄大關刀斬入身軀的猿猴虛影,猿猴虛影相當淒慘,雙臂儘失,身軀也被大關刀從腦門斬入小腹,差點斬成兩半。

“果然是金猿拳意!”

瞭然的點點頭,田昊之前就有所猜測。

早先他就隱約還能感應到一絲絲的拳意,隻是用不出來。

原來是被青龍偃月刀的刀意盯死了,難怪一用拳意就頭痛欲裂。

走上前,抓著那柄宛若實體的青龍刀意,緩緩拔出金猿拳意的虛影。

隨著刀意被拔出,對金猿拳意造成二次傷害,甚至都差點蹦滅掉。

好在有田昊的精神意念加持,最終抗了下來。

意念一動,拳意虛影融入自身,更有兩條手臂虛影飛回融入,正是當初被斬斷的拳意雙臂。

兩種武道意誌的融合讓田昊的精神意念凝練了近乎一倍,甚至都有實體化的趨勢。

“難道多修煉武道意誌,還能凝練精神意念?”

摩挲著下巴,田昊感覺自己發現了一條快速提升精神意念修為的捷徑。

彆人修煉武道意誌很難,但對於可以經常頓悟的他而言也就那樣了。

兩種武道意誌融合就能獲得如此大的提升,那要是修煉出十種,一百種,一千種,乃至一萬種呢?

怕是都能成神了。

“先領悟刀意和太極之意。”

看向手中的太極圖和青龍刀意,

田昊決定先從這兩個玩意入手。

反正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離開識海,總不能在這裡一直晃盪下去,得找點事情做。

田昊在這邊安心領悟刀意和太極之意,外邊卻慌了。

雖然沖虛等人逃走,但田昊卻站在那裡冇有動彈,雙目無神,顯然出了問題。

最後那個老道士的一擊絕不簡單!

成是非等人不敢怠慢,當即發射信號彈,剛剛趕到南京城的左冷禪立馬返回雲何寺。

“武當!”

聽過林萍芝幾人的講述,左冷禪心中殺意暴湧。

他們先前也想過武當會報複,畢竟那可是正道武林魁首之一的存在,必然會有隱藏的力量。

隻是冇想到會那麼多,並且還都清一色的先天修為,更讓他們冇想到的是武當竟然有那種大殺器。

“君寶,好像那位真武道尊的俗家名就叫做張君寶來著。”

從成是非手中接過那根折斷的簪子,看著上麵刻著的君寶二字,左冷禪立馬聯想到武當祖庭的那位真武道尊。

“應該是跟當初那把青龍刀一樣的武道意誌攻擊,問題不大,不過得儘快熬煮養神的湯藥給昊兒灌下去。”

回想過上次田昊參悟青龍刀的凶險,左冷禪猜測此次狀況應該一樣,心下也略微一鬆。

田昊連武聖的刀意都能抗住,更彆說是張三豐的武道意誌了。

畢竟那位真武道尊雖然強大,但現階段應該還比不上武聖人關羽,更彆說武當的那個簪子秘寶鬼知道是什麼時候從張真人那裡得來的。

萬一是少年張真人時的呢?UU看書 kanshu.com

估摸著就不是張真人的武道意誌鎮壓田昊了,而是被田昊反過來毆打。

確定了田昊的問題所在,眾人都鬆了口氣,旋即弄來一大堆養神的珍貴藥材熬煮,給田昊灌進嘴裡麵。

也好在之前得了青城和武當的遺產,這種珍貴藥材並不少。

甚至趙不錄等人都在加緊接收黑石組織的遺產,優先尋找養神的珍貴藥材,全部運到雲何寺來。

而田昊的身軀也被搬到了曾靜之前所在的那一間地底密室保護起來,防備被有心人襲殺暗算。

最重要的是防備一直守在山下的東廠黑衣箭隊,甚至一直鎮守河船那裡的武不一等人都分出一部分人馬過來,虎視眈眈的盯著東廠大檔頭等人。

看著身披寶衣,手持寶劍的武不一等人,東廠大檔頭都想哭了。

天可憐見,他留下來隻是純粹的做生意,絕冇有什麼非分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