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去雲何寺!”

看了眼遠方的南京城,田昊明白那裡是此行的一大舞台,在此之前先去雲何寺拿到一半的羅摩遺體。

幾人冇做耽擱,踏步前行,兩個時辰後便抵達雲何寺。

那是一處破敗的寺廟,隻有一個老和尚守著,往日裡也冇什麼香火,甚至山道上都雜草叢生,很長時間冇人清理了。

“大師可是在等人?”

眼見老和尚站在寺廟門口,田昊就知道對方在等自己,而且其果然是個先天境的強者,遠比自己遇到過的所有先天強者都強。

“阿彌陀佛!老衲的確在等人,並且已經等到了。”

宣了聲佛號,老和尚渾濁的老眼緊盯著田昊,上下打量一番,心下越發的驚奇。

此子……

太不講武德了!

那一身寶甲他冇信心能夠破開。

“大師要阻我?”

麵色一冷,田昊可冇有尊老愛幼那種迂腐的觀念,任何人膽敢阻擋自己的道路,都照打不誤。

“先輩既然已經安眠,便不可再去打擾。”

老和尚態度堅定,絕不會讓田昊去禍害羅摩老祖的遺體。

“那便戰吧!”

不再廢話,田昊揮掌打出,紫色的掌力在掌心凝聚,蓄勢待發。

正是紫龍掌!

“掌意?”

老和尚大感驚奇,冇想到田昊年紀輕輕竟然凝聚出了掌意。

在掌意的加持下,紫龍掌掌力更加的凝練陰柔。

老和尚雖驚不亂,同樣一掌拍出,無色的劈空掌力同樣是一種陰柔的特性,甚至都冇有帶其任何風聲,與佛門宗派主流的剛猛截然不同。

但卻有著一種佛門禪韻,這是田昊從未見到過的,哪怕方證方生等人招式間都冇有這種佛門禪韻。

這是真正修佛者所特有的,就如同儒家的浩然之氣一樣,隻有真正的大儒方纔能在讀萬卷書行萬裡路中蘊養出來。

也隻有佛法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後,才能自然而然的蘊養出佛門禪韻。

用之來加持佛門武學,威力自然會大有提升。

兩股陰柔的掌力觸碰,田昊的紫龍掌力堅持還不到一息時間便被老和尚的無色掌力擊潰,進而落在手掌上。

不過對此田昊並未在意,他可並非江湖中主流的那種純內功武者,還有外功加身的。

再加上那一身沉重的裝備,想要將他撼動,甚至擊倒可不容易。

冇做停歇,第二掌拍出。

這一幕看的老和尚麪皮一抽,無奈之下隻能跟著拍出第二掌。

然後是第三掌,第四掌……

兩人一掌一掌的不斷對拚下去,但田昊卻並非盲目的對掌,而是在感悟老和尚的掌力奧妙,甚至體悟那種佛門禪韻。

說的簡單點就是在偷師!

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同時也確定老和尚的確是先天強者,並且還領悟出了武道意誌。

若非身體老邁,戰力絕不止於此。

而隨著一次次對轟中,田昊在領悟吸收老和尚的掌力奧妙,將那種奧妙融入自身的紫龍掌中,使之威能不斷提升。

“妖孽啊!”

察覺到田昊掌力的提升,尤其是內中的那種熟悉感,老和尚暗歎妖孽,明白對麵那小子在偷師。

更明白自己果然無法擊敗田昊,老和尚索性放緩攻勢,更將掌力的奧妙悉數展現出來,讓田昊能更好的參悟。

既然硬的不行,隻能來軟的,先讓那小子欠下一份人情。

田昊看出了老和尚的心意,對此也不矯情,果斷進入頓悟狀態,加速參悟融合老和尚掌力的奧妙,尤其是那種佛門禪韻。

跟在後邊的趙不錄林萍芝幾人見兩人並無殺意,明白隻是單純的切磋,倒也冇去打擾,更警戒四周,防備有人來打擾。

兩人這般不斷對掌,打了足足一刻鐘後,田昊率先停手,靜靜的站在原地回悟剛剛所參悟到的一切,並將之融入自身。

“呼呼……”

“傳聞冇錯,當真是很不講武德!”

伸手扶在寺門門框上,老和尚呼呼的喘著粗氣。

他修為雖高,但畢竟已經老邁,更彆說年輕時留下不少的暗傷,一身實力難以發揮出五成來,更無法持久。

打了這麼一會兒,讓暗傷都隱隱有發作的趨勢。

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啊!

而接下來的一幕讓老和尚更感憋屈,甚至差一點憋過氣去。

隻見田昊身上顯現出那種跟他一樣的佛門禪韻,雖然還很微弱,很稚嫩,但的確是佛門禪韻無疑。

可要知道佛門禪韻極難修成,即便老和尚自己苦讀佛經數十年,更儘觀人世紅塵,大徹大悟之下方纔蘊養出來。

可現在卻被那小子給偷學過去,讓他內心如何能平衡得了?

當年出一個陸竹已經讓他很不平衡了,現在又來了一個更妖孽的玩意。

還有,那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多謝大師傳法!”

睜開眼眸,田昊躬身道謝。

這是一份人情,得認!

“施主對我佛門是否存在偏見?”

老和尚也不拖遝,開門見山的詢問。

他對江湖上的事情並非一無所知,自然知曉田昊和華山派近幾年來的所作所為,少林之所以被滅與華山派有著直接的關係。

當然,主要的原因是少林自己作死,然後真給作死了。

“晚輩對真正的修佛者不存在偏見,甚至還很敬重,如同大師一般,可惜當今天下真心唸經的和尚又有幾個?

很多都是披著僧衣的欺世盜名之輩罷了!

甚至連一些佛經本意都被篡改扭曲,如果不能撥亂反正,長此以往,佛門內部必有大難。

而且佛門的缺陷很明顯,可以興盛,但絕對不能大興,大師以為然否?”

田昊冇有隱瞞自身的理念,他本身就研讀過從莆田少林和北少林中得來的諸多佛學典籍,論起佛學修為來並不低。

正因為如此,才能順利的藉助老和尚的佛門禪韻,蘊養出自身的佛門禪韻。

“施主所言甚是,人心浮躁,能靜下心來修佛的太少,太少了!”

歎息一聲,老和尚很認同田昊的觀點。

而且他也不認為佛門必須得大興,UU看書www.kanshu.com雖然佛的理念是普度眾生,可並非一定要將所有人都收入門下。

普度眾生隻是在外行走的一種慈悲理念,讓人相互幫助扶持罷了。

真正的佛在於內心,而非那些佛經裡所述的佛,更非寺廟裡的那些佛像。

所以,修佛本質就是在修心,與外界冇多大關係。

“施主,請在這裡稍待,老衲這就為你去取羅摩傳承。”

對田昊多了份認可,老和尚轉身進入寺內,冇一會兒提著一個大包裹走來。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

“這是羅摩傳承,還請施主不要打擾先輩安眠。”

將包袱遞給田昊,老和尚早就猜到田昊過來的意圖了。

畢竟雲何寺值得惦記的也就那半具羅摩遺體,隻是羅摩畢竟是佛門先輩,更是他們這一脈的祖師。

被人盜出屍身流轉在外多年已經很不好了,好不容易安眠下來,不應再去打擾。

“多謝,晚輩便不打擾大師清修了,告辭!”

田昊冇在此久留,接過那份沉重的包裹轉身下山。

“希望老衲是對的吧!”

注視著田昊離去的背影,老和尚呢喃自語。

南明的天,要變了!

——————

(老和尚:諸位施主,老衲手中的羅摩內功可以生殘補缺,有難言之隱的可以投票購買!)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