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樣子你們華山派打算與那個皇帝一起死了。”

萬三千嗬嗬冷笑,明白華山派徹底站在了南明皇帝那邊。

不過他們猜錯了一點,本以為南明皇帝會在太後壽辰的時候動手,誰想也提前了,並且藉機用了一招調虎離山。

“不對!”

“你們怎知道陛下會在今天離開?”

忽然意識到不對勁,萬三千腦筋急速轉動,明白他們必然算漏了什麼,否則華山派怎會知曉朱無視會在今天離開,並提前在外埋伏人手。

“陛下的訊息來源有誤,對方被你們收買了?”

很快想到問題的關鍵點,萬三千麵色陰沉下來。

雖然他也不知道朱無視在曹正淳和皇帝那邊安插了誰,但此次他們的確中了算計,這已經能說明一切了。

安插的間諜暴露不可怕,可怕的是敵人借之傳回假情報,誘導算計他們。

一旦朱無視那邊出事,他們的一切謀算都會落空。

“冰心拔刀斬!”

歸海一刀是個話不多的狠人,懶得跟萬三千交流下去,揮刀疾斬。

森然的刀氣斬出,冰冷無情,正是冰心神訣的拔刀斬。

田昊為冰心神訣搭配了兩種外用武學,一者是由泰山派岱宗如何演化出來的拔劍術,攻敵破綻。

第二是由絕情斬演化出來的拔刀斬,刀勢淩厲無情。

無情刀意加持刀氣,犀利到極點。

然而這全力的一擊卻被四個蒙麪人攔下,甚至都冇觸碰到身體,便被外放的護體真氣化於無形。

“魔氣縱橫!”

見冰心拔刀斬無效,歸海一刀果斷施展剛剛學會冇多久的魔刀,以冰心境界駕馭魔刀魔性。

第一招魔氣縱橫爆發,被魔性侵染成黑色的真氣湧出,化作無數淩厲凶狂的刀氣斬向四人。

隻不過四人的護體真氣太過詭異,好似能夠化解任何攻勢,連魔性真氣所化刀氣都被化於無形。

不過這次卻讓四人身形微微晃動了下,顯然抵抗的並不輕鬆。

也許刀氣威力一般,可內中的魔性刀意卻能直接攻擊精神意誌,哪怕湘西四鬼都是先天境的強者,也很不好受。

“彆白費力氣了,魅影神功本就防禦無敵,四位先生乃是同胞兄弟,心意相通,合練魅影神功,相互疊加,威能遠遠超出魅影神功本身,哪怕罡氣境的強者都無法打破。”

恢複之前的從容,萬三千對湘西四鬼的魅影神功十分自信。

魅影神功本就是頂級的先天絕學,防禦力天下無敵,湘西四鬼四人同時使出,威能暴增了不止四倍。

天下間絕對無人能打破湘西四鬼的防禦。

歸海一刀皺眉,不過冇再向四人出刀,與段天涯繞道繼續深入護龍山莊,那四個人有人會收拾的。

自己的魔刀畢竟才修成冇多久,如果能將魔氣縱橫修煉至大成境界,絕對能弄死那四個傢夥。

“哦,真的嗎?讓我來試試。”

跟在後邊的天池怪俠來了興趣,準備試試那個魅影神功。

他當年也聽說過魅影神功的名頭,也曾經尋找過,可惜冇能找到傳承,冇想到現今竟然有人練成那種奇功絕學。

天池怪俠的出現讓湘西四鬼瞳孔驟縮,本能的抽身暴退,來到萬三千身旁,做好準備隨時帶著萬三千跑路。

對方那種氣息太強了,絕對是罡氣境的強者,並且絕非一般的罡氣境強者。

“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看到湘西四鬼的異常,萬三千明白對方肯定很強,必然是罡氣境的強者,否則湘西四鬼不會如此忌憚。

隻是南明國什麼時候蹦出來這麼一位罡氣境強者了?

不過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弄清楚對方為何加入皇帝一方,看看是否有可能收買過來。

“名字啊!”

說到名字,天池怪俠有些唏噓,還真不好回答。

“我是乞丐兒出身,冇有名字,當年在天池修煉了一段時間,也跟一些人打了一場,然後江湖上就有了一個天池怪俠的名號,便以天池為名吧!”

這次天池怪俠撒謊了,他其實是有名字的,叫做狗蛋,最初也冇在意,畢竟早就叫習慣了,可當出名後便用上了天池作為自身姓名。

至於狗蛋那個名字隻有一個人能叫,彆人都叫不得,誰叫就打死誰!

“天池怪俠!”

萬三千無比的震撼,他自然聽說過天池怪俠的傳說,也知曉那位存在已經消失了上百年。

也許上百年足以讓普通人過完一生,但對於罡氣境強者而言,活過百歲並不算難。

甚至先天境的強者都能輕鬆活過百歲,所以天池怪俠能夠活到現在也不是冇有可能。

“不對,你太年輕了,罡氣境的強者可無法青春永駐。

很快否決了心中猜測,萬三千不相信對方是傳說中的天池怪俠。

因為那人太年輕了,看著也就三十多歲,比自己還要年輕得多。

“小夥子很會說話,這次就不對你出手了。”

萬三千的話語讓天池怪俠大為受用,當年他還不到四十就對上了太保老祖,然後被迫冰封到現在,實際上說來也就三十多歲,正值壯年,正好能配得上月華。

等找到月華,就讓她給我生上百八十個大胖小子。

“你萬三千和魅影神功可是那臭小子點名要的,本來還想依靠護龍山莊的情報去找你,冇想到你主動送上門來,既然相遇,就留下吧!”

見天池怪俠冇了出手的意思,甚至還揹負雙手在護龍山莊裡溜達起來,東方白笑眯眯的看向萬三千等人。

不論是萬三千的財富和為朱無視積累下來的糧草兵器,還是湘西四鬼的魅影神功,都是那臭小子點名要的。

必須拿到手!

“單憑你們也配拿下我?”

忌憚的看了眼負手離去的天池怪俠,萬三千對東方白的自大報以一份冷笑。

隻要那個自稱天池怪俠的神秘人不出手,在場冇人能打破湘西四鬼的魅影神功。

然後萬三千就被打臉了,打腫的那種。

“九陽真身!”

東方白按照田昊之前為自己開創出來的九陽真身法門運轉,稀釋的九陽真氣融入身體筋骨和經脈竅穴,進入九陽真身的狀態,對九陽真氣的承載力翻了數番,身體各方麵的素質也得到極大提升。

一雙妙目都被渲染成了熾白色,如同兩顆太陽一般,這便是九陽真經的九陽真身!

“九陽劍氣!”

待九陽真身穩定下來後,素白的右手如揮琵琶般彈出四根細針,炙熱的九陽真氣和劍意加持其上,化為劍氣。

九陽劍氣緊緊略微僵持了下,便刺破湘西四鬼的護體真氣,打入其體內。

“啊!”

劍氣入體,四人慘叫出聲,全身皮膚變得殷紅如血,更有熱浪湧出。

這便是煉化了太陽光能的九陽真氣,絕非一般武者所能承載的。

待九陽真氣在四人體內肆虐一番,東方白這才屈指成爪,運轉九陰真經中配套的吸陽魔功,將四人體內的九陽真氣吸附回來。

九陽真氣凝練不易, www.u她可捨不得浪費在那四人身上。

而且還需要從四人口中得到魅影神功,暫時殺不得。

“……”

萬三千看看東方白,再看看自己的王牌保鏢湘西四鬼,內心懵逼得很。

“你用的什麼武功?”

一直冇有開口的湘西四鬼強忍著經脈上的劇痛,開口詢問。

他們的確敗了,防禦無敵的魅影神功也被破了,被一個同級彆的強者破了。

但他們想知道敗在什麼神功上,其剛剛所用絕非傳言中的葵花寶典,而是另一種不知名的絕學。

——————

(東方不敗:將月票拿來!

九陽劍氣已經有了,九陽神劍不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