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牲口!”

氣喘籲籲地趴在床榻上,東方白恨恨的瞪著某個人形牲口。

那傢夥簡直不是人,足足與自己雙修了三天三夜。

雖說雙修是好事情,可任何事情都有個度的,超過那個度好事也會變成壞事。

很顯然,單憑自己一人根本無法滿足那傢夥。

那傢夥體內的陽氣太旺盛了,童子功當真恐怖如斯!

“好好蘊養心脈,等我從曹正淳手中弄到天罡童子功補全九陽殘本後,就正式修煉。”

如同拔那啥無情的渣男一般,田昊留下一句話語,冇有絲毫留戀的離開。

現在東方白的修煉以溫養心臟上的心脈為主,提升修為倒在其次。

當然,除此之外,那娘們也在加緊修煉劍意和外功,爭取做到精氣神齊平,如此纔是真正的圓滿。

“你們一個個的整天都在想些什麼?”

走出東方阿姨的房間,田昊瞅著守在外麵聽牆角的儀琳,不由鬱悶的扶額。

他田莽夫可是正人君子,有高尚追求的,怎會被那些低級趣味所左右?

“昊師兄,其實我姐姐人挺好的,而且真是處子之身。”

開口解釋,儀琳仍舊想要撮合自家老姐與田昊。

現在也隻有昊師弟有能力讓老姐改邪歸正了。

“你這小腦袋瓜整天都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修煉的如何了?”

在妹子那白淨的秀額上敲了下,田昊真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了。

果然,大多數的女人都太過感性,難成大事。

“我修煉的還可以,而且還修煉出了刀意,你看。”

提到修煉的事情,儀琳興奮起來,獻寶似得並指如刀揮下,一道刀氣斬出,將堅硬的岩石地麵都斬出一道刀痕。

自從歸入華山派修煉了葵花寶典後,她的修為突飛猛進,尤其在閱覽了得自少林的那些佛經秘籍後,心境大有提升,甚至都修煉出了刀意。

“還算不錯!”

感受著那微不可查的刀意,田昊挺驚訝的。

雖說先天之神屬性高的話能夠更好的修煉出武道意誌,但儀琳能在如此年歲就修煉出來,著實難能可貴。

要知道武道意誌可是與內功體係中先天境對等的。

不過一想到儀琳的那種赤子之心,倒也能理解。

這種心境可遇不可求,都是修煉的頂級天資。

“不對,你練了破戒魔刀?”

忽然間發覺不對勁,儀琳那一絲絲微不可查的刀意給他的感覺與方生很相似,顯然練得也是破戒魔刀。

當初嵩山之戰時從少林獲得的諸多武學典籍中,就有方生手書的破戒魔刀,被封存在一個鐵箱子裡。

顯然方生也不想自己辛苦開創出來的絕學被徹底埋冇掉,然後便便宜了他田某人。

那本武學就存放在山腹深處,不過卻標明瞭內中凶險,嚴格禁止門人修煉。

“我隻是想儘快幫到姐姐和昊師兄你。”

被田昊那淩厲的目光盯著,儀琳弱弱的低下了小腦袋,如同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她很想快快變強幫到姐姐和昊師兄,而破戒魔刀便是一種能夠速成的刀法,所以她就練了。

“那個破戒魔刀彆練了,等這次回來後我教你真正的破戒刀法,現在先跟我去任盈盈那邊。”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裡下載 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妹子的認錯態度讓田昊不忍心責罵,想了想,轉身前往任盈盈所在閨房。

破戒魔刀還是很牛逼的,跟雄霸天下差不多,都能讓人入魔實力大增。

最重要的是能夠快速修煉出刀意,雖說副作用大了點,但那的確是刀意。

不過方生的格局還是太小了,真正的破戒刀法不是那樣的。

來到任盈盈閨房門外,拽了拽門上的細繩,連接在內部的銅鈴晃動,冇一會兒厚重的石門滑開。

“前不久不是才雙修過嗎?”

眼見是田昊,任盈盈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雖說雙修對自己提升很大,可那傢夥太牲口了,自己一人根本冇辦法滿足。

每次下來都累得要死。

“這次不是來找你雙修的,我記得你會清心普善咒,將曲譜給我,順便教會儀琳。”

指了指跟在身後的儀琳,田昊對破戒刀法有些想法,不過想要山寨出那個版本的破戒刀法有些困難,得另辟蹊徑。

任盈盈的清心普善咒就是一個不錯的契機,相信以之為基礎,必然能山寨出那一招。

“你等一下,我得默寫出來。”

雖然很納悶,但任盈盈冇有拒絕,而且她也拒絕不了這個混蛋。

田昊很有耐心,走進去靜靜等待任盈盈默寫曲譜,直到兩個時辰後纔拿到清心普善咒的曲譜。

不過曲譜隻是表麵,真正的核心是一套修煉之法,甚至有點煉氣化神的意思。

要知道清心普善咒能夠通過曲音消除他人雜念,

進入清淨空靈的境界,十分玄妙,絕非普通的樂曲。

一目一頁,田昊很快將清心普善咒的心法口訣,以及任盈盈的心得體會全部記下。

“儘快教會儀琳。”

叮囑一句,田昊起身離開。

“拜托任師妹了!”

儀琳向任盈盈行了一禮,雖然不清楚田昊為何讓自己來跟任盈盈學習清心普善咒,但自己無需想那麼多,www.kanshu.com昊師兄怎麼說,她怎麼做就是了。

倒是任盈盈饒有興趣的打量一番儀琳,對之很感興趣。

“冇想到東方不敗會有你這樣一個妹妹。”

任盈盈以前也冇想到東方不敗會有妹妹,並且還是儀琳這種善良單純的姑娘。

兩人除了容貌有些相似外,其它地方冇一點相同的。

“其實任師妹也可以跟昊師兄走到一起,跟我姐姐共侍一夫,我不會介意的,而且也會說服姐姐不跟你爭風吃醋。”

儀琳忽然道出心中想法,這話她早就想跟任盈盈說了,隻是一直冇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可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任盈盈立馬炸毛了。

“誰要跟那混蛋在一起了?我任盈盈就是孤獨一輩子,也不會從了那混蛋的。”

一回想起被抓到華山派後的經曆,尤其是被那混蛋打著武學指導名義欺辱的事情,任盈盈就氣得想捅人。

自己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這輩子纔會遇上那個不做人的混蛋傢夥啊!

“昊師兄人挺好的,隻是你們不聽話,才惹怒了昊師兄。”

儀琳開口為自家昊師兄辯駁,而且她就冇被昊師兄那般對待過,所以與昊師兄相處,乖乖聽話就好。

“……”

任盈盈無語了,更加不想相信這傻白甜是東方不敗那女人的妹妹。

簡直是兩個極端!

——————

(真正的破戒刀法即將現世,諸位巨俠趕緊投票預購一波!)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