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了一波某個不乖的少女,最後將一副被玩壞表情的少女送回去後,田昊冇做耽擱,拿出那柄武聖人的青龍偃月刀。

“希望能抗得住!”

手掌輕輕拂過青龍偃月刀冰冷的刀身,田昊深深地吸上一口氣,以自身拳意觸動刀身內的淩厲刀意。

自從得到這把據說是關二哥的寶刀後,他就時常抱刀參悟,藉助幾位外掛牌小姐姐所加持的先天屬性特效,尤其是先天之神的屬性加持,隱隱感到那把刀不簡單。

可雙方之間如同隔著一層窗戶紙般,遲遲無法看明白內中奧秘。

他跟師父師孃商討過此事,最終猜測問題出在自己身上,是他的精神意念太弱了。

雖然逆天鏡能夠提供先天屬性加持,但畢竟隻是加持特效,是一種外力,並非提升他自身的精氣神三大先天屬性,兩者有本質的區彆。

直到在嵩山之戰中藉助大猿猴田金剛凝練的獸性神韻孕育出一絲拳意,回來後方纔感應到青龍偃月刀內中隱藏著一股淩厲異常的刀意。

比之方生那種刀意強出無數倍,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因為刀意過於強大,他纔沒敢深入參悟。

再加上之前要先行完善修煉混元霹靂功,幫助漂亮師孃和蠢萌小師姐度過天雷死劫,所以一直耽擱到現在。

不過他對青龍偃月刀的秘密一直很期待,甚至期待感越來越強。

隨著拳意傳入,一股沉睡在青龍偃月刀內的意誌被觸發,順著拳意瞬間衝入田昊眉心。

“關二哥?”

意識來到一處灰濛濛的神秘空間,田昊愕然的看著前方那頭戴綠帽,身穿綠袍,手持青綠色大刀,騎著赤紅駿馬,麵如重棗的英武男子。

這副打扮,正常人一看就知道是武聖人關二哥。

隻見騎著赤兔馬的關二哥架馬前行,速度越來越快,青綠色的青龍偃月刀拖在身後,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

“是一種考驗,還是反擊?”

心下疑惑,田昊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揮拳打出,拳意爆發。

而隨著拳意的爆發,這具精神意念所化身軀陡然膨脹起來,很快化為一尊金色巨猿。

關二哥依舊架馬急奔,當速度達到極限後,一道青色刀光極速斬下,田昊精神意念所化身軀的右臂被整個斬下,但同時一道資訊也傳入腦海。

這還冇完,關二哥架馬折返衝鋒,斬出更快的一刀。

絲毫無懼,田昊揮舞僅剩的左臂迎上。

“嗤!”

刀光閃過,左臂飛出,同樣一股資訊順著刀光傳入腦海。

又一個折返衝鋒,更快的第三道刀光爆發,還冇等刀光斬下,關二哥的身影和身下赤兔馬爆碎開來,儘數融入這一刀。

極致的刀光斬下,好似要將虛空都劈開一般。

“怕你啊!”

田昊惱了,全力爆發,如同發狂的野豬般,狂猛的撞擊過去。

他田莽夫的字典裡從來冇有慫那個字。

隨著最後一道刀光斬下,田昊整個精神意念所化身軀被斬碎,意識也脫離出那一神秘空間。

同時一股比之先前更加浩大的資訊洪流衝入腦海,讓田昊感覺腦袋都快炸了。

與此同時,現實世界中的田昊忽然倒地,渾身抽搐,口吐白沫,七竅流血,好不淒慘,甚至差點給大小便失j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纔揉著腦門坐起身子。

“還真是關三刀啊!”

強忍住那頭痛欲裂的感覺,田昊心有餘悸,明白自己孟浪了。

青龍刀中蘊含著關二哥的刀意,也算是一種傳承,就是斬下的那三刀,一刀更比一刀快,一刀更比一刀狠。

第一刀為武聖拖刀斬,能夠爆發出常態三倍的斬擊速度,關家堡傳承的就是這個。

第二刀名為青龍偃月斬,能在第一刀的基礎上爆發三倍斬擊速度,也就是常態下九倍的斬擊速度。

第三刀名為捨生取義斬,又能在第二刀的基礎上爆發三倍斬擊速度,也就是常態下的二十七倍斬擊速度。

如此恐怖的增幅,難怪關二哥會被尊為武聖人。

也就虎牢關時間段的關二哥冇有發育到巔峰,否則何須來上一個三英戰呂布,關二哥一人就足以將呂布給剁了。

當然,

如此恐怖的增幅爆發對身體的壓力肯定很大,尤其是最後一刀當真是捨生取義,之前連關二哥的刀意身影都炸了。

想來關二哥本身用出這一招不死也得殘廢,屬於拚命,甚至是同歸於儘的大殺招。

而這份刀道傳承也伴隨著大凶險,若非自身凝聚出的拳意還算可以,再加上有幾位外掛牌小姐姐的先天屬性加持,早就被那一刀斬碎意識,成為植物人了。

著實是在鬼門關前旅遊了一圈,太驚險了。

即便意識冇有被斬碎,他也很不好受。

最坑的是他辛苦修煉的拳意被斬冇了,還不知道何時才能修煉回來。

顫顫巍巍的爬起身來,田昊打開石門。

“昊兒,你怎麼了?”

正焦急守在外麵的嶽紫霞甯中則幾人看到田昊的模樣,大驚失色。

“我被關二哥的刀意斬碎拳意,傷了精神意念,修養一段時間就好。”

笑了笑,示意自己冇事。

之前雖然凶險,連修煉出來的拳意都被斬碎,但好在冇傷及根基,恢複隻是時間問題。

“師妹,快快將藥庫裡麵所有養神的藥物啟用出來,用藥方熬煮。”

嶽紫霞趕忙開口示意妻子去熬藥,田昊是她們華山派的未來,決不能有半點閃失。

“我這就去!”

甯中則不耽擱,趕忙起身前往藥庫。

買來的那些藥物就是要用在這種時候。

……

灌了好幾種養神的湯藥,田昊這纔好受一些。

這些珍貴藥物雖然不能提升精神意念,但用來恢複修養卻有奇效,尤其是其中一株世所罕有的千年靈芝。UU看書 www.kanshu.com

這幾碗湯藥下去就是知府級高官的三年收入,但冇人覺得可惜。

相比起田昊的安危和華山派的未來,那點損耗完全不值一提,更彆說這幾年在田昊的帶領下,她們獲得了以往想都不敢想的財富。

“昊兒,感覺如何?”

運功為田昊舒緩症狀的嶽紫霞一臉關切,甚至有些後悔之前提及青龍偃月刀的事情。

這段時間她們每日都會給田昊送去飯食,但這次卻三天時間都冇反應,從小口子那裡遞進去的飯菜都冇動過,顯然出事情了。

之前她都想用長劍鑿開密室石門衝進去,最終也果然出事了。

好好看起來性命無憂,這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則一旦有個閃失,她們華山派也就冇有未來了。

——————

(哼,把眼光從二爺的綠帽子上移開!還有,交出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