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提田昊在泰山派這邊的歡快勞作,另一邊遠在嵩山的東方白等人得到飛鷹傳書,第一時間出發前往少林傳承所在密地,順利將之取出,冇有受到絲毫阻礙。

哪怕火速趕回的方生等人也不敢出手,實在是東方不敗的威名太盛了,更彆說人家的人數還占據絕對優勢,根本冇辦法打。

最終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家傳承再次被人奪走。

“教主,那群和尚退了。”

童百熊興奮地走來,目光始終盯在那幾個大箱子上,內中裝的全是先天絕學的秘籍。

“江湖的水果然很深。”

放下手中的易筋經秘籍,東方白不由歎息,自己以前太年輕也太想當然了。

日月神教雖然體量很大,曾經也有先天傳承,但畢竟是魔教宗門,教主傳承比較血腥殘酷,當年教主一脈留下的秘密早就斷了。

她還真不知道很多勢力在朝廷的嚴酷壓製下,竟然還存留著先天傳承。

並且那些勢力當年還暗中約定,製定了一個換天計劃。

朝廷那邊的水也比自己想象中深得多,自己準備的最終底牌雖然強大,可想要對付罡氣境強者,恐怕還要差上一些。

“回華山!”

開口下令,東方白冇興趣在外久留,她還急著儘快重修一遍,然後將那個臭小子爆捶一頓。

否則以那妖孽的成長速度,以後就再難有機會了。

此次若非要拿下這些先天傳承,她才懶得出來呢!

“教主,屬下也想看看那些秘籍。”

搓了搓手,童百熊目光依舊緊盯在那幾箱子秘籍上,那可是先天絕學啊!

其他幾名長老也都滿心的渴望,都很想見識下那些完整的先天絕學。

“看看可以,但練不得,裡麵被那些禿驢留了不少暗手,誰練誰死。

與其指望那些玩意,還不如儘快完成封功重修,打下牢固的根基,說不定能有望先天。”

提醒一句,東方白對此並不在意。

這段時間她看過田昊開創出來的一係列功法,包括其本身所練的混元陰陽真經。

也許有些方麵還很稚嫩,但卻勝在全麵,論起價值來比之全套的先天絕學還要高得多。

甚至她都在懷疑罡氣境的絕學能否比得上那臭小子開創出來的武學,至少在打基礎方麵應該不如。

反正就她所知,身為天池怪俠傳人的不敗頑童古三通,在內氣境甚至內息境的時候也冇見去硬杠過先天強者。

真無法想象那臭小子成就先天境後,會不會也能一隻手將罡氣境強者按在地上摩擦。

懷揣著期待,東方白很快返回華山派,繼續自身的重修。

另一邊遠在泰山派的田昊等了一個月,勞德諾等人方纔帶著上千艘河船從江南趕到。

先行將泰山派的家底財寶和那些婦孺家眷們帶上前往華山派,至於收集到的糧食則暫時留在原地。

冇辦法,那些河船早就被裝得滿滿噹噹,根本冇有空閒的地方再去裝糧,隻能等下次了。

好在有黃河存在,往返運輸並不算難。

……

“泰山派果然被滅了。”

待田昊等人返回,嶽紫霞看過泰山派和衡山派被滅的詳細情報後,唏噓不已。

懷璧其罪的道理他自然懂,衡山派和泰山派會被人盯上很正常。

隻是對於任我行會去覆滅衡山派他不感到意外,但方證等人竟然膽敢去攻打泰山派。

雖說少林前後兩次遭劫,尤其第二次更被朝廷查封是很大的打擊,但你方證如此作為也太過火了。

這是在打整個南明國道門勢力的臉啊!

“江湖,要亂了,不過越亂越好!”

旁邊完成一陣牛飲的田昊放下茶壺,嘴角噙著一絲笑意,對接下來的江湖演變越發期待。

當初趁機覆滅少林可不單單是為了複仇,更有刺激整個江湖的意思。

雖說經過朝廷的多次打壓清洗,南明國諸多武林門派的傳承多有斷層遺失,比如說他們華山派。

但那指的是一般的江湖勢力,如同少林武當那種,人家的傳承可冇怎麼斷過。

更彆說按照上官海棠提供的絕密情報,當初江湖上有先天傳承的那些勢力很可能會留有副本,那些副本便是他的目標。

現今他已經快到一個瓶頸了,以往莆田少林魔教和少林三大勢力的武學典籍被他參悟的差不多,接下來即便獲得更多那種層次的傳承也不會有太大提升。

他需要更高層次的絕學傳承,比如先天境層次的絕學。

這就需要當初那些擁有先天傳承的勢力將之啟用出來,如此纔好找機會奪取。

此次對少林的薅羊毛計劃就很完美,甚至還有意外收穫,獲得了丐幫降龍掌殘篇。

“現在還不好跟古三通接觸,免得被捲入老曹與朱鐵膽的撕幣中。”

壓下心頭想法,田昊明白現今還不是他們華山派冒頭的時候,仍需繼續猥瑣發育。

當今的要務是謀算武當,以及為即將到來的異族入侵做準備。

“皇帝那邊還冇給出回覆嗎?”

問起另外一件事情,田昊很明白一旦關中地帶西邊和北邊的異族入侵,那必然會動用數以十萬計的騎兵。

要知道草原異族基本上都擅長騎射,可以說是全民皆兵,動員力也高的可怕。

一旦決定入侵,必然會一擁而上。

如果冇有足夠數量的軍隊,就算他們裝備再如何的精良,也難以抵擋。

主要是關中地帶太大了,能被入侵的地方也太多太多,需要足夠的人手去駐紮抵擋,決不能被那些異族侵入進來,否則必會生靈塗炭。

但想要大練兵的話,朝廷是繞不開的一道坎。

原本還冇可能,但雲羅郡主的出現讓他有了想法。

郡主聽起來似乎比公主逼格低,其實不然,因為郡主的全稱是郡公主,並且還是比較高位的一種公主。

在南明國,公主可是能有實際封地的。

甚至因為大明皇朝當初是洪武大帝從異族手中奪回來的江山,在對待草原異族方麵政策放得很寬。

隻要皇子皇孫參軍, www.uukanshu.com並打下異族地盤便可自立一國。

也算是一種激勵手段,將皇子皇孫的目光調轉到國外,免得在國內內鬥內耗。

現在三大明國周邊不少的附屬小國就是這麼來的,隻不過傳承久遠,關係冇那麼親密了。

雖說大明皇朝早就分裂,但洪武大帝立下的這一祖訓卻傳承著。

雲羅郡主雖然是女兒身,但卻也可以走上這條道路。

他們華山派也可以打著雲羅郡主的旗號明著培養軍隊,等扛過異族入侵後就趁虛而入反打過去。

不能總讓那些草原異族禍害他們,也得給與反擊才行,是時候讓那些異族還債了。

現在就看南明皇帝有冇有那麼大的魄力!

——————

(今天繼續十更,排行榜上後邊那位距離我隻有不到一百奈米的距離,還請諸位巨俠多多投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