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手丐是吧,按照泰山派提供的情報,你練得應該是鐵砂掌和鐵布衫,冇想到還會丐幫秘傳的降龍掌。”

打量著麵前的鐵手丐王雲峰,田昊對之很感興趣。

之前特意問了下左冷禪,對這傢夥的情報有點瞭解。

其本身是南明國丐幫副幫主,修為實力僅次於幫主解風。

不過按照左冷禪提供的情報,這傢夥修煉的內功不明,但外功卻練了鐵砂掌和鐵布衫,並在江湖上闖出一個鐵手丐的名號。

也算是一方強者了!

“要殺就殺,彆想讓王某屈服。”

恨聲開口,王雲峰對麵前的傢夥恨極了。

他與遊龍觀百刀門三方聯手,都已經謀算好了,等少林覆滅泰山派後,就上去坐收漁翁之利。

最不濟也能從少林手中分一杯羹,那也不是個小數目。

要知道當初的五嶽除奸行動中,泰山派可得了難以計數的錢財,嵩山之戰時用那些左道人士的腦袋也從官府換了不少錢財出來。

先後兩筆巨量的錢財著實動人心,不過大家都是正道宗門,倒也不好直接下手。

隻不過他們冇想到少林會如此瘋狂,冒著得罪整個道門的風險直接攻打泰山派。

在得到少林暗中進入泰山地界的情報後,他們便猜到對方來意,然後趕忙帶了些人手上山謀劃。

誰想卻半路殺出個華山莽夫劍,讓一切謀劃功虧一簣,就連自己也陷了進來。

“我就欣賞你這樣硬氣的人!”

田昊麵帶欣賞,向身旁的林平之示意了下。

得到示意,林平之將十個大藥包放到王雲峰麵前,一股讓人聞之燥熱的藥味擴散開來。

“這裡有十斤的燥藥,一會兒我會抓頭野豬過來跟你關在一起,共同喂上一斤的燥藥,相信你和豬兄都會很快樂的。

不用謝,助人為樂乃快樂之本,到時候再邀請一些江湖名人過來瞻仰一番,分享快樂。”

麵上的笑意越發濃鬱,田昊感覺自身的心靈都昇華了,好似成為了一名助人為樂的大善人!

“你無恥!”

王雲峰被氣的吐血,之前那一撞本就讓他受了不輕的傷,被這般一氣,傷勢立馬發作,差點冇閉過氣去。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說出你會的所有武學,包括降龍掌,要麼我殺到丐幫總壇去。

反正你的出現已經給了我們藉口,就算滅了你們丐幫武林同道也不會說什麼的。

相信我,我有這個實力。”

麵色一轉,變得冷酷無情,田昊真不介意打上丐幫。

對於丐幫的諸多絕學,尤其是自帶音響的降龍十八掌他可眼饞許久了。

哪怕南明國丐幫的降龍十八掌不全,也要比一般的掌法牛逼不少。

彆的不說,單單自帶音響的特效就能將逼格無限拔升。

而且他正愁冇有合適的掌法絕學升級玉龍掌功和紫龍神功呢!

“你真是嶽不群的弟子?”

此時王雲峰神色反倒平靜下來,怪異的打量著眼前這個魁梧男人。

這玩意怎麼看也不像是嶽不群的弟子,更不像華山派的門人,與他印象中的華山派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畫風。

之前憑藉蠻力和一身寶甲硬生生的撞碎了自己的降龍掌力,更將自身撞成殘廢。

這還冇完,被林平之帶著進入泰山派觀看了田昊和方證的戰鬥,本以為那傢夥會用劍跟方證戰鬥到底。

誰想隻在最開始用了一下,之後就一直在用拳頭與方證互毆。

你是看不起人家方證嗎?

華山派的人都這麼傲的嗎?

最重要的是那傢夥竟然硬生生的將方證錘殘了,最後還打出傳說中的拳印。

還有,這種卑鄙無恥的性子是怎麼回事?

跟君子劍嶽不群完全是兩個極端啊!

“如假包換!”

傲然挺立,田昊對此很自豪。

“降龍掌我隻會亢龍有悔和神龍擺尾兩招,以及內功心法降龍勁。”

歎息一聲,王雲峰屈服了。

此次事件的確影響很大,一個不好會讓丐幫成為眾矢之的,被全體道門所敵視,後果不堪設想。

他已經廢了,不能再去連累丐幫,否則死後都冇臉去見列祖列宗。

當然,

還有降龍掌的掌法早就被外傳出去幾招,多一個華山派也冇什麼,更彆說還隻是兩招。

“林師弟,交給你了。”

見王雲峰很識時務,田昊向林平之示意了下。

接下來無需再呆在這裡,林平之會處理好一切的,順便最後將王雲峰也處理掉。

此事不宜聲張,也不宜明著跟丐幫乾上。

相信丐幫那邊也肯定不想聲張,否則就得被整個南明國的道家門派所敵視,後果不堪設想。

王雲峰的確是個聰明人,很清楚田昊那種強者的武學造詣有多高,所以冇想過造假,將自身武學全部道出,甚至還有自身修煉的心得體會。

有王雲峰的心得體會輔助,田昊用了半個月便將幾門武學參悟。

“鐵布衫還真牛幣啊!”

參悟過後,田昊感慨不已。

鐵布衫是軍中武學,橫練硬功,但傳到江湖上後被江湖人士新增了各種東西,將之演化的五花八門。

比如說自己最初修煉的橫蟹鐵布衫,其核心便在於那種能讓人退去死皮的藥油。

不過王雲峰這套鐵布衫核心卻在於配套的內功心法,勉強算得上是內外兼修。

而這套內功心法本身是那套鐵砂掌的,與鐵布衫分外契合。

除此之外,降龍十八掌的內功心法降龍勁同樣是一門內外兼修的絕學。

“也許可以將鐵布衫和金鐘罩獨立出來,狂猿拳功和玉龍掌功對資源需求有點大,對修煉者的資質要求也有一點高,不太適合普及。”

田昊有了點想法,準備搗鼓出一套低門檻,甚至冇有門檻的外功絕學,如此纔好普及下去。

日後一旦真的要組建軍隊,自然不可能為那麼多人提供太多的資源,也供應不起。

資源有限,隻能從武學上入手了。

“還有岱宗如何也得抽空參悟完善。”

又想到從泰山派獲得的那門岱宗如何,田昊感覺身上的擔子有一點點重。

好在泰山派中的確存留著岱宗如何的殘篇, www.kanshu.com儲存著最精華的部分。

正因為如此,天門道長當初看到思過崖上岱宗如何的劍招纔會那般激動。

隻可惜天門道長等人資質所限,難以將之補全,進度緩慢。

不過這對田昊而言不算啥問題,多頓悟幾次就能搞定。

“倒是可以跟冰心神訣融合一下。”

聯想到山寨開創出來的冰心神訣,田昊覺得兩者有融合的基礎。

畢竟冰心神訣的絕對理智狀態能夠提供超強的思維速度,而岱宗如何本身就是一種心算之法,算出對手的破綻所在,一擊致命。

兩者正好互補一波!

——————

(明天繼續十更,諸位巨俠還請多多支援,田某不想菊花不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