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不少!”

長出了口氣,田昊拍了拍身旁的青龍偃月刀,笑道:“這次收穫不錯,從裡麵得了關二哥留下的刀道傳承,還有儒家亞聖的觀想法,以及一門蘊養兵器的秘法。”

“儒家亞聖?是那個孟子嗎?”

嶽靈珊好奇的問道,她被那混蛋用拳頭逼著讀了不少書,也算有些見識。

“的確是孟子傳承下來的觀想法,根據這份觀想法,我大致猜測儒家應該有五種觀想法。”

笑著點點頭,田昊對此次收穫很滿意。

之前關二哥刀意留下來的除了那三刀傳承外,還有最核心的觀想法,是傳承於儒家亞聖孟子一脈的觀想法傳承,隨著最後一刀傳入腦海。

除此之外,還有一門蘊養兵器的秘法,這也是青龍偃月刀當初能斬開玄鐵寶甲,鋒芒堪比玄鋼的原因所在。

“哪五種?是不是仁義禮智信?”

田鳳兒開口,對觀想法很感興趣。

要知道那可是觀想法,並且還是儒家亞聖的傳承,堪稱無價之寶。

而且那把武聖人的青龍偃月刀她以前也用過,如果能得到內中傳承自然最好。

更彆說她現在用的兵器也是關刀,隻不過刀身要纖細一些,但也算是關刀的一種,應該能契合武聖人的刀道傳承。

“差不多,不過你說的是儒家五常,與修煉傳承無關,儒家在先秦時期有五位聖賢,開創了五種不同的思想流派。

正所謂孔曰成仁,孟曰取義,顏曰立德,曾曰尊孝,思曰至誠,代表了五種觀想法。

亞聖孟子傳下的觀想法為義字觀想法,是一種精神意誌的傳承,很難用言語來形容。”

想了想,田昊始終冇辦法去形容那種觀想法,也難怪儒家的觀想法一直秘密傳承,那種玄妙的秘法根本無法落於文字,隻能通過最神秘的精神意念去傳承。

“也就是說儒家還有仁德孝誠四種觀想法。”

嶽紫霞若有所思,跟隨茹師進修的時候,她學了不少東西,對儒家有些瞭解。

如果儒家先秦時代的那些聖賢都有觀想法傳承下來,那麼肯定是以其核心思想為基礎的。

而武聖人關羽以一個義字貫徹一生,如果真得了儒家的一脈觀想法傳承,必然是亞聖一脈。

“隻可惜義字觀想法副作用太大,修煉的終極境界便是捨生取義,不過倒也能作為一份參考,繼續完善我的自我催眠法。”

惋惜的一歎,田昊並不打算修煉義字觀想法,那玩意太過霸道。

一旦修煉就會潛移默化的改變修煉者的意識習慣,讓人變成一位真正的義士,為了大義可以犧牲自身一切的那種。

他可不想未來變成那種樣子,所以義字觀想法對他而言隻能用來參考,萬萬修煉不得。

相比起來,關二哥的三招刀法對他現在益處更大,那個用武道意誌蘊養兵器的秘法也很有用。

“以後彆再這般冒險了!”

擦掉田昊再次流出的鼻血,甯中則一臉責備。

這次可把她們都嚇得不輕,之前田昊的樣子太嚇人了,狀態很慘,當真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這次的確大意了些,以後會注意的!”

嘿嘿一笑,田昊承認這次孟浪了,差點就被關二哥留下來的刀意斬滅精神意誌,成為植物人。

“風險雖大,但收穫也大。

那個刀道傳承走的是極致爆發的速度路數,與我的混元霹靂功十分契合,隻要稍作修改就能直接使用,可以作為一道殺手鐧

那種蘊養兵器的秘法也很有用,這把青龍偃月刀本身的材質隻是青銅,但在關二哥的刀意蘊養加持下,當初鳳兒持之都能將我的玄鐵寶甲輕易斬開一層。”

輕撫著那柄青龍偃月刀,田昊終於明白這玩意的材質了,其本身隻是最普通的青銅。

但在關二哥刀意的蘊養下,強度和鋒芒非凡,當初在青雲鎮,妹妹田鳳兒持之就斬開過自己的玄鐵魚鱗甲。

若非妹妹氣力不足,恐怕連內層的玄鐵鎖子甲都能斬開。

顯然武道意誌不僅能夠加持劍氣刀氣之類的能量,還能直接加持實體兵器。

“青銅的?好像真變了哎!”

嶽靈珊大感驚奇,湊近觀看那柄青龍偃月刀,

果然發現與先前有所不同。

以前她對這把武聖人的寶刀也挺好奇的,可當時刀身的材質根本看不出來。

雖然很像青銅,但卻隱隱有著一種瑩瑩的光澤,強度也要高出很多,認為是一種與青銅很相似的特殊異鐵。

可現在青龍刀上那種瑩瑩的光澤消失了,顯露出來的材質的確跟青銅一模一樣。

好奇之下,嶽靈珊拔出玄鋼長劍斬過。

“鏘!”

“噹啷!”

一聲脆響,青龍偃月刀那青綠色的刀身從中斷開,跌落在地。

看了看手中長劍,再看看那斷裂的青龍刀,嶽靈珊知道闖禍了,趕忙竄到母親身後。

“這可是國寶級的文物,很值錢的!”

田昊心痛了,這要放到後世,還不得賣出好幾十個小目標。

可如此國寶卻被那丫頭一劍斬斷,暴遣天物,暴遣天物啊!

“如此說來,內中的武聖刀意散了。”

到底是心疼閨女,甯中則將話題轉到青龍偃月刀上。

此刻的青龍偃月刀冇有了之前的神異,顯然內中的武聖刀意冇了。

“在得了內中傳承後,關二哥的刀意就散了,準確的說刀意本身就是傳承。

關家堡的先祖應該修煉出過刀意,並從中獲得了第一刀的武聖傳承。”

點點頭,田昊挺惋惜的。

好好地一把神兵利器,卻這樣廢了。

“師父,過後給關二哥立個像,畢竟得了人家的傳承,UU看書 uukanshu.com得供著點。”

田昊決定拜拜關二哥,以後出門乾壞事也能順利點。

“自當如此!”

麵帶笑意,嶽紫霞樂開了花。

要知道那可是儒家五大觀想法之一的傳承,更彆說還有武聖人本身的刀道傳承,以及一份蘊養神兵的秘法!

彆說是將關聖人供著了,就算用黃金做個金身都冇問題。

嗯…算了,現在正是用錢的時候,不能浪費,先做個鍍金的用著。

“皇帝那邊有訊息傳來嗎?”

詢問起南明皇帝的事情,田昊對此很重視,如果南明皇帝氣魄足夠的話,他們的計劃無疑會快上許多。

同時這也是對南明皇帝心胸氣魄的一次試探,不管成功與否,他們都能有所收穫。

當然,如果能成自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