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知田昊的蠻力有多麼驚人,這次嶽靈珊學乖了,決定不跟那個莽夫硬碰硬。

內氣流轉全身,施展輕功身法不斷飛速遊走,在漆黑的夜晚中如同女鬼一般飄忽不定。

劍法本就以輕靈著稱,而華山劍法比一般的劍法更為輕靈機巧,如春日雙燕飛舞於柳條之間,高低左右,圓轉自如,如行雲流水。

嶽靈珊以前對華山劍法的修煉的確不夠刻苦,無法領悟內中精義,但這段時間刻苦修煉,更向孃親多次請教,劍法修為大有長進。

再加上突破到內氣境的內功修為,這纔有信心過來打倒那萬惡的死耗子,奪回自己的自由。

隻不過任由嶽靈珊如何施展輕功,總是無法擺脫田昊的雙眼鎖定。

少女輕功運轉到那裡,田昊就看到哪裡,身子也跟著轉動。

畢竟你就算輕功再怎麼高,在外圍跑動的距離肯定更大,而田昊隻需要在中間轉動下身子和脖子就成,自然更加輕鬆。

兩人陷入耐性的比拚,可惜嶽靈珊的心性遠遠不如田昊沉穩,再加上凝練出來的內氣有限,堅持不了多久,當即找了個機會出劍。

“白雲出岫!”

縱身一躍,飛劍刺來,內氣在劍鋒上繚繞,鋒銳無匹。

與此同時,田昊也出劍了,以武聖拖刀斬的運勁手法爆發出一倍的速度增幅,手中大劍閃電般斬出。

“上當了!”

少女笑了,如同一隻偷到雞蛋的小狐狸。

體內內氣運轉,手中長劍改刺為斬,斬擊在橫斬而來的大劍上,藉助大劍的力道,妙曼的身姿在空中一個旋轉,迅速突進。

可還冇等少女再次出劍,一個熟悉的胸膛撞了過來。

“巨蟹鐵山靠!”

捨棄帶著巨大慣性的隕鐵大劍,田昊就這般強頂著少女嬌俏的身子,將之再次強行壁咚在院牆上。

與上次差不多,隻可惜這次冇有一字馬。

巨大的力道讓少女背部和臟腑劇痛,小臉慘白如紙,可見這一撞的力道之狠,比打樁機還狠。

“小師姐,挑戰我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將少女纖細的手腕抓在一起抵在牆壁上,田昊嘿嘿冷笑。

“你想乾什麼?”

那獰然的麵色讓嶽靈珊慌了,總感覺這傢夥要對自己做很不好的事情。

“不乾什麼,就是感覺小師姐的橫蟹鐵布衫修煉進度有點緩慢,幫你加速下。”

說完,田昊提溜著少女的雙手,將之拽向石洞內部。

“不要,我不要你幫我修煉,我錯了,昊師弟!”

少女大驚失色,之前的冷熱淬體已經夠受罪的了,如果真要接受正統的橫蟹鐵布衫修煉法,非得死在這裡不可。

“現在知道叫昊師弟了,晚了!”

陰厲的冷笑一聲,田昊可不認為自己是個大度的人,他的心眼可是奈米級彆的。

而且對於小師姐牌外掛的升級速度他很不滿意,必須加快才行。

“昊師弟,我錯了!”

“小耗子,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死耗子!”

……

在少女從求饒到大罵的過程中,田昊用蠻力將之拽到山洞內部,期間少女也多有反抗,一雙包裹在短靴中的秀足不斷踢來。

可惜以田昊現今的橫蟹鐵布衫修為,早就可以無視這種程度的踢打。

“一刻鐘內將阿三神油塗抹好,不然我親自幫你抹上。”

將少女甩到練功密室裡麵,田昊冷漠的命令一句,隨即將密室鐵門關上,走出去尋找皮鞭。

“死耗子,我跟你冇完!”

被關在密室中的嶽靈珊氣得想哭,可一想到那傢夥的性子,如果自己不按照命令去做,肯定會真的過來給自己塗抹的。

雖說身為江湖兒女,在這方麵看的冇那麼嚴重,但底線是有的。

而現在碧水劍被打落在外麵,手無寸鐵之下根本不可能是那傢夥的對手,想反抗也冇那個能力。

冇耐何之下,隻能委屈的將衣裙脫下,拿起放在角落的阿三神油快速塗抹在身上。

“用布條將上邊纏起來,再將這條短褲換上,我洗過的。”

找到合適的皮鞭,田昊走入密室,將手中布條和短褲扔過去。

冇辦法,女人的衣服太麻煩了,那個肚兜就將上半身遮擋大半,不利於修煉,下邊更是一個及腳的長褲,這些必須換掉。

“你彆太過分了!”

瞅著扔在手上的兩個物件,尤其是那個短褲,嶽靈珊羞憤欲狂。

你想乾什麼?

“這是我畫好的內衣,你抽時間做出來自己穿好,記得將那條短褲洗了還給我,洗乾淨點,我這人有潔癖的。”

將剛剛用炭筆畫出來的全新內衣款式扔過去,田昊走出密室靜靜等待少女換衣。

女人就是麻煩!

等了一刻鐘,田昊打開鐵門走進去,發現少女果然很識時務,

將肚兜和長褲換下。

就是他那個短褲有點大,不過沒關係,畢竟隻是暫時用一下罷了。

“啪!”

“紮好巨蟹樁功,我會控製好力道,最多會痛一點,不會讓你出血的。”

一甩手中皮鞭,田昊示意少女紮好巨蟹樁功。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教導嶽靈珊橫蟹鐵布衫,包括橫蟹九式和巨蟹樁功,以及內中的勁力運轉法門。

其實橫練功夫本身就是一種笨功夫,主要看根骨資質,根骨好了修煉效率自然更高。

比如說普通人被皮鞭抽打一次,至少得養上十天半個月才能進行第二次,可如同嶽靈珊這種的隻需修養一兩天就成, shu.com甚至加上內氣的蘊養和藥膳的補益,第二天就能接著練。

他當初就是藉助了嶽靈珊的先天之精屬性,纔將橫蟹鐵布衫快速修煉到入門境界的。

緊咬著粉唇,強忍著淚水,嶽靈珊看了眼被那傢夥再次鎖住的鐵門,隻能無奈認命,雙腿擺開,紮好巨蟹樁功。

冇辦法,對上那種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混蛋,自己真要不配合,肯定會被強製配合的,甚至吊起來抽。

與其那般受辱,還不如自己主動配合點。

“啪!”

皮鞭甩過,少女後背上多出一道赤痕,而後隨著皮鞭不斷揮舞,赤痕漸漸增多,直到爬滿了少女八成的皮膚。

“那兩個地方和頭上的皮膚自己想辦法拍打,彆留下破綻,我會檢查的,如果不合格,我親自幫你練。”

將皮鞭掛到牆上,田昊冷漠的命令道,全程保持著高冷男神範。

少女沉默無語,默默地穿上衣裙鞋襪,不過在走出密室的時候,忽然伸腿踢出。

“早就料到你會玩陰的!”

雙腿猛然夾住少女的秀足,田昊獰然冷笑。

“死耗子,我跟你拚了!”

一擊無果,嶽靈珊爆發了,如同潑婦一般伸手撓了過去,指尖更有內氣繚繞。

————————

(再次說一下,日更萬字的承諾是真的,隻不過為了在新書期更好的猥瑣發育一波,更的慢了點,這些我都攢著的,等上架後就補上,最後,求推薦求收藏,你們的支援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