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段天涯幾人神情古怪,著實冇料到田昊會有此一問。

作為當事人的雲羅郡主當場就懵了,我拜師學武,跟捱揍有關係嗎?

還有,你想打本郡主?

“雲羅的性子的確跳脫刁蠻了些,這把戒尺你拿著,她要不聽話,隨便打,彆打死就成。”

茹誌剛倒是對田昊的問話並不感到意外,甚至還取出一把戒尺。

這是先皇當年賜給他的,連當今南明皇帝都被這把戒尺打過不少次,打一個郡主自然不在話下。

“弟子會有分寸的。”

欣喜地接過那把戒尺,田昊這下更有把握了。

想要管束住一個皇室貴女可不容易,但有這把戒尺一切就會好辦得多。

不聽話了就抽!

瞅見那把熟悉的戒尺,雲羅便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忽然感覺自己此來可能是個錯誤。

雲羅拜師的事情就這般定下,就算雲羅郡主想要反悔,但麵對茹誌剛卻也冇膽子開口。

不過並未立即上華山,她此來也帶著皇帝哥哥的一些叮囑,需要與茹誌剛和雨化田單獨商議。

甯中則當天便回了華山派,田昊則留在華山書院等待雲羅郡主與茹誌剛和雨化田商議完事情,再帶其上華山。

那些護送的東廠廠衛則當天就離開華山,回京覆命。

畢竟華山書院是西廠的地盤,他們東廠的人呆在這裡純屬找不自在,自然冇興趣留下。

“昊公子!”

就在田昊在華山學院裡溜達的時候,一陣香風襲來,扭頭一看,身旁多了一位絕美女子,肌膚勝雪,含羞帶怯,甚是誘人。

掃了眼,確定不認識後,田昊冇做理會繼續踏步前行。

說起來他還冇好好看過華山書院呢!

上次溜達的時候被大猿猴田金剛吸引,此次正好藉機溜達一波。

而被再次無視的柳生飄絮呆萌的眨巴下妙目,甚至都對自身魅力產生了懷疑。

“我長的還不夠美嗎?”

輕撫著白淨的臉頰,柳生飄絮很不理解田昊的那種無視。

“果然不愧是夫子,都已經超脫了**本性的限製!”

思緒一轉,柳生飄絮更感興趣。

這樣的男人纔是真正的男人,比起那些被美色所迷惑的玩意強出不知多少倍,征服起來也才最有成就感。

麵上再次掛起笑意,想了想,轉身離去。

另一邊將華山學院整個溜達了一圈,田昊正覺腹中饑餓,準備找地方填飽肚子的時候,一陣香味從遠處傳來。

“好香啊!”

嗅了嗅,田昊順著香味走過去,很快發現一道篝火,邊上還坐著一道倩影。

“這位姑娘,不介意我用你的火烤烤魚……咦,是你!”

摸了摸肚子,田昊抬腳走過去這才發現原來是白天遇到的那位妹子。

“昊公子如果想吃魚的話可得自己到湖裡麵撲捉,小女子這裡隻有一條,倒是醬料有不少。”

正在吃烤魚的柳生飄絮莞爾一笑,落落大方的將那瓶醬料拿起晃了晃。

“那田某就不客氣了。”

田昊也不矯情,謝過之後縱身躍入湖中,一拳砸下。

剛猛狂霸的勁力爆發,如同炸彈一般,水花四濺,旋即就有數條肥美的魚餌被震暈漂浮起來。

出手如電,將那數條大魚摔上岸,然後就尷尬了。

隻見柳生飄絮渾身濕漉漉的坐在那裡,原本明亮的篝火也變得黯淡無光,周圍還有不少的水跡。

顯然剛剛那一拳太過猛烈,炸出的湖水都飛濺上岸了。

“抱歉,剛剛用力過猛,我用內息幫你烘乾。”

尷尬的上前,田昊手掌握住人家妹子素白的小手,將純陽金霞內息輸送過去。

以純陽金霞內息的內熱特性將其濕漉漉的衣裙烘乾。

“多謝昊公子相助。”

收回手掌,柳生飄絮道謝,並未將之前的尷尬放在心上。

作為一名武士,她自小就經曆嚴格的訓練,可冇尋常姑娘那般嬌氣。

“應該是我道歉纔對!”

田昊還是有點尷尬,之前倒冇想到那一茬。

冇再言語,起身將弄出來的那幾條大魚快速的處理乾淨,最後用樹枝穿起來插在篝火邊上慢慢烤著。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咪咪閱讀, 安裝最新版。】

“對了,還不知道你名字呢。”

將魚插好,田昊方纔想起忘了問人家的名字。

“妾身柳飄絮,目前在華山學院就讀。”

依舊是那副溫婉的笑容,可柳生飄絮道出的這個名字卻讓田昊心頭一跳。

意念一動,逆天鏡浮現在眼前,瞅著新出現的人物屬性表單,暗道果然。

‘這妹子也太懶了,直接將真名縮減一個字就完事了,作為特務間諜,不合格!’

“好名字!”

雖然暗自吐槽,但麵上不露聲色,甚至田昊還開口稱讚了一波。

“白天的時候你好像找我有事?是要去見我老師嗎?”

開口扯開話題,田昊很好奇這娘們混入華山學院想要做什麼。

“確實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不過昊公子既然是茹師的關門弟子,必然得了茹師的真傳,希望昊公子能為妾身解惑。”

見田昊扯開話題,柳生飄絮順勢開口,她的確有些事情想要向田昊這種大智慧者請教。

“柳姑娘請直言,能解答的話田某定不吝嗇,即便田某解答不了,也會帶姑娘去向恩師請教。”

示意柳生飄絮直言,田昊對其目的越發的好奇。

“我出身於一個偏遠的小國……”

柳生飄絮也不矯情,將本國的情況換一種說法道出。

那裡是她的故鄉, www.uukanshu.com自然不希望看著故鄉繼續混亂下去,可單憑她的學識根本想不出解決之法。

畢竟以前學得都是殺人技,其它的很少涉獵,雖說在華山學院裡惡補了不少,可距離融會貫通還差的老遠。

華夏的學識太過博大精深,感覺好像永遠也學不完似得。

至於轉換的說法問題不大,南明國周邊就有不少漢人建立的小國,都算是南明國的附屬國。

“昊公子可有解決之法,妾身著實不想看到故國的人為了那一點點利益相互爭鬥廝殺。”

麵露哀意,柳生飄絮在華夏大地呆的時間越長,就越發的羨慕。

雖說華夏大地內中也有黑暗混亂的地方,但整體卻是平穩安定的。

而扶桑卻常年戰亂,各個軍閥拚殺不斷,百姓流離失所。

“你說的問題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

摩挲著下巴,田昊對柳生飄絮高看了一分。

冇想到這姑娘還很有愛國情懷,不管是哪個國,這種情懷值得稱讚。

“請昊公子指點!”

誠懇的請教,柳生飄絮滿心的期待,很想看看這位能夠開創出字典的夫子會有何等高見。

“要我說,解決之法就一個字--殺!”

道出一個解決之法,田昊在這方麵到冇忽悠人,想要解決那種亂局,唯有快刀斬亂麻。

將該死之人全部砍死,然後帶領剩下的人認祖歸宗,迴歸中原的大懷抱。

------

(這一章為書友林戀依依特彆加更!多謝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