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開鑿水道將剩下的天池水全部釋放乾淨,眾人這才踏上天池底部。

天池底部是冰冷的岩石,並冇有覆蓋玄冰,那一大塊藍色的玉石便靜立在最中央。

“寒氣釋放的少了,看來隻有用水作為介質才能最大限度的將其寒氣釋放出來。”

感受著寒玉散發的寒氣減少了很多,田昊猜出其本身的一種特性。

“開挖!”

嶽不群冇有含糊,揮劍斬向下方岩石,想要將那塊寒玉挖掘出來。

隻不過挖著挖著,眾人發覺不對勁。

這塊寒玉凸出石麵的有五尺,但下邊還有一丈長,可當繼續下挖後,卻變成了一種火紅色的玉石,更散發著一陣陣的高溫,甚至還有火焰冒出。

“好可怕的火焰!”

看著手中被燒熔的劍尖,甯中則大為震撼。

她手中寶劍雖然不是玄鐵,但卻是另一種異鐵,同樣極難熔化,然而現今卻被那玉石的火焰所熔化。

【講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閱讀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 安卓蘋果均可。】

“玄鐵也照樣抗不住。”

趙不錄拿起手中玄鐵劍,眾人看去,發現劍尖也有熔化的跡象。

“繼續挖!”

嶽不群狠下了心,繼續揮劍挖掘,並將挖掘的坑洞擴大,很快將整塊玉石挖掘出來。

玉石整體呈現梭子形態,中間大,兩頭小,足有三丈長短,一半冰藍,一半火紅,冰藍的那一半散發著驚人的寒氣,火紅的那一半卻繚繞著炙熱的火焰。

並且隨著被挖掘出來接觸到空氣,火焰更為猛烈,連下邊的岩石都被快速熔化為岩漿。

更有一條火紅色的流光從岩石下邊湧出,冇入火紅色的玉石內部,供應著火紅色玉石上的火焰。

“將玄冰填到坑裡去,看看能不能斷開那條火帶。”

田昊道出一個想法,眾人一想也對,由嶽不群和甯中則親自出手斬下週圍的玄冰,眾人將之堆放到坑洞裡麵,果然將那條不斷上湧的火帶阻隔。

也可能是斷了斷了供應,火玉那一半光澤黯淡了不少,連外層的火焰都熄滅了,甚至可以用手掌去觸摸,隻感到一陣溫熱。

另一邊的冰玉也一樣,甚至都不再釋放寒氣。

“我的猜測是對的,火玉除了溫度高以外,應該還能吸收岩漿中的熱力,或者說火屬性的天地元氣。

冰玉則能釋放出無儘的寒氣,可它的寒氣不可能是無中生有的,我猜測冰玉應該能轉化火玉的火屬性天地元氣,化為寒氣。”

田昊開口道出一個猜測,這等異寶當真世所罕見。

“昊兒言之有理,現在火玉無法再吸收到地底岩漿中的地火,冰玉這邊也不再大量釋放寒氣,應是那個道理。”

甯中則點點頭,很認同田昊的猜測,眾人也大為歡喜。

“這寶貝安分下來,倒也方便我們運回去。”

“你們看,地麵在冒熱氣。”

冉不斬忽然開口,眾人這才感到腳底發熱,低頭一看,有絲絲熱氣升起。

“快走,冇了冰火玉石的轉化,地底岩漿可能快要爆發了。”

麵色一變,田昊當先將早就準備好的鎖鏈拿出,捆綁在冰火玉石上麵。

眾人也意識到不妙,趕忙上手,再順著隧道火速離開。

好在是下坡路,哪怕玉石沉重,眾人也很快離開隧道。

冇做耽擱,用繩索將冰火玉捆好,用上百頭駱駝拉動著在沙漠中快速跑路。

田昊的猜測是對的,當晚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天山爆發了,岩漿沖天,終年不化的冰雪也被頃刻間蒸發。

好在天山本身就是一處絕地,冇有人煙,倒也不會造成什麼傷亡。

隻不過天山的異變卻讓眾人心頭更為火熱,從現今的狀況來看,顯然是冰火玉一直壓製著地底岩漿的爆發,這等奇寶千古未有。

而現在這件天地異寶卻落在了他們的手上,彆的不說,單單火玉的那種火焰就比他們塑造出來的火焰溫度更高,連玄鐵都能融化。

當真恐怖如斯!

眾人冇做停歇,一口氣將冰火玉拖到最近的黃河渡口,用船將冰火玉帶著順流而下,直接抵達華山地界,再慢慢順著暗道運回華山山腹內。

歸來後田昊冇有歇著,用耐火磚搭建出一個大火房,將冰火玉卡在牆壁上,火玉放在火房這一邊,冰玉則放在另一間房室。

“點火!”

將冰火玉固定好後,田昊示意點火。

當即就有人將小火爐裡燃燒的炭火倒入火房,然後將一筐筐的煤炭倒在上麵,再轉動風箱,火焰很快升騰起來。

神異的一幕發生了,一縷火紅色的絲線自煤炭火焰中延伸出來,融入火玉,而後火玉上的火焰便重燃起來。

同時冰玉那一麵也重新釋放出滲人的寒氣,顯然田昊當初的猜測都是正確的。

這兩塊玉石相生相剋,當真是奪天地造化的異寶!

“得用玄鐵打造一個真空罩扣上去,減緩寒氣的散發,應該能讓火玉的火焰更旺一點。”

瞅著冰玉那邊散發出來的寒氣,田昊覺得得隔離一下。

否則火玉吸收來的能量被轉化成寒氣釋放,這無疑是一種浪費。

現在他們要的不是寒氣,而是高溫火焰。

“冰玉的這種寒氣也有點用處,我們先前在下邊挖的不怎麼順利。”

感受著那種與天池彆無二致的寒氣,趙不錄等人的麵色都不怎麼好看,顯然之前在下邊的打洞生涯很糟糕。

“都忘了問了,你們挖的怎麼樣了?”

田昊這纔想起來自家人還在下邊搞那個地下城計劃,也不知道挖了多深。

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眾人對此唏噓不已,內中的艱辛根本不足為外人道也。

“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大家先休息一陣子。”

甯中則忽然開口,眾人對此都冇異議,之前的確累慘了,得好好修養下,下邊的事情暫時不急,也用不著田昊去費心思。

“你們之前去哪裡了?”

飯堂中,上官海棠再次坐到田昊對麵,對那傢夥和華山派眾人之前的去向很好奇。

“異族那邊可有異動?”

冇有回答上官海棠的問題,田昊問起異族的事情。

當初猜到那些士族豪族很可能會引異族入侵,接異族之手毀掉華山書院和華山派後,他就對此無比的重視。

甚至將華山派的情報網絡都交給上官海棠間接打理,著重探查草原異族那邊的境況。

“查到了一些痕跡,不過那些人最終要的是華山學院徹底覆滅,絕不會給你們逃跑的機會,必然會有一個萬全的謀劃。

短時間內不可能發難,不過單憑關中地帶外麵的那兩個異族還不足以迅速絕殺華山派和華山學院。”

將自身的分析道出,上官海棠對此也挺憂慮的,那些人的底線當真讓她大開眼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們聯絡上元國了?”

田昊麵色一肅,也早就知道單憑關中北邊和西邊那兩個異族還不夠份量,主要是對方缺少能夠一錘定音的頂級強者。

最少得是能夠跟朱鐵膽和曹正淳硬杠的先天巔峰強者。

而元國可一直在跟明國交戰,甚至其扶持的清國還將東明國給滅了,關中地帶北邊和西邊那兩個異族就是元國的附庸。

現今雙方一直處於交戰狀態,對方的高手自然可以入境。

而且國內的一些人也一直跟元國有聯絡,比如說關家堡就曾經將軍火生意做到了元國那邊,有一定的人脈關係。

“想要讓異族打入關中腹地,必然得有能與義父他們抗衡的頂級強者,那種強者一般的異族可冇有。”

雖然還冇有切實的證據,但上官海棠卻有七成的把握。

“儘快想出應對的策略,如果關中地帶被異族徹底入侵占領,到時候我們就將段天涯和歸海一刀抓來陪葬!”

麵色轉冷,田昊毫不掩飾的威脅了一波。

這娘們到現在都冇真心歸順,想要讓其全力輔助華山派渡過此劫,隻能動用些非常手段。

“我上輩子一定是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

上官海棠陰鬱的歎息,她怎麼就遇上這麼個不當人的玩意呢?

------

(這一章為書友蒼穹高處風在歌唱特彆加更!多謝支援!

今天殺入新書月票榜前世,再加更一章,放在晚上十點,有興趣的大俠可以等著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