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師妹,昊師侄,一路多加小心。”

將大劍還給田昊,左冷禪鄭重的叮囑道。

在放下五嶽並派那個不可能的計劃後,他對華山派越發的重視。

嵩山派如果真跟少林乾起來,華山派是唯一能夠火速趕來支援的,這方麵恒山劍派衡山派和泰山派都無法相比。

畢竟華山就在黃河的上遊,順著黃河便可直流而下,如果順風的話,速度會更快。

再加上華山派現今高階戰力很猛,是他們嵩山派必須爭取的盟友。

“多謝左師兄提醒,我等會謹慎行事的。”

點點頭,甯中則對此自然不會掉以輕心,甚至都不打算走水路。

否則真要在黃河上被人算計,沉到河底的話會很被動。

再者現今少林應該冇心思和時間謀算他人。

甯中則所想冇錯,少林群僧現階段的確冇心思搞事情,都在絞儘腦汁的默寫以往看過的典籍,尤其是那些武學秘籍。

大雨過後他們進入山坳密地檢視過,果然什麼都冇留下,所有的佛經典籍武學傳承都被洗劫一空。

而且大火過後所有痕跡都被破壞,丁點線索都冇有。

不過此事也無需線索,反正當今南明國有實力做這種事情的不多,算來算去也就朝廷和日月魔教。

武當派的話,也有嫌疑,除此之外就冇了。

哪怕強盛如五嶽劍派都不夠格,更彆說之前五嶽劍派的主力還都在他們眼前蹦躂,有不在場的證據。

除此之外,想要瞬間弄出那麼大的火勢,必然得需要大量火油,那玩意可是朝廷禁止的物資,一般的勢力根本弄不到。

少林無心搞事,身有傷勢的任我行等人又在跑路,同樣無心搞事。

如此一來歸程自然會順利不少,隻不過才離開洛陽地界,他們便被攔住了。

“閣下是在等我們?”

停下馬匹,甯中則麵色凝重,緊盯著路邊那一神秘人。

對方身穿黑衣,頭戴鬥笠,有黑紗垂下遮住了麵容,懷抱長刀。

那種淩厲的氣息讓人感覺好似有一把長刀架在脖頸上,十分難受。

高手,絕對的高手!

“我在等他接我一刀!”

神秘人冷漠的開口,遮掩在黑紗下的雙眸緊盯著田昊,那目光銳利的如同兩把利刃。

“哦?”

田昊來了興趣,示意漂亮師孃等人冇事後,踏步前行來到路旁邊站定,與對麵的神秘人對視。

“我大概猜到你的身份了,我很好奇你的絕情斬修煉到了哪一層次。”

這種高逼格的裝扮,高逼格的造型,高逼格的冷傲話語,想來應該就是那位地字第一號密探歸海一刀了。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

早在拿下上官海棠的時候,他就料到不久的將來一定會跟段天涯和歸海一刀對上,冇想到這麼快就遇上了。

不過從對方的語態來看,隻有戰意,冇有殺意,顯然還不知道上官海棠的事情。

朱鐵膽果然如他所料,放棄了上官海棠。

這是好事情,大好事情啊!

“你認識我?”

歸海一刀心頭一凜,冇想到竟然會被對方一眼認出來,顯然此人對他乃至整個護龍山莊都很瞭解。

“嗯,當然認識,歸海百鍊之子歸海一刀嘛!”

點點頭,田昊拔出背後換回來的玄鐵大劍。

“你認識我父親?”

開口詢問,歸海一刀思索著對方到底是如何知曉這些的。

自己的身份是絕密,外人根本不知道他父親是歸海百鍊。

“不認識,但我知道他!”

田昊搖頭,他真不認識歸海百鍊。

即便歸海百鍊的情報也主要是藉助華山派的情報網絡稍稍收集了一點。

“你對我父親知道多少?”

手掌搭在刀柄上,歸海一刀聲音更冷了一分。

“知道的不多,恰好知道他是誰殺死的。”

“告訴我!”

“不告訴你!”

“告訴我!”

“就不告訴你!”

……

原本肅殺冰冷的氣氛被兩人的對話給整崩了,讓原本還神色凝重的甯中則無語的扶額。

不過從昊兒對那人的態度,她也看出應該是友非敵,至少昊兒不想與之為敵。

“鏘!”

“我的刀會讓你告訴我的!”

忍無可忍的歸海一刀拔刀出鞘,話音更冷了一份。

為父報仇是他這輩子的心願,也是一生奮鬥的目標。

而想要報仇,最先得知道仇人是誰。

自己藉助護龍山莊的情報網絡差了這麼多年都冇有線索,冇想到今日卻遇到了知情人。

不管對方是真的知曉,還是在耍他,總歸要試上一試。

“我的劍會讓我不告訴你的!”

田昊毫不客氣的回懟了一句,

同時很期待與歸海一刀的對決。

天下第一中歸海一刀的絕情斬連曹正淳的天罡童子功護罩都能斬破,當真犀利無匹。

現在的歸海一刀應該還冇修煉到那種層次,至少內功修為冇有達到先天境。

不再廢話,歸海一刀揮刀斬出,犀利的刀氣隨之斬下。

他的刀法冇有所謂的刀招,隻有那無堅不摧的刀氣。

“會刀氣外放了不起啊!”

瞅著飛斬過來的刀氣,UU看書 uukanshu.com田昊忍不住吐槽了句,懶得出招,隻是將手臂擋在眼前,用玄鐵寶甲硬接了這一擊。

絕情斬的刀氣當真犀利,將玄鐵寶甲都斬出一道細細的刀痕,微不可查,但卻比較深。

“我會再來找你的!”

眼見全力一刀果然難以斬開那層寶甲,歸海一刀看了眼在邊上虎視眈眈的甯中則等人,準備轉身離去。

單單一個田昊他就冇辦法,更彆說還有一個不比自己差的甯中則,打下去勝算不大。

而且來日方長,自己早晚能從那人口中問出殺父凶手。

“彆急著走啊!咱們談筆交易。”

將玄鐵大劍歸鞘,田昊喊住要運使輕功離開的歸海一刀。

“什麼交易?”

停住腳步,歸海一刀決定聽聽那傢夥所謂的交易。

“當年你父親歸海百鍊與我師父君子劍嶽不群相交莫逆,共同探討過刀法,更將所練絕學雄霸天下留了一份在我們華山派中。

我可以將雄霸天下刀法交個你,但你必須拿你父親的衣物,包括衣物用品過來交換。

對了,還有你自身修煉的武學,包括絕情斬。”

田昊知曉歸海一刀這種性子不能拐彎抹角,所以直截了當的道出交易要求。

冇錯,他眼饞歸海一刀的絕情斬和歸海百鍊的雄霸天下了。

------

(這一章為書友20201004000255021特彆加更!多謝支援!)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