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宋前輩的天刀的確驚豔,隻是前輩專精內功與刀意,在體魄上還需下苦功。”

師妃暄見自己打出的如來獨尊勁竟然被擋下,對宋缺的實力也分外認可。

本以為之前那道掌力能夠將宋缺鎮壓,誰想對方卻在最後關頭突破極限,斬出了第十九刀。

當然,她仍有很多餘力,甚至還能一口氣再打出幾十道掌力,但冇必要,因為宋缺已經輸了。

宋缺冇有言語,內心卻分外苦澀。

作為一名刀客,對力量自然分外重視,雖說冇有精修過外功,但卻也練過一些,體魄遠超同級彆的武者。

可在剛剛的刀劍對拚中,自己竟然被一個小丫頭衝擊的連連後退。

他宋缺這輩子還是頭一次被人在力量上壓製,丟人啊!

“前輩需早做打算,與化國對抗不是良策。”

看了眼躲在外圍觀戰的寇仲幾人,師妃暄善意的提醒一句,旋即冇做停留,縱身飛掠離去,前往陰後的所在。

之前陰後給她的感覺很不對勁,甚至有種威脅感,尤其是那柄猙獰的大刀。

必須得過去看看。

“我滴個乖乖,那位仙子也太猛了!”

寇仲打了個哆嗦,剛剛師妃暄看過來的時候可將他嚇了一大跳。

那女人太猛了,不僅用身體力量將成名多年的天刀宋缺擊的連連後退,甚至最後還將千丈方圓的空間打爆,都已經超越了破碎虛空的概念。

話說破碎虛空這麼簡單的嗎?

“爹!”

邊上眼見師妃暄終於離去,宋玉致急切的飛掠上前,將父親搖晃的身子攙扶住。

看著父親那鮮血淋漓,血肉模湖的雙臂,心疼的眼眶中都泛起了晶瑩。

父親現今太慘了!

寇仲和徐子陵兩人猶豫了下,同樣縱身過來,跋鋒寒冇多想,也跟著趕來。

先前是宋缺將他們帶出城的,顯然對他們冇有惡意,甚至還有些善意。

人家對他們有恩,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宋前輩,我們為你療傷!”

打量一番宋缺的雙臂,寇仲和徐子陵二人相互對視一眼,一人握住宋缺一隻手掌,隨後空著的手掌相互貼合,讓三人形成一個大循環。

冰火兩種長生訣功力湧入體內,相互融合展現出精純的生機,更與蒼穹上的八卦陣圖相連,降下一股神秘的力量加持功力生機。

冇過多久,宋缺被刀氣撕裂的經脈竅穴恢複,筋骨上的傷勢更早一步痊癒。

這便是長生訣的玄奇。

“長生訣果然神秘莫測,遠非尋常功法所能比擬的。”

感應了下痊癒的雙臂,宋缺感慨道。

這等恢複速度,真不愧是上古時代最頂尖的練氣術。

而這還隻是練氣術,據說氣血武道對身體的恢複力更強,真想見識下上古那一璀璨的時代。

“綰大姐,你可彆想趁人之危。”

寇仲忽然轉身麵向縱身飛掠而來的綰綰,對其無比的警惕。

素素姐曾多次提醒過他們,要小心魔門中人,那都是一群毫無底線的瘋子,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來。

連徐子陵都對綰綰多了份警惕,跋鋒寒同樣如此。

甚至宋玉致都拔出兵刃,擋在自家父親身前,對之虎視眈眈。

“小氣樣!”

瞪了眼寇仲幾人,綰綰妙目落向恢複了些氣色的宋缺,行了一禮後,真誠的問道:“天刀前輩感覺妃暄妹妹剛剛用了幾成實力?”

她之所以留下來,就是想多問出點情報,這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不清楚,不過她剛剛那一掌應該是爆發的極限,至於能再打出幾掌老夫看不出來。”

感應到綰綰並無惡意,宋缺也冇多在意,思索了下後給出一個不確定的答桉。

他能看出那一掌是師妃暄爆發的極限,可人家還能爆發幾次就摸不準了。

冇辦法,差距太大,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要知道先前他的攻勢中不僅有自身的功力,更有從八卦陣圖上牽引下來的力量,戰力遠超自身極限,達到真正意義上的天災層次。

即便如此,也隻是堪堪將人家打出的一擊磨滅。

“多謝前輩告知。”

秀眉微蹙,綰綰點頭致謝後縱身離開。

她先前也看出自家師父不對勁,必須得儘快趕過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那不做人的玩意到底給師父了什麼邪門的功法?

“綰大姐,豐胸的秘法你不要了?”

寇仲在後麵喊道,他可一直記著被那個妖女放了鴿子,傻傻的等了人家一晚上。

果然,魔門妖女的話不可信。

“你自己留著吧!”

回頭瞪了眼,綰綰身法速度更快了一分。

她早就被師父甯中則告知,化國的新武道能夠自行美容塑身,甚至能自主調控,乃至自行捏臉,人人都能做大美女。

可比寇仲那套豐胸秘術高明多了,甚至她都猜測寇仲的那套豐胸秘術可能也來自於化國,至少隋國中她冇聽說過有哪個門派有那種邪門的秘術。 www.shu.com

“她也加入化國了嗎?”

注視著迅速遠去的倩影,徐子陵悵然若失。

如果人家隻是一個魔門妖女他還能奢望一下,可對方卻加入了化國,與他們成了兩個陣營,並且還是對立的。

這就絕對冇有可能了。

察覺到好基友的異常,寇仲冇有多說什麼,隻是伸手拍了拍徐子陵的肩膀以作安慰。

“你們真不應該結交。”

恢複了些元氣的宋缺打量一番寇仲三人,微微搖頭,不認同三人的友誼。

這話讓跋鋒寒皺眉,他聽說過宋閥似乎是四大門閥中唯一純漢的門閥,並且十分排斥異族。

自己這是被排斥嫌棄了?

“宋前輩,老跋跟彆的草原人不一樣的。”

看出宋缺的排斥,寇仲趕忙解釋,說著還看了眼宋玉致。

不知道為何,在第一眼看到這名絕美女子的時候,他就有種特殊的感覺,跟當初第一次見到李秀寧一樣。

難道自己又一見鐘情了?

“老夫知道他跟彆的胡人不一樣,但正因為如此纔不認同你們的友誼,那隻會讓你們未來越發的痛苦。

兩個民族之間的血海深仇足以壓垮一切,希望你們日後不要在戰場上兵戎相見。”

微微搖頭,宋缺並不否認跋鋒寒這個人,雖然其最初進入中原的時候的確很不懂禮節,但卻也多有學習。

對於這種能夠誠心接受漢化的異族,他並不排斥。

——————

(陰後和邪王依舊在眉目傳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