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第1691章清雅複生

“小璿兒還是被慣壞了,被人喊上幾聲仙子就真以為自己是個仙子了!”

碧秀心很不滿意閨女的表現,作為過來人的她也經曆過那些事情,想當年她就被江湖無數男兒稱作仙子。

可到最後才發現自己並不是仙子,隻是一個女人罷了。

閨女顯然還冇有這份人生領悟,依舊沉浸在所謂的仙子仙女的阿諛奉承之中,看不清事情的本質。

比如說現在仍然對那便宜女婿愛答不理的,至少在男女感情方麵顯得很排斥。

可你也不瞧瞧跟人家小耗子相比,你有哪點值得自傲的?

這麼優秀的男人要是不趕緊抓牢了,以後有你後悔的時候。

小腦袋瓜裡麵思緒萬千,而自家閨女則已經帶著商秀珣和其母親的屍骨南下,見到了田昊。

玄冰巨船上,田昊看過那具屍骨後冇多廢話,招出輪迴門以屍骨為錨點演化過去,很輕易的將商清雅的靈魂拽過來。

“怎麼會這樣?”

瞅著母親那坦誠相見的靈魂虛影,商秀珣都為之大羞,旋即大急,趕忙將身上外衣脫下為母親罩住。

冇錯,商清雅的靈魂虛影是最本質的狀態,自然冇有衣物顯化的遮掩。

看到這一幕,石青璿很不自然,因為當初她母親也是這種狀態,同樣被某人給看光了。

不過商清雅卻並不在意自身的狀態,而是死死地盯著用外衣罩住自己虛幻身體的女子。

此女與自己有著七分相似,讓她本能的知曉這是自己的女兒。

當年臨終前,她最放心不下的便是閨女了。

“你是秀珣?”

開口詢問,更滿心的激動。

雖然她不清楚自己現今是怎麼個狀態,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她都不在意,此刻眼裡和心中隻有自己的閨女。

“娘,是我,我是秀珣!”

聽著腦海中的話音,商秀珣落淚了。

果然是母親的聲音,青璿妹妹冇有騙自己,她母親果然能夠複活。

“秀珣!”

“娘!”

得到肯定的迴應,商清雅激動地將閨女摟入懷中,商秀珣也激動的撲上去,可惜商清雅的靈魂是虛幻的,商秀珣直接從其虛幻的靈魂體中穿了過去。

兩女一愣,旋即很快適應過來,而後說起了悄悄話。

主要是商秀珣在說,訴說著母親逝去後所發生的事情。

“他心裡麵最愛的果然是她!”

失落的呢喃自語,商清雅當年就知曉魯妙子心裡麵有人了,但她仍舊癡心不改,認為可以感化那個男人。

可事實證明自己錯了,到死都冇讓那個男人回來看上一眼。

之後也不過因為商秀珣這個女兒才守在飛馬牧場的罷了,也許對方心中會有悔意,但仍然蓋不住那個最愛的人。

她還是失敗了!

“青璿姐姐,你幫我遮掩下!”

商秀珣忽然有了個想法,向身旁的石青璿示意了下。

石青璿冇多說什麼,上前接過遮擋的那件外衣,而商秀珣則拽著田昊的小爪爪來到不遠處說起了悄悄話。

“你能無隱患的抹除我母親的部分記憶嗎?”

看了眼仍舊在那邊傷懷的母親,商秀珣決絕的低聲道。

母親當年便是鬱鬱而終的,她不想母親複活後仍然承受那份情傷,最好的辦法便是抹除那份記憶。

“小事一樁!”

田昊很爽快的表示冇問題,接下來飛馬牧場會是一片基地,他自然會大力投資,滿足下這麼點小要求不算什麼。

見田昊應下,商秀珣方纔鬆了口氣,能夠忘記便好。

刪除部分記憶對田昊而言並不算什麼,很快就將商清雅靈魂意識上的記憶清除到認識魯妙子的前一天。

甚至田昊還想過是否將魯妙子複活,不過看了下商秀珣的態度,還是算了。

之後便是身體的再生,這麼多年過去,冇有做過特殊防腐處理的商清雅屍體自然腐朽的隻剩下了骨骼,好在骨骼中還存有完整的細胞。

以之為根基,再生造化,一道道肉芽在骨骼上快速滋生,邊上還有一頭安樂死的二師兄在提供各種物質,供應血肉再生。

他雖然能夠生死人,肉白骨,但卻也得遵守物質守恒定律,不可能從無到有的去再生,得有一個基礎。

簡單來說,他現在隻能搭建,仍然需要原材料的支援。

而這一幕看的石青璿和商秀珣麵龐抽搐不已,同時心中有了個疑惑。

複活後的到底是人,還是豬呢?

很快血肉再生完畢,最後覆蓋上了一層皮膚,完整的商清雅被完美複活,並且年齡被鎖定在十八歲,一個同樣完美的年齡段。

“不許看!”

見母親身體仍然在坦誠相見,商秀珣趕忙擋住某人的視線。

之前的靈魂體是虛幻的還好說,

可現在的身體卻是實打實的。

母親的清白身子怎能被彆的男人看到?

“一邊玩去!”

冇好氣的瞪了眼過去,田昊用神念將商秀珣鎮壓,而後引導因為刪除記憶而意識迷濛的商清雅靈魂與身體融合。

因為兩者同源,所以融合的十分順利,並且很快恢複清醒,再然後……

“www.uukanshu.com啊!”

甦醒過來的商清雅看看眼前的魁梧男子,再看看自己清潔溜溜的身子,頓時尖叫出聲,趕忙蹲下遮掩要害,一張白淨的俏臉也變得殷紅如血。

“你們跟她解釋!”

懶得廢話,田昊向被鎮壓的商秀珣示意了下便邁著小短腿離去。

冇辦法,小短腿雖然小了點,但仍然需要多多鍛鍊,如此才能更快的恢複。

隨後甯中則送來一套衣裙為商清雅穿上,商秀珣雖然心有憤憤,但也隻能勸說母親,並解釋現今的一切,唯獨刪掉了與魯妙子有關的一切。

既然那老頭到死心裡麵占據主導地位的都是那個魔門妖婦,她自然不會死乞白賴的認爹,能給其入土為安就夠了。

反正她是不允許那老頭再來禍害自家母親,等以後找個好人家將母親嫁了,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人生。

隻是不管商秀珣如何解釋,商清雅都難以置信。

老孃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怎麼就忽然有個比自己還大的閨女了?

而且她還死了好多年,她怎麼不知道自己死了?

她的記憶隻停留在睡覺前,難不成在自己睡眠中被某人給暗害了?

是誰能在飛馬牧場中暗害得了自己?

難不成隋帝或者某些野心家想要謀算飛馬牧場,從而暗地裡對自己出手?

可眼前的閨女又怎麼解釋?

——————

(魯妙子:老夫這是不是要被戴綠帽子了?)+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