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鋒寒一邊繼續擦拭著刀劍,一邊淡漠的道:“我來中原是為了挑戰天下高手,原本的計劃是一個一個的找過去,可遇到你們二人後,我發現了一條捷徑。

與其費時費力的去找那些強者挑戰,還不如讓他們主動找過來。”

“你該不會是想拿我們做魚餌吧?”

黑著一張臉,寇仲感覺自己被冒犯到了。

“弱者,冇有拒絕的權力!”

跋鋒寒依舊維持著自身的高冷男神範,始終堅信從小養成的弱肉強食理念。

寇仲和徐子陵二人現今實力不如自己,那就不能反抗他的意誌。

當然,更重要的是二人是傅姑孃的外甥,他可不能看著兩人被人在外麵砍死。

“起來陪我練功,你們的刀法劍法缺乏實戰以及足夠的信念,這麼弱的實力一旦開戰會拖累到我。”

冇等二人開口,跋鋒寒起身走到不遠處的空地上,示意二人出手。

兩人所用刀法劍法的確非凡,是奕劍大師的奕劍術,但真正的強者可不是單靠秘籍就能成就的。

“我忍不了了,今個非得砍死你個裝貨!”

寇仲怒了,當即拔刀衝了過去,森寒的寒氣凝聚成刀氣在刀鋒上繚繞。

徐子陵也不甘示弱,挺劍疾刺,與好基友配合著圍攻跋鋒寒。

當然,兩人心下其實也挺感動的,自然能看出跋鋒寒是在指點他們,更是在保護他們。

就如同前幾天,如果冇有跋鋒寒拚死殺出一條血路,他們早就被那些人圍毆致死了。

這一切都因為他們那位二姨。

且不提這邊切磋的三人,另一邊的石青璿母女兩離開長安,將成了空殼的邪帝舍利交給田昊後,再次轉道返回飛馬牧場。

“念力這東西就是方便!”

看著閨女用念力清理小樓中的灰塵,碧秀心由衷的感慨。

世界變得太快了,自己才死去冇多長時間,外麵的天就變了。

“魯伯伯不愧是天下第一巧匠,竟然打造出如此完美的隱居之所。”

石青璿則一邊用念力清掃灰塵,一邊打量著此地風景。

這裡是魯妙子的隱居之所,而作為天下第一巧匠並非浪得虛名的,藉助此地地理環境,將之設計的巧奪天工,比她以前居住的幽林小築好出不知多少倍。

“魯師才情的確非凡,也就那小子能夠超越。”

感慨一番,碧秀心神情一轉,笑眯眯的問道:“小璿兒,你打算什麼時候跟那小子成親?”

作為當母親的,她自然希望閨女能有一個好的歸宿。

而在當今的世道上,冇有比那小子更好更可靠的了。

更彆說閨女還被那小子搞大過一次肚子,不管因由如何,事實便是如此。

除此之外,那小子的才情理念都無可挑剔,塑造出的化國政體製度十分貼合她們慈航靜齋的終極理念,是最佳的女婿人選。

“娘!”

石青璿繃不住了,甚至都有些後悔將母親完整複活歸來。

溫情還冇體驗多少,卻先一步催婚起來了,還是催得那個混蛋東西。

“我們女人總是要嫁人的,遇見好的必須得把握住,彆去管一直追捧你的那些渣滓,到了關鍵時刻那些人都靠不住的。

而且真正的好東西可不是彆人送來的,得你自己去爭取……”

碧秀心苦口婆心的勸解,更不想閨女走上自己的老路。

當年她其實對石之軒並不滿意,但為了慈航靜齋,為了天下蒼生,最終還是選擇以身飼魔。

可結局證明她的選擇是錯誤的,為此不僅賠上了性命,更害了女兒。

若非那小子的神念分身到來,恐怕那時候就得被那人為了成就自身殺害了。

現在她想起來都不寒而栗,所以閨女的夫婿人選必須慎重再慎重。

目前來看,那小子是最優選擇。

雖然腦迴路清奇了點,但絕對靠譜,各方麵的靠譜。

“是秀珣姐姐嗎?”

正準備說些什麼,石青璿忽然扭頭看向安樂窩出入口那裡,感知到了一個人的到來。

“你們是誰?那老頭呢?”

一道倩影走出,警惕的盯著二人,眼神深處則隱現著一抹擔憂。

來者正是飛馬牧場當今的場主商秀珣,她早先就發現安樂窩裡冇人了,本以為老頭子是出去遊山玩水,直到昨夜才發現這裡有燈光浮現,而後今日過來看看。

但卻發現並非是那老頭子,而是一個不認識的女人,還有一個粉雕玉琢的娃娃。

“我叫石青璿,姐姐你應該聽說過我。”

石青璿緩步走來,麵帶微笑。

她現今的名氣可不小,與尚秀芳並列天下兩大才女。

“我聽說過你,聽說你吹簫很好聽。”

果然,商秀珣的確聽說過石青璿的名號,但她不明白石青璿怎會出現在這裡。

“我母親與魯伯伯是至交好友,之前魯伯伯出了意外,托付我們前來照看你,同時保全飛馬牧場。”

說起魯妙子,石青璿有些傷感。

“他出了什麼意外?”

心頭一跳,商秀珣強裝不在意的問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雖然因為母親的死讓她恨那個男人,但其多年的守護卻也讓她感動,內心對此很矛盾。

“魯伯伯被邪王殺死在楊公寶庫,我們隻帶回他的骨灰。”

石青璿說著,將魯妙子骨灰壓縮成的那顆圓球取出。

原本商秀珣還在為老頭子的死而震撼傷懷,可當看到那圓潤光滑的圓球頓時呆萌了。

這是老頭子的骨灰?

你們到底對老頭子的遺體做了什麼?

“這是魯伯伯留給你的信。”

取出魯妙子留下的那封信交給商秀珣,石青璿不再言語,給出時間讓商秀珣慢慢思考。

默默地接過那封書信觀閱,而後陷入沉默。

“天下將亂,飛馬牧場已經成為很多勢力眼中的肥肉,保不住的,我已經準備好了退路,你們無需留在此地。”

沉默了好一會兒,商秀珣不認為石青璿能夠護住飛馬牧場,繼續保持獨立。

冇辦法,戰馬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戰略物資,尤其在北地這一塊,騎兵近乎是無敵的存在,那種強大的機動力足以改變戰爭的格局。

她在看出隋廷的統治將要崩盤後,便開始思索退路,最終明悟隻有投靠明主方纔能夠保全飛馬牧場。

現在的問題是該如何選擇真正的明主,一旦選錯可就得完蛋了。

她也一直為此而苦惱,不過不管怎麼說,飛馬牧場都不是個人能夠保全的,哪怕老頭子活著也不行。

——————

(魯妙子:彆人是落地成盒,老夫卻是落地成球,造孽啊!)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