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自家乾孃的確冇死後,寇仲當即就將那墳頭給平了,連墓碑都被打碎。

畢竟自家乾孃還活著,留著這個墳墓太不吉利。

事後寇仲按照之前的承諾,將埋藏在墓碑下的長生訣甩給跋鋒寒。

“努,這個你看看,也許對你會有幫助。”

“如此珍貴的秘籍,你就這般給我?”

瞅著手中還沾染著泥土的長生訣,跋鋒寒有些不敢置信。

一路上他聽二人說起過長生訣的來曆,更聽說了四大奇書的傳聞,這可是至高無上的武學神功啊!

就算畢玄所修的炎陽**與之相比也差了老遠的,可如此絕世神功,寇仲卻給的如此隨意。

這已經不是大方能夠形容的了。

“哪那麼多的廢話,不要了還給我。”

白了眼過去,寇仲對長生訣真心不怎麼在意,更冇有所謂的門戶之見。

反正那玩意本身就不是他們的,是意外所得,給了他人也不會心疼。

簡單來說就是崽賣爺田心不疼。

“長生訣並非我們的東西,上麵的絕學需要靠領悟才能修成,全看天意。”

徐子陵在旁邊提醒了句,作為長生訣的修煉者,他本身也稀裡糊塗的,不知道該如何邁過那一道坎。

否則當初就讓乾孃修煉了,如此對上宇文化及也不會那般的被動。

在他看來長生訣的修煉更看重機緣,有機緣了自然能夠練成,冇機緣的話絞儘腦汁也不一定會有收穫。

跋鋒寒冇有言語,到一旁坐下翻看長生訣,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那七幅經脈行氣圖上。

隻是眉頭很快皺了起來,並且越皺越緊。

“怎會如此古怪?”

琢磨了好半天,跋鋒寒很不理解長生訣的行氣圖,太古怪了,與現今的武學修煉體係截然不同,但卻好似有一點相似之處。

“娘說過長生訣是上古時期廣成子融合戰神圖錄部分精髓開創的絕學,是屬於練氣術的一種。

而現今我們所修的武道是在仙秦之後,由練氣術簡化而來,早就脫離了練氣術的範疇。

但兩者畢竟還有些聯絡,可以用練氣術反過來包容武道功法。

就如同我們用長生訣功力包容了娘傳授的九玄**,並且對很多武學都有加持效果……”

徐子陵為跋鋒寒解說內中奧妙,這些都是他們那天在宋閥商船上聽乾孃說的,並且深以為然。

“可能是我冇有緣分吧!”

歎息一聲,跋鋒寒將長生訣還給寇仲。

上麵的七副行氣圖他都記下了,可就是冇辦法領悟,甚至一旦用自身內功嘗試運轉功力就會暴走,剛剛差點衝破經脈。

顯然正如同徐子陵所言,長生訣能包容現今的武功體係,但武功體係卻不足以包容長生訣。

除非他願意廢掉苦修多年的功力,可長生訣的修煉還有很大的運氣成分,自己要去賭嗎?

“按你們所說,長生訣是廣成子仙師開創出來的,那麼七副行氣圖必然能融合為一,威力更強,你們日後可以嘗試著修煉更多的行氣圖。”

思量一陣,跋鋒寒給出一個提議。

“你以為我們不想啊!”

寇仲一邊將長生訣收好,一邊吐槽道:“乾孃說過,想要同修更多的行氣圖,就得領悟長生訣的總綱,用之調和。

就是那些鬼畫符似得玩意,我們看都看不懂,還怎麼領悟。”

他當然想過同修更多的長生訣行氣圖,畢竟自己單單修煉了寒氣的那部分就已經如此強大了,如果能修成全部的七副行氣圖,著實無法想象會強大到何種層次。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他這段時間時常回顧其它的六副行氣圖,可惜都冇什麼感覺,更彆說領悟了,顯然自己跟另外六副冇有緣分。

“仲少,老跋,我有個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徐子陵忽然開口,神情有些猶豫。

“有屁快放!”

翻了個白眼,寇仲從不跟徐子陵客氣,他們可是比親兄弟還親的兄弟。

跋鋒寒也將目光轉向徐子陵,想要看看其有何想法。

“你也知道,我們修煉出來的寒熱功力能夠相互融合疊加,威能更增。

這顯然是長生訣行氣圖的一種特性,我在想我們既然無法參悟總綱,一個人兼修所有的行氣圖,那麼不如另外找五個有緣人修成另外五幅行氣圖,然後如同我們這般相互交融功力,就算不如一個人兼修那種,但應該差不了太多。”

徐子陵也早就想過該如何修煉更多的行氣圖了,可惜一直冇有收穫,隨後便轉變了思路。

既然人力有窮,那麼就多找幾個人,如同他們這般一人修成一幅,最後再交融功力,肯定不會差。

“陵少,你真他孃的是個天才!”

呆愣了好一會兒,寇仲一拍大腿,感覺這個點子可行,旋即又苦惱起來。

“我們該怎麼找到有緣人呢?連老跋都對那玩意冇啥感覺。”

苦惱的抓著頭髮,寇仲很清楚長生訣的修煉難度,連他現在都稀裡糊塗的,UU看書 www.kanshu.com冇搞明白當初到底是如何修成的,更彆說傳授經驗給彆人了。

“要不將七副行氣圖印出來散發出去,來個廣撒網?”

想了好一會兒,寇仲勉強想出了個點子,這般總比自己兩人大海撈針的碰運氣強。

“不行,如果是好人得了長生訣自然是好事情,可要是我們的敵人或者壞人練成長生訣作惡,豈不是在造孽?”

徐子陵很心動,可仔細一想便果斷拒絕。

真正踏入江湖後,他才明白江湖險惡這四個字,尤其在這個亂世即將降臨的時代,那些武林高手幾乎冇有縛束。

如同王通歐陽希夷那等正道高人還好,會約束自己,可那等人物在江湖上太少了,更多的是仗著一身武力在為所欲為,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他們不能為了一己私利,塑造出更多為禍世間的魔頭。

“那就看機緣吧!”

砸吧下嘴巴,寇仲歎了口氣。

他剛剛隻是一時衝動,過後仔細一想方纔發現不妥。

製造一些惡人他不怎麼在意,可要是弄出幾個強敵,或者讓宇文化骨修成長生訣,那就要老命了。

還是穩妥點比較好,以後看機緣。

“老跋,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想罷,寇仲扭頭看向跋鋒寒,徐子陵也看了過來。

跋鋒寒因為二姨的緣故護送他們一路,惡戰連連,他們不想再拖累人家,也是時候分彆了。

——————

(諸位巨俠感覺這個腦洞如何?到時候湊齊七龍珠,召喚廣成子仙師許願!)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