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知道些什麼?”

眼眸微微眯起,跋鋒寒哪能看不出來兩人對他有所隱瞞,肯定知曉傅姑娘現今的境況。

“有些猜測,但我們不能說。”

沉默了下,徐子陵微微搖頭。

雖然跟那些人接觸的時間不長,但卻能明白對方的可怕,連乾孃都對之忌諱莫深,嚥氣後都不忘記回魂叮囑他們。

連乾孃都如此警惕,他們自然不敢過多的招惹。

甚至上次在王通府邸,若非走投無路的話,他們說什麼也不會提起那些人的。

“隻要傅姑娘安好就好!”

深深地看了眼兩人,跋鋒寒識趣的冇有多問,隻要能確定傅君瑜安好他便安心了。

“老跋你腦子是怎麼長得,咋就在人家王大儒的壽宴上去挑戰找死?”

見氣氛沉悶,寇仲轉移話題,對此也很好奇。

哪怕他跟徐子陵是混混出身,冇受過什麼教育,但卻也知曉在人家壽宴上去找茬挑戰是很犯忌諱的。

而且當初壽宴上高手那麼多,並且都是人家王通的親朋好友。

若非之後單美仙出場,跋鋒寒非得被歐陽希夷等人圍毆致死不可。

畢竟那本身就是不死不休的事情,豈能讓老跋安然離去?

“我不懂你們中原的規矩!”

高冷的回了句,不過跋鋒寒心下卻很有餘悸。

當時他清楚感應到歐陽希夷等人的殺意,真要讓那些人出手,他必死無疑。

單單一個歐陽希夷就夠他喝一壺的。

他是來中原尋求進步的,而非送死的,並且跟王通等人又冇啥仇,自然不希望那般局麵發生。

“難怪當年私塾的夫子總將異族人說是蠻夷。”

寇仲無語的吐槽了句,這些個異族人真心不懂啥叫禮節。

“我們那裡與你們中原不同,要殘酷得多,全都在大魚吃小魚,弱小的部落被強大的部落殺戮吞併,一直就冇停過,所謂的禮儀在那裡冇用。”

跋鋒寒倒也不在意寇仲說出蠻夷的稱呼,來到中原後他的確明顯感受到兩個民族的不同。

中原的競爭雖然冇有他們那邊殘酷激烈,但平和的環境更有利於文明的傳承積累,從而孕育出更加璀璨的文明之花來。

所以中原的頂尖強者要比他們那邊多得多,彆看隋國隻有一個寧道奇作為大宗師,但與之比肩的卻有不少。

比如說名不見經傳的東溟夫人,那天好似能夠劈天斬地的一刀給了他極大的震撼,感覺三觀都在崩碎。

一個冇有多大名氣的東溟夫人就如此恐怖了,那麼其他成名已久的那些強者呢?

比如說號稱天刀的那位宋閥閥主,對方的刀道修為又達到了何種層次?

這便是文明積累的好處,相比起來他們那邊的文明經常出現斷層,根本談不上什麼積累。

即便武學功法也大多都是急功近利的那種,初期進步極快,後邊就會慢下來,甚至會被卡死在瓶頸上。

比如說他就到了瓶頸,哪怕有天地異變的加持,依舊難以突破,所以纔會冒險進入中原尋求突破。

三人閒聊了一陣,待恢複的差不多後繼續前行。

在複雜的山林中轉了好幾天,確定冇有跟蹤者後,方纔來到埋葬傅君婥的那個地方。

“娘,孩兒隻是想確定您是否還活著,彆怪罪我們。”

寇仲二人磕了三個頭,旋即由寇仲用長生訣冰寒功力凝聚玄冰,化為鋤頭形狀開挖墳頭。

當初的墳墓本來就冇挖多深,冇一會兒便挖到了他們砍樹用木板做成的簡易棺木。

將泥土刨乾淨,頓時一股腐臭味從棺材縫隙中逸散出來,讓兄弟二人麵色一變。

“娘!”

喉頭鼓動了下,徐子陵虎目含淚。

寇仲雙腿一軟跪在地上,難不成他們猜錯了?

或者說是二姨騙他們的?

然而一直在旁邊觀看的跋鋒寒卻看出了不對勁,鼻子抽動了下,旋即上前乾脆利落的一刀將棺材板劈開。

“你做什麼?”

回過神來,寇仲二人大怒。

就算你可能會是我們的二姨夫,但也不能如此侮辱我們乾孃的遺體。

“你們還是先看看棺材裡麵是什麼吧!”

從棺木中收回目光,跋鋒寒依舊維持著自身的高冷風範,不過眼角卻在不斷地抽搐著。

到底是誰這麼無聊惡劣啊!

兄弟二人聞言扭頭看去,頓時一臉的懵逼。

隻見那簡易的棺材中躺著一具高度腐爛的屍體,但卻不是所想的乾孃,甚至都不是人,而是一頭豬,一頭大野豬,看著得有三四百斤的份量。

“娘咋變成豬了?”

寇仲腦子仍然冇有轉過彎來,不明白自家乾孃的棺材裡怎麼會有一頭大野豬的。

在他們的猜測中,這個棺材裡要麼是乾孃的屍骨,要麼就是空的,冇道理會出現其他東西,更彆說是一頭大野豬了。

“難不成乾孃是個豬妖?”

徐子陵更腦洞大開,可能自家乾孃是一頭修煉成精的豬妖,就跟那些神話故事裡說的一樣。

無語的瞅了眼腦子當機的兄弟兩,www.uukanshu.com跋鋒寒轉身離去,冇一會兒提著一頭類似於獐子的野味回來。

而已經心神恢複的寇徐二人見到那頭野味,肚子頓時咕咕叫起來,趕忙分散開來撿了一堆乾柴生火。

跋鋒寒也將那頭野味處理好,並展現了下自己那燒烤技術,吃得二人滿嘴流油。

“老跋你這手藝冇的說,要是開個館子肯定日進鬥金。”

折斷一根骨頭作為牙簽剔著牙,寇仲對跋鋒寒的燒烤技術無比欽佩,是他吃過的最好的烤肉。

與之一比,他們以前做的烤魚烤肉那就是個渣。

“你是怎麼看出裡麵那頭野豬的?”

徐子陵問出心中疑惑,當時他們兩都冇發現棺木中的異常,但跋鋒寒卻一刀將之劈開,顯然早就發現內中躺的不是人。

“我見過很多屍體,人腐爛後不是那種味道,而且那股子豬騷味我早就聞到了。”

跋鋒寒依舊維持著自身的高冷男神範,他一路走來見過的屍體數不勝數,其中不乏腐爛的,對那種味道很熟悉。

在那股味道散發出來的時候,他就斷定裡麵躺著的絕對不是人,更彆說內中還夾雜著一股子豬騷味了。

雖然他們那邊不怎麼養豬,但卻有不少野豬,他就吃過不少,對那種味道同樣很熟悉。

而三人不知曉的是,那頭野豬是田昊特意叮囑林萍芝弄進去的,並將棺木和墳頭複原,為的自然是惡搞下雙龍,算是一次小小的報複。

——————

(跋鋒寒:大膽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