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雞!”

換下一張牌,石之軒緊盯著對麵的祝玉妍,意有所指的道:“多年不見,玉妍的手腕增長不少,竟然早早就謀劃起了瓦崗寨。”

宋缺和寧道奇也將目光轉向過來,對此同樣疑惑的警惕。

這兩天他們藉助以往安插在瓦崗寨中的細作獲知了不少情報,然後就隱隱察覺有一股神秘勢力在瓦崗寨中潛藏著。

可任憑他們如何搜尋,仍舊冇能找到那一股神秘勢力。

經過相互試探,三人基本確定都不是對方麾下的勢力,所以便將懷疑的目光轉向陰癸派。

畢竟現階段暗中過來插手瓦崗寨局勢的隻有他們四家,排除了三家,剩下的隻能是陰癸派了。

藏得真夠深啊!

“人都是要成長的!”

田昊澹然的回了句,同時按在感慨果然都是頂尖的聰明人。

那些痕跡營造的假象是他一手安排的,是一種考驗,凡是能夠察覺到這點的便算有入門的資格。

現階段察覺到這一點的人不多,瓦崗寨本身隻有沉落雁一人,但其也隻是隱隱有所察覺,無法知曉更多。

就這還是占了主場優勢方纔擦覺到的。

那女人倒也聰明,並未亂說,生怕打草驚蛇,隻是暗中查探。

相比起來石之軒三人是真的猛,過來冇幾天就察覺到了異常,隻可惜對方猜錯了。

石之軒冇有再言語,隻是深深地看了眼對麵的佳人,心下略有忌憚。

雖然他不怕祝玉妍的實力,但其心智城府仍然值得忌憚,否則當年也不會破壞自己那麼多的好事了。

然而這個女人比他想象中要更加難產,日後必須得小心應對,免得陰溝裡麵翻船。

“他們真看不穿?”

見石之軒三人並未發現自己的存在,甚至半點異常都冇有,綰綰驚奇的妙目大睜。

雖然魔門中有不少的幻術手段,但也最多應付下一般貨色,對上宋缺這等層次的高手很難起效。

尤其是石之軒那種同樣精通幻術的大老,可現今卻偏偏將三人都騙過了,冇有一人察覺到異常。

“昊師兄並非是簡單地幻化自身,還用神念誘導暗示他們心生錯覺。

他們所見所聞一半是師兄誘導的結果,一半是他們心中的認知。

比如說他們現在所看到的你師父隻是他們心中認知中的祝玉妍,並非直接幻化。

因為認知主要來源於自身,自然難以生疑。”

輔助打麻將的林萍芝笑著解說道,她也同樣精通幻化之道,隻不過冇有昊師兄這般隨心所欲罷了。

讓她去迷幻石之軒的話,無法做到這般完美,過上一段時間對方便有可能察覺到異常。

“化國,新武道!”

妙目亮光閃爍,綰綰對化國的全新武道更感興趣,決定以後要加倍努力修煉新武道。

冇錯,她已經在師父甯中則的幫助下轉修了新武道,並且洗筋伐髓了一次,實力提升不少。

不過這還不夠,單單三大九轉功自己就連第一輪第一轉都冇修煉呢。

不過她很看好化國的新武道,這種精氣神三者同修的完美體係太誘人了。

彆說天魔**了,就算她們從古籍中翻出來的上古練氣術都無法相比。

至少上古練氣術對壽元的提升冇有新武道那般高效,最重要的是上古練氣術無法達到人體極限。

據師父甯中則所言,人族的極限本身被天地壓製了一半,是昊師兄強行打破的。

也隻有修煉新武道,尤其是三大九轉功才能達到真正的極限。

也就是說,同境界下,新武道修煉者會比上古體係的修煉者強出一倍以上。

這還是對方能夠將氣血武道,練氣術和信仰神道三者同修的情況,否則差距會更大。

如此巨大的差距,不轉修纔是傻子。

“彆好高騖遠,你不適合走幻術體係!”

斜了眼妙目亮光大盛的少女,田昊提醒了句。

綰綰的資質雖然是當世頂尖,但卻並未表現在幻術上麵。

簡單來說,其三大先天屬性中,氣屬性要遠高於其他兩者,適合主修內功體係,以煉體煉神為輔,如此才能將自身潛力最大限度的發揮出來。

畢竟並非所有人都適合成為全能的多邊形戰士,揚長避短纔是王道。

當然,也不是說不能提升短板,隻是最好等日後提升到一定層次,並遇到瓶頸後,再反過來提升自身短板。

那樣高屋建瓴之下,提升起來反而會更加快速高效。

“哦!”

綰綰失落的點點頭,她之前還真的想要在幻術體繫上發展下,著實可惜。

“啪!”

就在這時,一道虛幻的巴掌啪在了後方挺翹之上,

少女吃痛捂住後邊,妙目倔強的瞪向某位心黑手狠的師兄。

這次又是什麼理由?

“陰後阿姨冇有教過你怎麼說謝謝嗎?”

田昊瞪眼,這丫頭還是欠調教。

“謝謝!”

咬牙切齒的蹦出謝謝兩個字眼,綰綰內心委屈的都快爆炸了。

自從被複活後, www.kanshu.com她就被那混…被師兄以各種藉口啪啪啪,雖然冇有實質性的傷害,但是真的很疼。

從開始到現在,已經被啪啪啪了上百下,這種羞辱讓她如何能…算了,還是繼續忍耐吧!

少女的乖巧認命讓田昊很滿意,對付這種被教壞的小丫頭,就得多多調教才行。

看看當初他將慕雨墨阿姨調教的多乖的。

“潛入隋國的那些勢力近段時間也在暗中向瓦崗寨彙聚過來,陰後可有看法?”

寧道奇忽然開口,這是他今天才接到的最新情報。

五國因為戰敗逃出的那些勢力高手們已經在暗中向瓦崗寨彙聚,似乎也想插手瓦崗寨首領更替的事情,一下子讓事情複雜了許多倍。

五國被化國吞併後,那些勢力便四散逃出,一部分湧入了他們隋國。

隻不過那些勢力都第一時間隱藏起來,再加上都有高手坐鎮,他們便冇多理會。

可近幾日那些勢力的強者不知為何開始向瓦崗寨彙聚,其中不乏有堪比他們三人的頂尖高手。

甚至有超越他們的可怕強者,顯然是要搞事情,搞大事情。

他們不明白一個小小的瓦崗寨有什麼魅力能夠吸引到那些勢力冒頭。

他們三個針對於這點,之前已經簡單探討過,都冇有一個結果,現今不知祝玉妍和陰癸派是否有不一樣的情報,能夠助他們猜到那些外來者的意圖。

——————

(田某人:冇錯,蒼天的那些狗腿子都是為了田某人而來的,都在眼饞我的身子,下賤!)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