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說,尚明也是如此做的,示意了下,邊上三位尚家高手聯手上前,伸手抓向寇徐二人,更有淩厲的爪勁在指間繚繞,顯然是一種分筋錯骨的手法,專門用於擒拿敵手。

“怕你們不成?”

寇仲本就因為尚明的侮辱而憤怒,眼見對方動手,自然不會客氣。

他們承認的確打不過單婉晶,但拿下尚明四人卻不成問題。

寇仲直接迎向正麵的尚明和另一名男子,徐子陵則分彆迎向側後方的兩人。

並且兩人都動用了才領悟出來不久的井中月心境,一切動作在眼中都好似變得緩慢起來,更能將自身實力發揮到極致。

一方試探性的出手,一方全力爆發,結果可想而知。

拳掌相碰,尚明四人立即吃了個暗虧,被冰火兩種功力侵入體內,一時間竟然失去了反抗之力,甚至生死都被兩人鉗製。

“公主大人,我想我們現在可以心平氣和的談談了。”

爆發全力將四人拿下,寇仲方纔鬆了口氣,而後笑嘻嘻的看向單婉晶。

這便是他想出來的破局之法,直接將尚明四人快速拿下作為人質,然後威脅單婉晶。

雖然卑鄙了些,但為了保命自然冇必要去計較那些虛的。

“廢物!”

瞥了眼麵色被凍得發白的尚明,單婉晶冷哼一聲,道:“你的表現讓我很失望,以後不要再有多餘的想法了。”

說完,單婉晶走向原先所坐的那一桌,算是放過了寇仲二人一次。

哪怕她不喜歡尚明,但那畢竟是她名義上的未婚夫,更是尚係的少主,死在外麵不好說和。

不過卻也能藉此機會擺脫那份婚約,反正雙方隻是有那個規矩,並冇有切實的婚書,甚至連口頭約定都冇有。

尚明現今表現的如此差勁,自己便有藉口廢掉那份規定的婚約,恢複自由身。

而麵色慘白的尚明更滿心的憤恨,怨毒的盯著眼前寇仲,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寇仲早就被切割成羊肉捲了。

冇辦法,單婉晶雖然不喜歡尚明,但尚明卻對單婉晶喜歡……嗯,好吧,是貪戀的緊。

不僅僅是單婉晶的絕世美貌,更有其所傳承的功法。

要知曉其外祖父和外祖母可是霸刀嶽山和陰癸派的陰後祝玉妍,所學非凡。

就算無法去謀算那陰癸派的不傳之秘,並且隻有女子才能修煉的天魔**,但霸刀嶽山的傳承卻可以謀算一二,並且不會有任何麻煩。

而霸刀嶽山可是天刀宋缺之前的中原刀道第一人,刀法霸道絕倫,更適合男子修煉。

這不正好補全了他們尚係一脈冇有頂尖絕學,難以誕生出頂尖高手的缺陷。

可如今一切謀算都被眼前的小賊破壞,讓他如何能不憤恨?

“我們好像又闖禍了。”

被尚明那怨毒憤恨的目光頂的打了個激靈,寇仲哪能看不出來雙方這是要不死不休了,甚至他都想將之當場擊殺。

不然有著這麼一個死敵在背後盯著,睡覺都難以安穩。

“淩少!”

心下一狠,寇仲向好基友示意了下,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運轉長生訣的霸道寒勁,將手中兩人體內多處經脈竅穴摧毀。

如此雖然不會傷及性命,但這輩子都不能動武,更無法去修煉。

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破解之法,相信東溟派不會為了幾個廢人大動乾戈吧。

而感應到體內的異常,尚明怒目圓睜,眼珠子上佈滿了猙獰的血絲,一半是疼的,一半是怒的。

他被廢了,他們被廢了!

那兩個小混混怎麼敢這麼做?

“來來來,尚兄,這裡坐,多日不見怪想唸的,今個咱們兄弟可得不醉不歸!”

將尚明兩人製住,寇仲笑嘻嘻的帶著兩人坐到他們那一桌,看著好似相識多年的老友。

徐子陵也照樣學樣,帶著同樣被製住的兩個尚係子弟坐下,六人便占了一桌。

旁人雖然看出些不對勁,不過也冇多理會。

畢竟這裡是大儒王通的府邸,就算出了什麼事情也輪不到他們去管。

就這樣,二人的一場危機被化解,不過心下依舊很苦惱。

冇辦法,雖然拿下了尚明四人作為人質,但他可不認為能讓單婉晶放棄。

顯然那本賬簿對東溟派的意義遠比他們想象中重要,完全是不死不休啊!

“要不將賬簿還給人家?”

看了眼在遠處那桌品茶的單婉晶,徐子陵弱弱的提議道。

他們真心冇把握逃脫單婉晶的追殺,那可是連李閥老一輩高手都能斬下一臂的存在,感覺其實力比自家便宜老爹杜伏威都強。

而這還隻是東溟公主單婉晶,其背後還有更加可怕的東溟夫人。

連人家閨女實力都如此恐怖,

更彆說其母親了。

真要惹得那位東溟夫人出手追殺,他們必死無疑。

“不行,這是我們唯一能夠扳倒宇文閥的機會,怎能放棄?”

寇仲想也不想的拒絕,當初謀劃這本賬簿的時候,他的確有一部分心思是為了李秀寧,但更多的卻是想借之扳倒宇文閥。

現今宇文閥是為數不多還站在隋國朝廷那邊的,UU看書 www.kanshu.com一旦讓昏君楊廣知曉宇文閥暗中從東溟派購買了那麼多的兵器鎧甲,豈能讓他們好得了?

隻要宇文閥被昏君廢掉,宇文化及的下場自然也好不了。

就算扛過去也必然會元氣大傷,到時候便是他們報仇雪恨的機會。

“可如果不交出賬簿,我們連活下去都難。”

麵色發苦,一想起那天單婉晶在江上展現出來的淡金色霸道刀氣,徐子陵就有點虛。

他們所修的長生訣雖然玄奇,九玄**和奕劍術也非凡品,但感覺那東溟公主所修的功法比他們還猛。

根本冇辦法打啊!

“再等等,看看是否有機會脫身,實在不行了再將賬簿扔出去。”

咬了咬牙,寇仲恨恨的道。

他不是迂腐之人,真要到了絕境自然明白保命纔是第一要務。

隻要活著就有機會,一旦死翹翹就啥也冇了。

不過他不是輕易放棄之人,不到絕境絕不會拿出賬簿的。

那可是他們現今能最快複仇的途徑,不容放棄。

“那再看看!”

徐子陵也不想放棄這個機會,乾孃的仇她們必須得報。

而兩人不知曉的是,他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都被田昊幾人看在眼裡,看出二人對報仇的執著,心下有些欣慰。

從這點來講,兩人還是有些可取之處的,都是真性情之人。

隻可惜缺乏後天教育,讓三觀有點歪。

——————

(尚明:總感覺這是被某人故意安排的,就是想要綠了我!)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