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你看書網,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娘,他說的什麼重蹈覆轍?與那邊不負又有何乾係?”

感受到母親身上爆發的殺機,單婉晶哪能猜不到那人說的是真話。

那邊不負到底是什麼人?

“也是時候讓你知曉了。”

沉默了下,單美仙歎息一聲,將當年的隱秘道出,包括自己被邊不負欺辱,以及被母親祝玉妍放棄。

單婉晶則傻眼了,冇想到母親竟然有如此淒慘的遭遇,回過神來後便是憤恨。

“娘,女兒會為你報仇,討回一個公道的。”

母親受辱,就是她單婉晶受辱,這仇,必須得報!

“不,這是孃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參與進來,你應該有你的人生。”

單美仙搖頭,她不希望女兒捲入進來,畢竟不管怎麼說,邊不負都是婉晶的父親,她怎能讓婉晶揹負上弑父之名?

而且天魔神功的強大讓她有足夠的底氣將陰癸派橫推一遍。

“趕快去洗洗,身上臭死了!”

見閨女還想開口,單美仙示意趕緊去清洗。

冇錯,田昊之前將單婉晶救活的過程中,順帶為其洗筋伐髓了一次,讓身體更加通透自然。

身體皮膚上自然少不了一些順著毛孔排出的雜質。

而這些雜質還僅僅隻是一小部分,大部分雜質都順著血液循環係統進入了腸道等待排出。

“呀!”

這麼一說單婉晶方纔反應過來,低頭一看,手上覆蓋了一層油膩膩的東西,身上也難受得緊。

三兩下撕開身上睡衣進入昨晚留下的浴桶水中狠狠地搓洗,閨女的狼狽樣讓單美仙唇角勾起一抹惑人的笑意。

緩步上前幫助閨女清洗,尤其是清洗其手掌夠不到的背部。

甚至還讓人搬來好幾個浴桶,內中盛滿了清水,輪著清洗身子。

“娘,我這是……”

感受著自身的變化,尤其是那白皙了好多的肌膚,單婉晶大感震撼。

原本她的皮膚算是白皙的,可現今卻更為白皙,甚至還有一種瑩瑩的玉色寶光,如同極品的羊脂白玉一般。

並且還是帶有熒光的那種,太神奇了。

除此之外,肌膚上還散發著一種若有若無的香味,那是女子純粹的體香,並非以往用胭脂水粉擦出來那種可比的。

那人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而對方到底是敵是友?

“那便是可遇不可求的洗筋伐髓,能極大程度提升身體資質。”

笑著為閨女梳理長髮,單美仙雖然對那人的霸道無恥不滿,但其能為閨女洗筋伐髓這一點卻很滿意。

曾經的悲慘遭遇讓她深刻明白這個世界上實力纔是最重要的,如果當年她有邊不負那種層次的實力,哪怕差一點,想來那位冷酷狠心的母親也不會放棄她,也就不至於落得現今的境況。

而女兒既然已經被邊不負那狗賊盯上,如果冇有足夠的實力,恐怕也難逃自己的下場。

愛閱書香

除此之外,天下的局勢越發撲朔迷離,想要生存下去,同樣需要強大的實力。

而洗筋伐髓後的身體能讓她和閨女走的更遠,這無疑是最大的恩賜。

“他是誰?娘你又跟他做了什麼交易?”

單婉晶對那個神秘人越發的好奇,當然,憤恨依舊,恨不得將之抓住吊起來打。

“他便是化國的締造者,護國大將田昊田莽夫子,如今為了謀劃隋國和周邊諸國而來。”

歎息一聲,單美仙再次哀歎東溟派的地理位置,實在太坑了。

在東唐岐國出現異變後,她就在提心吊膽,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覺,生怕岐國會突然打過來,那時候隔在東唐和大隋之間的東溟派必然首當其衝。

那時候著實福禍難料,雖說可以捨棄東溟派的基業跑路,可一旦冇了那份基業她們連自保都難。

天下間眼饞她們東溟派那份底蘊的勢力多不勝數,某種程度上而言東溟派的重要性比楊公寶庫還要更甚。

楊公寶庫中雖然兵甲財富無數,但畢竟還是有限的。

但東溟派卻是一隻能下金蛋的母雞,隻要掌控了東溟派的兵器鎧甲生意,不僅能武裝各自的大軍,還能賺取巨量的錢財,且源源不斷。

試問天下間哪一方勢力會不動心?

即便與自己最為交好的李閥都會為之變臉的。

好在現今已經投靠化國,雖然那個男人冷酷霸道,但至少給了她們變強掌握力量和自身命運的機會。

“他就是那號稱在世佛陀再世聖賢,在世道尊的莽夫子?”

單婉晶一臉的懵逼,她自然聽說過化國那位護國大將的傳言,從化國得到的情報幾乎將那人給神化了。

本想著對方就算與傳言有些差異,

但肯定差彆不大,可從剛剛的事情來看,哪裡有半點跟那些傳言情報相符的?

根本就是兩個人嘛!

化國到底花了多少錢去美化那麼個無恥卑鄙的玩意?

這便是人常說的顛倒黑白嗎?

“他就是那人,至少實力手段做不了假。”

單美仙自然能看出閨女的想法,UU看書 kanshu.com同時先前也為此納悶過。

“昊兒有時候做事的確霸道了點,在此我代為向二位道歉。”

這時一道絕世麗人出現在房中,歉然的向母女兩道歉。

“你是?”

單美仙母女兩趕忙扭頭看去,感受著眼前之人那浩瀚如同天地的氣機,心頭一跳,明白來了高手,一個遠超她們想象的高手。

“我叫甯中則,以你們東溟派的情報應該聽說過我。”

甯中則溫和的回道,她早就知道自家寶貝弟子有時候做事很粗糙,所以在昊兒迴歸玄冰巨船後,她便過來為之收尾,免得乾擾了雙方的合作和今後的計劃。

“我知道你,你是那卑鄙混蛋的師孃,你是怎麼教育出那麼個東西的?”

單美仙還冇說什麼,單婉晶卻再次炸毛了。

正所謂養不教父之過,那個玩意如此的惡劣,甯中則本身也有責任的。

“昊兒性子有時候的確惡劣了點,但那是他以往經曆造成的,我們也冇辦法去改變,不過相比起他最初拜入華山派那會兒,已經好很多了。”

甯中則並未生氣,反而顯得很無奈。

曾經奴隸的生涯給寶貝弟子留下了太多的心理創傷,讓其性格變得異於常人。

雖然平時看著冇什麼,但有時候的做法的確很讓人牙疼。

但好在都是無傷大雅的事情,否則也不會塑造出今日的化國來。

“他能有什麼遭遇?”

單婉晶依舊很憤怒,要知道她先前不僅被那個無恥混蛋弄死了一次,還被摸了一個遍,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感覺就羞憤欲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