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提這邊苦修山寨版天魔神功的單美仙,另一邊的田昊並未立即離開東溟派的大船,而是找上了住在另一邊的單婉晶。

“誰?”

正在修煉中的單婉晶猛然睜眼眼眸,然後便看到一個骷髏頭拖著一截脊椎飄入房間,本能的就想出手攻擊。

她知曉幻術的存在,認定這必然是一種幻術,而能夠對她使用幻術,顯然來者不善。

隻是剛想要動手,卻發現身體不受指揮,難以動彈分毫。

“彆反抗,我隻是用你做點試驗。”

田昊用神念凝聚出虛幻身體,手掌在單婉晶身上摸索起來,很快感知到了一種熟悉的東西。

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說是能量,但卻又不像,也不是物質,很奇怪。

“你果然也有!”

田昊無視了少女那滿含憤怒的眸光,心下挺滿意的。

他此次找上東溟派的大船,就是為了單美仙母女兩,與之合作隻是次要的,關鍵是想要看看兩人身上是否也有傅君婥的那種神秘。

畢竟母女兩對大唐雙龍這邊命運軌跡的影響都不小,先是一本賬冊加快了大亂的進程,然後母女兩的身份背景非凡。

隻可惜單美仙身上冇有,好在在單婉晶這裡有所發現。

這讓他對那種神秘東西的規律猜測更準,同時隻有跟主角關係越發密切,擁有的便越多。

原本命運軌跡中,單婉晶可是徐子陵的準女友。

思量一番,田昊用神念強行停住少女的心跳。

冇有了血液流動供應養分和氧氣,單婉晶身體機能立馬出現不適,尤其是腦髓方麵。

想要掙紮,身體卻依舊不聽使喚,隻能死死地盯著眼前的魁梧虛影,最終死不瞑目。

單婉晶死亡的速度很快,冇過多長時間便涼了。

不過田昊並未立即將之救活,而是繼續等待,等待少女的靈魂飄出來,真正的死亡。

“你對婉晶做了什麼?”

第二天清晨,單美仙來到閨女房間,然後就看到那熟悉的虛影,再看到冇了呼吸,死不瞑目的閨女,眼前一黑差點昏過去。

閨女可是她的一切,決不能出事。

“做點試驗,對她冇壞處!”

田昊一邊繼續用神念仔細掃描單婉晶的屍體,一邊隨口回道。

“你……”

聽著那冷酷無恥的話語,單美仙氣得直接揮掌打出,動用了轉化出來的所有功力。

閨女都冇氣了,你還說冇壞處?

還有,我們雖然臣服於你,但並不意味著可以讓你為所欲為。

閨女就是她的一切,現今閨女都死了,她還活著有什麼意思?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拚死報仇,就算報不了仇,死在其手上也好,閨女下去就不孤單了。

“彆鬨!”

同樣將阿姨的身體定住,田昊繼續觀察少女的屍體,直到確定了某種猜測後,方纔將少女的靈魂壓入體內,同時啟用身體生機,連心跳都被恢複。

“呼呼……”

心跳恢覆沒一會兒,單婉晶恢複意識,本能的喘著粗氣,然後便戒備的盯著眼前的虛幻人影。

“婉晶!”

見閨女復甦,單美仙大喜,在察覺到禁錮著身體的那種力量消失後,趕忙上前檢視閨女的身體。

直到確定閨女身體冇問題,是真正活過來後方纔放下心來。

“將軍如此做法不覺得過分嗎?”

扭過頭來,單美仙很氣惱,接受不了這等做法,同時內心也很淒苦。

她這一生就是個悲劇,先是被邊不負欺辱,斷了前途,好不容易看上這個奇男子,誰想其如此冷酷無情,並且還盯上了自家閨女。

虧得之前還想著對之自薦枕蓆呢!

“你們不懂,我隻是幫她擺脫命運罷了,在原本的命數中,她冇有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遺憾了一輩子,過得不咋滴。

現在不用擔心了,她的命數已經被我截斷,日後便是自由身。”

田昊耐著心思解說道,此次實驗很成功,在單婉晶死過一次後,那種神秘果然消失不見。

隻是這番解釋仍然不能讓母女兩滿意,尤其是死亡過一次的單婉晶更死死地盯著,更緊咬著貝齒。

若非明知道不是對手的話,早就開打了。

看過母女兩的神色和思維意識,田昊明白二人有了異心,會影響到接下來的合作。

“夫人,我勸你不要做傻事,你也不希望你女兒出現什麼意外吧!”

田昊很熟練的威脅道,對於這種心有羈絆的人最好處理了。

“你無恥!”

單美仙心下更為淒苦,而單婉晶卻炸毛了,大罵無恥。

“少女,你也不想你母親出現什麼意外吧!”

田昊笑眯眯的懟了句過去,

懟的單婉晶想咬人。

做人怎能無恥到如此地步呢?

“看來你們已經冷靜下來了,之前的合作繼續,你們都是聰明人,彆做傻事。

另外,天魔神功也可以傳給你女兒修煉,那同樣很適合她。”

見母女兩被威脅後終於冷靜下來,UU看書 www.kanshu.com田昊善意的提醒道,同時承諾可以讓單婉晶修煉天魔神功。

“將軍該不會在天魔神功中留了後手吧!”

單美仙忽然問道,對此存有狐疑。

出身陰癸派的她從不相信任何人,至少不會完全相信。

此次就是一次教訓,她也冇想到這個男人會一轉頭找上自家閨女,並且用婉兒來做實驗。

現在她有充分的理由懷疑,那天魔神功中有坑,有大坑!

“的確留了後手,給你們的天魔神功隻能修煉到罡氣境,後續的功法得看你們的表現了。”

田昊聳聳肩,他本身並冇有去留所謂的後手,因為根本冇必要。

強大的實力給了他絕對的底氣,就算單美仙將天魔神功修煉到極致也不可能比得過自己。

同時作為天魔神功的開創者,他對那套山寨版功法無比瞭解,單美仙真要以之為敵的對付自己,他一個念頭就能將其拿下,同時將其辛苦修煉出來的功力化為己有。

“對了,讓你閨女出門在外小心點,邊不負對她也有邪心的,彆讓她重蹈了你的覆轍。”

最後善意的提醒一句,田昊方纔飄身離去。

此次對單婉晶的實驗隻是臨時起意,他現在急著回去儘快再生出血肉,擁有完整的身體,總這樣維持著骨傲天的姿態也不是個事。

而田昊最後的話語讓單美仙麵色劇變,殺機暴湧。

以她對邊不負的瞭解,那個畜生還真有可能作出那等事情來。

——————

(邊不負:莽夫賢婿,快過來叫爹!)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