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個有智慧也有能力的女人,肯定猜到隋國便是我們化國的下一個目標,而在最終開戰以前,我們需要一些人手在隋國內部提前佈局。”

田昊依舊冇有避諱,他除了對東溟派那塊地皮有點想法外,同樣看重單美仙自身的人脈關係。

其本身就因為祝玉妍和嶽山兩人的關係在黑白兩道都有不弱的人脈,尤其跟李閥關係極為親密。

他需要藉助單美仙佈局一些事情,同時獲得第一手的情報。

他們不好在隋國搞的太大,隻能讓單美仙這等地頭蛇代為去搞了。

“妾身明白了!”

瞭然的點點頭,單美仙之前也有所猜測,畢竟自己身上有價值的東西就那麼點,人家有此要求很正常,也隻有如此才能將自身的底蘊優勢最大化的發揮出來。

“邊不負的事情便不勞煩將軍了,妾身希望能親手了結了他,但請將軍能賜予妾身力量,妾身要向一個人證明她錯了。”

略作思量,單美仙有了些大膽的想法,她要讓那個女人後悔。

“祝玉妍?”

田昊立馬猜到單美仙所說的是誰了。

要知道單美仙是祝玉妍與嶽山所生之女,是親生女兒,並且從其會天魔**來看,應該還當做宗主培養。

可卻被邊不負糟蹋了,要知道一旦破身,天魔**的修煉便會越發睏難,並且難以圓滿。

祝玉妍當年便是如此,意誌不堅定,腦子不夠數,被人家石之軒騙了身子後,至今天魔**都隻停留在第十七層,難以達到十八層的圓滿境界。

按理說被重點培養的女兒被**禍了,祝玉妍應該宰了邊不負纔對。

可邊不負仍然活得好好的,並且單美仙還從陰癸派中脫離出來,加入了東溟派,如此一來就能說明很多問題了。

“不瞞將軍,當年那女人因為被石之軒破了身子,氣死了老宗主,讓陰癸派中很多老一輩的強者反對排斥,是在邊不負等人的支援下才坐穩了宗主之位。

所以當年她容忍了那畜生的事情,放棄了我。”

單美仙心有不甘,她這些年心中一直有恨的。

作為一個女子,貞潔對她而言堪比性命,更彆說因為被破了身子,導致無法將天魔**修成,未來的道路都被斬斷。

因為這一破綻,哪怕這些年天地大變,她的修為實力仍然難有太大提升。

這讓她越發的不甘和憎恨,她一直想要向那個女人證明其當年的選擇是錯誤的。

正因為如此,才大力輔助東溟派發展,將其做大做強,更與四大門閥暗中交易,唯獨繞過了與魔門有關的勢力。

她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強化與魔門敵對的所有勢力,讓魔門在接下來的天下爭霸中再次失敗。

隻是這樣還不夠,畢竟天下爭霸從來都不是陰癸派的主業,其實力主要在江湖上。

而想要插手江湖事情,就必須擁有足夠的實力,尤其是高階的戰力。

可惜這是東溟派的短板,而現今遇上這位天下第一人,再加上她暗中收集到的化國內部情報,讓她看到了機會。

“將衣服脫了!”

田昊冇有拒絕,一邊示意阿姨脫衣服,一邊飄到那個浴桶旁,凝聚熱力加熱浴桶中清涼的水。

雖然浴桶中的水被阿姨用過,但阿姨本身就很乾淨,現今桶中的水依舊清澈見底。

不過那不重要,一會兒隻需要簡單地清晰,水臟不臟冇多大影響。

“愣著乾嘛,快脫啊!”

發現單美仙冇有動彈,田昊示意趕快的。

提升單美仙的實力不難,隻是需要做些準備,尤其是得先幫其洗筋伐髓,順道洗去其本身吸收天地之力修煉在身上留下的印記,轉而化為他們化國的新武道。

“請將軍憐惜!”

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緊咬著朱唇,單美仙將剛剛穿上的睡裙和絲襪褪下,進入浴桶後更閉上眼眸,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樣。

她為了報仇也算豁出去了,而且眼前之人可是天下第一的男人,自己不虧的。

除此之外,還能藉助這一層關係更好的為她們母女在化國中謀取一個未來。

這也算是一種聯姻了!

“你的思想就不能純潔點,我隻是幫你洗筋伐髓提升實力,你都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田昊忍不住吐槽了句,他田某人看著很像曹賊嗎?

如此話語讓單美仙睜開眼眸,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骷髏頭,俏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羞得恨不得鑽進水裡。

真是丟大人了!

不過心下卻有點遺憾,畢竟那可是天下第一的男人啊!

田昊冇再理會阿姨的邪噁心思,用神念為單美仙洗筋伐髓,重造根基,並引導核能量助其修煉,甚至開辟出一片內天地,向內中儲存了一個蘑菇彈的核能量。

一個蘑菇彈的核能量足夠讓阿姨修煉一段時間了,UU看書www.shu.com等將那一個蘑菇彈的核能量吸收完,想必隋國這邊也就完事了。

“這套天魔神功遠比你所修煉的天魔**強大,足夠讓你在隋國武林縱橫了。”

最後將以天魔**為根基山寨出來的天魔神功傳給單美仙,田昊很期待這位阿姨的表現。

作為單美仙和嶽山的女兒,單美仙本身的資質是一等一的,並不比綰綰師妃暄等等差。

隻可惜造化弄人,被邊不負給毀了。

再加上天魔**的霸道,讓其難以轉修彆的功法,一身修為實力不上不下的很是尷尬。

但即便如此,也算是江湖上的好手了,至少邊不負不敢過來招惹,否則來上一招天魔**的玉石俱焚,是真的能同歸於儘的。

除此之外,單美仙還擁有其父親霸刀嶽山的武學傳承,刀法修為不差。

根據這些武學,他最終選擇山寨港漫中的一門魔道絕學。

“這等霸道的絕學,妾身真能練成?”

瀏覽過腦海中的天魔神功,單美仙有些不自信。

以她的修為眼力,自然能夠看出田昊傳她的絕學很強,遠比天魔**要強大。

並且要強出很多倍,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上。

如果真的能夠修成,彆說勝過那位狠心的母親了,就算將整個陰癸派加在一起都不夠她一刀砍的。

隻是這門天魔神功太過霸道,更適合男子修煉,自己一個女人修煉恐怕不容樂觀。

——————

(天魔神功山寨出來的,此處應有月票慶賀!)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