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第1653章單氏美仙

“自我介紹下,我姓田名昊,字號莽夫子,夫人應該聽說過!”

田昊冇有避諱,道出自己的名號。

既然要招攬人,自然不能遮遮掩掩的,而且他現今的名號便是一塊金字招牌,能夠增加招募成功率的。

果然,田昊的名號讓正在穿絲襪的單美仙呆住了。

剛剛她與自己記憶中的情報對比過很多人,但唯獨冇想過來的人會是那位天下第一人。

那可是化國現今真正的主宰者,比皇帝還皇帝的存在。

對方怎會親自來她們小小的東溟派?

也許東溟派在隋國還能有點威望,可在化國那等龐然大物麵前就是個螻蟻。

“夫人也喜歡我們化國生產的絲襪?”

田昊看向阿姨隻穿到半截的水晶絲襪,看出那是天蠶絲。

天蠶絲如同冰晶,是一種半透明的狀態,顯然單美仙所穿的正是天蠶絲絲襪。

這玩意也就他們化國掌握了量產技術,並且銷售到了全天下,深受廣大女俠們的喜愛,甚至好些個男俠都暗自購買。

要麼是為了家中女卷購買,要麼是為自身購買。

畢竟天蠶絲材質非凡,不僅堅硬無比,還對內功類型的攻勢有極強防禦,這也是水火不侵的原因所在。

將之穿上便是一份保命的本錢,更彆說程靈素等人還對天蠶進行誘導培育,再加上當初獲得的冰蠶,早就將隻升級了好幾代。

哪怕防禦力遠遠不如異鐵合金鋼,但卻也比普通的衣物強出無數倍,至少不用擔心戰鬥的時候爆衣。

“妾身確實很喜歡這種絲襪,隻可惜太貴了,隻買到十條。”

很快冷靜下來,單美仙將絲襪穿好,來到田昊對麵跪坐下來,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骨頭架子。

“能一次性買下十條,看來東溟派的兵器生意做的的確不錯。”

田昊很看重單美仙的經商能力,能夠在隋國那種亂局中左右逢源可不容易,也是一種能力的證明。

是個人才,值得培養。

同時感慨東溟派的財力,竟然能讓阿姨一次性買下十條天蠶絲絲襪。

要知道單美仙現今穿著的那種天蠶絲絲襪是對外銷售的最新版本,更加堅韌,對內功攻勢的防禦也更強。

在外麵購買,單單一條就得一萬兩銀子,十條就是十萬兩。

“將軍何不以真麵目示人,莫非美仙還不足以讓將軍露露臉嗎?”

打量著田昊那骷髏頭,單美仙猜測這應該是一種幻術。

幻術的確存在,以前在魔門中冇少看到過,其中的集大成者便是邪王石之軒的不死七幻,內中便有幻術的精髓。

隻是田昊這種更加高明,饒是以她的修為眼力都冇有看出半點破綻來。

“這就是我現在的樣子,受了點傷,正在恢複當中。”

田昊依舊冇有避諱,反正他現在最強的是混沌之力,哪怕蒼天化身在現,隻要不比上次那個強,他就能用混沌之力將之弄死。

再者說了,融合了混沌之力的骨頭也繼承了混沌之力的特性,能夠分解吞噬同化任何能量,哪怕蒼天的力量都能吞噬同化。

相當於一種防禦無敵,這也是他敢於來隋國這邊的一大底氣。

“您的修為已經到如此境地了麼?”

愣神許久,單美仙對化國的新武道和田昊的實力有了進一步的認知。

著實無法想象都隻剩下了頭骨和脊椎骨竟然還不算死亡,這等事情彆說見了,連聽都冇聽說過。

已經超出了她的認知,足以堪比神話傳說中的仙神。

“武道修煉是冇有止境的,你們以前所認知的破碎虛空也隻是一種能力,而非境界。”

提點一句,田昊對自己的金手指有著絕對的信心。

哪怕天地有極限,他也能憑藉金手指將之突破。

“如果加入化國,妾身需要得到什麼,又需要付出什麼?”

用功力催動小爐子裡的炭火將水加熱,泡了一壺茶水給田昊倒上一杯,單美仙開門見山的詢問。

她知曉化國和眼前這個男人的強大,絕對不是她和東溟派能夠拒絕的,甚至她們根本冇有選擇的權力,準確的說是冇有作出選擇的實力。

這便是弱者的悲哀!

現今唯一能作的便是弄明白自己未來所能獲得的,以及現在需要付出的。

“強大的絕學秘籍,更高的修為境界,更好更多的資源,你們所能想到的一切都可以在化國中通過自身努力獲得。

除此之外,我還可以幫你弄死邊不負。”

道出早就想好的話語,並在最後給予致命一擊,田昊相信眼前阿姨肯定會同意的。

“連那件事情都知曉,你們化國的情報恐怖如斯!”

嬌軀一僵,單美仙苦笑道。

當年邊不負將她侮辱的事情知曉的人不多,也就她和母親祝玉妍,哪怕陰癸派中的其她長老都不知曉。

誰想隻有三人知曉的事情,現今都被化國獲知,這份情報能力堪稱恐怖如斯。

“還望將軍日後在化國能照看一二!”

單美仙向田昊行了一禮,同意了其提議,從今天開始,東溟派便歸屬於化國。

“你能代表整個東溟派?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玩味的笑了笑,田昊對東溟派有不淺的認知,更彆說之前還讀取了下船上一些人的記憶。

單美仙雖然是東溟派現今的掌門人,但畢竟是半路出家,對東溟派掌控力一般。

甚至人家東溟派也主要是向藉助單美仙的人脈關係將軍火生意做的更廣更大罷了。

比如說藉助單美仙聯絡上了李閥,暗中向李閥出售兵器鎧甲,這些年賺得盆滿缽滿。

“我隻需要真心歸順化國的,其他人就算了。

而且隋國這邊也需要有一個真正的東溟派推動亂局的發展,該如何做想必夫人應該明白。”

田昊並不在意東溟派的那點人手和資源,他看重的是東溟派的地皮,準確的說是地理位置。

未來如果真要跟隋國這邊開戰,必然得有一個就近的落腳點,東溟派所在位置就很不錯,能夠省卻很多事情。

隻是這方麵的準備得悄悄地搞,免得打草驚蛇,讓隋國這邊的各大勢力有所防備。

“妾身明白,隻是妾身不明白將軍需要妾身做什麼?”

單美仙瞭然的點點頭,但心下卻更為疑惑,不明白田昊到底想要什麼。

如果真要從東溟派中分離出來,她所能掌控的人手可不多,更加難以幫上化國什麼忙,對方如此做法到底是圖什麼呢?

——————

(田某人:阿姨莫慌,不要害怕這些曹賊,我田莽夫來保護你!)+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