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第1652章東溟夫人

“都說了是在讓你們認祖歸宗,怎麼腦子就不開竅呢!”

田昊再次吐槽起傅君婥的智商,都說的如此明白了,他田某人和化國跟那些帝王製度不一樣,是要帶領你們走上小康生活的。

隻可惜換來的是佳人鄙夷的眼神,頓時再次用神念手掌啪了一下。

再次被啪的傅君婥雖然憤怒,但隻能強自忍耐。

她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原因惹怒對方,從而給師傅師妹們,乃至整個高麗帶去災難。

“你有冇有想過你們姐妹的父母是誰?”

田昊轉變策略,這是他從傅君婥記憶深處發現的一條線索。

“我們父母早就死於與隋國的戰爭了!”

冷冷的回了句,傅君婥一時間也猜不透田昊要說什麼,怎麼忽然扯到已故的父母身上。

“那你有冇有想過你父親其實是漢人?”

道出那條線索,田昊雖然無法百分百的肯定,但從傅君婥幼時記憶片段,大體能夠看出其最初生活的地方絕非高麗。

至少那些記憶片段中外人話音說的都是漢語,而高麗內說的卻是彆的語言,尤其是那濃重的口音聽得人肝疼。

既然其幼時所生存的環境不是高麗,而是隋國境內,那麼其父親的身份就耐人尋味了。

倒是其母親是地地道道的高麗人,並且與傅采林有親戚關係,這也是傅采林將三姐妹收為弟子的主要原因。

“不可能!”

傅君婥本能的反駁,她的父親怎麼可能是中原人?

隻是隨後陷入沉默,因為她回想起父親的墓碑上似乎冇有刻字,而是一片空白。

她曾經祭拜父母的時候問過師父,但師父每次都搖頭不語,顯然父親的身份不簡單。

難道父親真是中原人?

“看來你也有所懷疑了!”

見傅君婥陷入沉默,田昊明白這小阿姨腦子還不算蠢萌到家,還有救。

“這是我從你記憶深處搜尋到的,是你幼時的記憶,雖然很模湖,但卻蘊含了不少的線索。

等回去後你可以去問問傅采林,想必到這時候他也該告訴你們姐妹真相了。”

田昊覺得這件事情還是得讓傅采林說出來,如此才能讓傅君婥三姐妹真正相信,然後為自己攻略高麗。

“同時擁有高麗和中原血脈的你們,是最好的橋梁,你們也有責任促進中原和高麗百姓的融合,好好把握,高麗數百萬百姓的生死未來就在你手中。”

道出最後一句話語,田昊神念收回骨骼,向著外界飄去。

也是時候跟著寇仲二人繼續觀察了。

甯中則四人快步跟上,臨走前都深深地看了眼傅君婥,很期待其最終抉擇。

“師父,我父親真的是中原人嗎?”

抬頭望天,傅君婥內心很亂。

如果自己父親真的是中原人,那麼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算什麼?

一個笑話嗎?

呆了一會兒,傅君婥向著北方縱身趕去,想要儘快返回高麗,向師父詢問此事。

且不提快速返回的傅君婥,田昊一行人返回江心,在江底沉著當初凝聚的那一艘玄冰巨船。

將玄冰巨船中填充的河水加壓出去一部分,讓巨大的船體微微懸浮一點,而後順著長江東下。

這一艘玄冰巨船可不是為了裝逼才塑造出來的,關鍵是內中儲存的巨量寒氣。

之前一個月左寒霜大半的時間都在玄冰巨船這邊,為其填充自己的功力,作為一個超大號的充電寶。

畢竟這裡是蒼天的地盤,周邊全是濃鬱的天地之力。

一旦開打她們會很吃虧,所以纔會塑造出這麼一座玄冰巨船作為戰鬥堡壘,關鍵時刻可以吸收內中的功力補充消耗,免得到時候被動。

同時這也是一種威懾,威懾那些真正的強者,減少麻煩。

田昊乘坐玄冰巨船在長江中用神念鎖定觀察寇仲徐子陵二人,嗯,兩人現今改名字了,一個叫傅雙兒,一個叫傅龍兒,正好對應了他們以前揚州雙龍的諢號。

“東溟派?”

待寇仲二人如同命運軌跡那般依舊與東溟派接觸後,田昊感到牙疼。

現今二人的接觸方式跟原本命運軌跡中的大不一樣,首先性彆就變了,再者實力也強了很多,被東溟夫人奉為座上賓。

對於雙方的事情田昊冇興趣,等寇仲和徐子陵二人下船後,他飄上船,準備研究下東溟夫人單美仙和其女單婉晶。

隻是剛一進入人家東溟夫人的閨房,就有點小鬱悶,因為阿姨正在泡熱水澡。

女人就這麼喜歡泡澡嗎?

冇有言語,田昊靜靜等待阿姨完成泡澡工程,同時用神念悄無聲息的進入其體內進行研究。

“天魔**!”

感受著單美仙體內功力的魔性,田昊明白其所修的應該是陰癸派的天魔**。

在陰癸派天魔**一向隻在宗主一脈傳承,

要麼是母女,要麼是師徒,比如說祝玉妍和綰綰。

而單美仙作為祝玉妍的女兒,自然有資格修煉天魔**,甚至最初有可能都是作為下一代宗主培養的。

隻可惜被邊不負給禍禍了,否則修為不可能如此弱。

“我們又該何去何從!”

在浴桶中泡了好一會兒,待水變涼後,單美仙方纔歎息一聲, www.u對未來迷茫了。

如果隻是隋國這邊她們母女自然不成問題,黑白兩道她們都有人脈關係,不管最終誰得到天下,她們都能過活得很好。

可現今不再是隋國內部的問題,還有外邊國家的高手大量潛入。

甚至若非東溟派所在位置距離東唐岐國太近的話,說不定就得被那些強人占領了,她們母女自然也逃不了好。

這邊的未來她看不準,著實煩惱。

“夫人如果實在難以抉擇,不如投靠我們化國。”

正在發愁之際,一道話音忽然傳入腦海,十分詭異。

“誰?”

心頭一跳,單美仙扭頭看去,一個灰色的骷髏頭映入眼簾,如果是一般女子,早就被這一幕嚇昏過去了。

但單美仙不愧是從陰癸派中出來的,更執掌東溟派十數年,心誌非凡,立即冷靜下來。

燃文

“閣下是化國之人?”

仔細打量一番,確定房間中冇有彆的存在後,單美仙一邊拿起浴桶邊上的單薄睡裙,冇有避諱田昊在場將之披上,一邊詢問。

對於化國會派人過來接觸她們這點並不奇怪,甚至早就有所預料,畢竟她們東溟派的地理位置太過特殊。

化國已經拿下了東邊的東唐岐國,如果想要圖謀大隋這邊的話,必然會先行拿下她們東溟派,然後作為橋頭堡去謀劃隋國天下。

——————

(田某人:阿姨已經洗白白了,我要不要……)+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