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

眼見作為少林一大底牌的十八銅人僧掛了,左冷禪興奮地就想拍田昊肩膀以示親切。

可看到寶甲上的那些鋒銳倒刺,趕忙停住。

真要拍下去,自己這手非得廢掉不可。

不過仍然很高興,很激動!

自從思過崖一敘後,他看開了很多事情,也將幾乎冇可能成功的五嶽並派計劃放棄,轉而針對少林。

相比起華山派,果然還是少林這個壞鄰居危險性更大,更需要防備起來,免得被算計了。

更彆說前些年暗中收服的那些左道強者來路就很不正,之前設計將之圍殺的時候得到一些線索,隱隱指向少林和日月魔教。

這讓左冷禪徹底警惕起來。

正所謂遠交近攻,既然自家身旁有一個壞鄰居,並且還很強大,自然得交好較遠的華山派,共同對付少林。

現在少林失了一大底牌,他們嵩山派未來的日子也能好過一些。

這可是好事情,大好事情啊!

相比起嵩山派和五嶽劍派的興奮激動,少林那邊卻截然相反,甚至若非方證強壓著,早就全麵開戰了。

“昊兒,你冇事吧?”

警惕的看了眼少林那邊,甯中則低聲問道。

之前她可看到十八銅人僧在弟子身上敲了不少下,那聲響聽得她都一陣心驚肉跳。

“徒兒冇事,就是有點疼,少林羅漢陣果然名不虛傳。”

田昊一臉的讚許,對少林羅漢陣的強大深有體會,到現在還疼得很,尤其是爆發了青龍偃月斬後,雙臂痠痛的厲害。

隻不過這一波無形裝逼卻讓左冷禪等人分外無語。

你這是誇人家呢?

還是罵人家呢?

人家少林一大底蘊拚命打到最後,竟然隻讓你有一點點疼痛。

你小子到底是什麼玩意做得?

“方證,你可還要執迷不悟?”

平複心緒,左冷禪冷聲喝道。

今日任我行等人必須得死!

如果方證執迷不悟,他不介意火拚一波。

當然,方證放棄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阿彌陀佛,是左掌門你們入魔了,任施主以往固然有錯,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還請左掌門高抬貴手,須知得饒人處且饒人。”

強忍怒火,方證宣了聲佛號,更加堅定了護住任我行等人的決心。

那個田昊潛力和實力都太強了,未來說不定能成就先天。

就算這次不能藉機將其斬殺,也必須保住任我行等人,讓其以後帶領日月魔教跟華山派死磕到底。

否則冇了限製的華山派未來必成心腹大患。

對了,還有劍宗那邊也得扶持一波。

“老和尚,你說這話會遭雷劈的,不知道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嗎?”

田昊無語的懟了一句過去,感覺前世那位說的太對了,這種人絕對會遭雷劈的。

更彆說方證和少林此時護住的可不單單是任我行,還有存活的那些左道人士。

其中不乏有類似於田伯光那種采花大盜,可謂罪行累累。

“左師伯,咱們過後要不去邀請被那些左道妖邪迫害過的無辜之人家人朋友,弄一份萬民血書掛到少林那邊去?”

掀開兜帽,田昊摩挲著下巴,感覺此事可以搞一搞。

“師侄所言在理,老夫過後就派人按照那些情報罪證,聯絡那些無辜之人的家人朋友,書寫萬民血書。”

眼眸一亮,左冷禪大為心動。

武林門派雖然超出普通人,但根基卻在普通百姓身上。

所以名聲對他們正道武林而言至關重要,如果能藉此打掉少林積累多年的聲譽,對他們嵩山派而言可是大好事情。

連一直冇有言語的莫大都大為意動,要知道今日武當可也出手了的。

作為南方的武林門派,他們衡山派以前冇少被武當派壓著。

幾人話音雖然不大,但方證沖虛等人都是南明國武林頂尖的高手,自然聽得一清二楚,麵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

少林寺一些僧眾還向方證投去不滿的眼神,顯然很不讚同方證保護任我行等人的行為。

真要被送上一份萬民血書,少林積累多年的聲譽可就毀了。

就連武當派那邊也頗有微詞,同樣不想收到一份萬民血書。

“阿彌陀佛,左盟主,不若這樣,我等都是江湖中人,既然意見相左,那便以江湖規矩決斷。

老衲一方出戰三人,我們三局兩勝,你們若勝了,便是天要亡任施主他們,老衲絕不再阻攔。”

眼見事態發展下去不妙,方證開口道出一個提議。

“諸位認為呢?”

左冷禪並未決斷,雖說自己是五嶽劍盟盟主,但有些事情可不能獨自決斷。

更彆說其它劍派已經損失不小,尤其是因為劉正風事件,隱隱被其它劍派弟子排斥的衡山派損失最大。

【講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閱讀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 安卓蘋果均可。】

如果不顧及一波的話,五嶽劍盟的人心就得散了。

眾人陷入沉默,都不好開口。

之前隻是對付那些左道妖邪還無所謂,

可現在要直接對上少林武當這兩大正道武林魁首,不好搞啊!

“左盟主,貧尼可以支援,但出戰之人貧尼無能為力。”

性子果決剛烈的定逸師太思索良久,第一個開口同意比鬥,不過卻也無奈的很。

自己的實力雖然也不差,可比起方證沖虛那兩人卻差了很多,真要對上必輸無疑。

“老夫也同意。”

莫大同樣開口,天門道長也隨之同意比鬥,但都很無奈。

冇辦法,人家少林武當比他們強的地方就在於絕學底蘊,尤其是那些先天絕學。 www.uukanshu.com

要知道半步先天指的是擁有一部分先天境特質的後天境強者,而修煉先天絕學本身就能修煉一些先天強者纔有的特性,能更容易讓人成就半步先天。

少林武當的半步先天也最多,不說那些隱藏在暗中的,單單明麵上就有方證和沖虛兩人。

對上那兩人,他們都不是對手。

所以他們隻能表示支援,至於真正出戰的,就得另找他人了。

所有人目光落向左冷禪甯中則兩人的身上,甚至最後看向了田昊。

他們這邊能出戰的人就這三個,不過勝算似乎也不怎麼大。

左冷禪和甯中則都才突破半步先天不久,肯定不如方證和沖虛兩人,所學武學的質量和數量也差了些。

這就很被動了!

左冷禪也為難得很,他自家人知曉自家事,對上任我行他有信心獲勝,可要對上方證沖虛二人,勝算不足三成。

相信甯中則那邊也差不多,他們成就半步先天的時日到底短了點,遠遠不如早已成就半步先天,並且年歲更大功力更深一些的方證沖虛。

想來方證也正是看中了這點,方纔提出比鬥的。

呸!老賊禿!

——————

(這一章為書友不知活不知死特彆加更!多謝上架前支援!

之前承諾過,會給上架前支援本書的書友們特彆加更,為了避免J儘人亡,目前會選取上架前獲得學徒稱號的書友。

希望諸君多多支援!)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