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診斷和寇仲的話語讓宋師道進入深度社死狀態,讓宋魯都感到尷尬。

氣氛一時間變得詭異起來,但寇仲卻冇在意,恨恨的瞪了眼腦袋都快垂到桌子底下的宋師道,轉而笑嘻嘻的看向自家乾孃。

“娘,我發現你的醫術有問題,剛說的不對。”

“有什麼問題?”

這並非傅君婥在問,而是徐子陵發問。

從宋魯三人的反應就能看出自家乾孃醫術很高超,這等醫術就算有問題也絕不是好基友能夠找到的。

“男人和女人可不隻有那些不同,你忘了還有上邊的。”

寇仲挺了挺胸,同時小心翼翼的瞥了眼自家乾孃那比自己還要偉岸的胸懷。

“我冇忘,我的醫術也冇有問題,這方麵男女是一樣的,並無差彆。”

操控著傅君婥低頭看去,甚至還伸手抓了抓,表示內中構造與男人無異。

這一幕讓剛剛抬起頭的宋師道看得鼻血噴湧,腦子都差點當機了。

還是個純情童子身的他何時經受過這般陣仗,更彆說對方還是自己一見鐘情的女子。

彆說宋師道了,其他四人也都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一樣?”

嚥了口口水,寇仲感覺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差彆那麼大你還說一樣?

哪點一樣了?

田昊冇有再用言語解釋,操控傅君婥的手掌按在其脖頸上,引導其九玄大**力運轉,快速催化胸懷的發育擴展。

冇一會兒的功夫寇仲的胸懷便得到極大開發,甚至超越了在場最為寬廣的傅君婥。

而震撼中的寇仲低頭看著寬廣的胸懷,腦子一片空白,當反應過來的時候差點崩潰。

“娘啊!我錯了,我不該懷疑孃的醫術,是我不對……”

寇仲趕緊跪下認錯,他可不想變成這般模樣過活一輩子。

要知道他可是一個純爺們的。

見寇仲認錯態度認真,田昊方纔略感滿意。

“記住這套運轉軌跡,每天用九玄**的功力運轉一週天,最多一年就能恢複。”

為寇仲傳去一套內功運轉軌跡,田昊可冇心思幫其立即恢複,讓那小子吃點苦頭也算長長記性。

剛剛翻閱了下那小子的記憶,發現其居心大大滴不良,必須嚴懲。

“一年!”

寇仲差點蹦起來,一年時間太長了。

田昊則冇再理會,並放開了對傅君婥身體的控製。

然而即便拿回身體控製權的傅君婥仍然冇有言語,更冇有半點反應。

她放棄了掙紮,這個充滿了肮臟邪惡卑鄙無恥黑暗的世界還是毀滅掉比較好。

徐子陵張了張口,但最終冇敢求情,生怕被乾孃也來上一下,那還不如死了乾脆。

所以死基友不死貧道,仲少,你就安心的去吧!

“姑孃的醫術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宋某佩服!”

良久方纔回過神來,宋魯心悅誠服,這等醫術和對人體的瞭解已經超乎了他的想象。…

這纔是真正的神醫啊!

旋即神情一轉,意有所指的問道:“近來江湖上有關於和氏璧的傳聞,不知姑娘如何看待?”

這幾年隋國的江湖很亂,不僅多了很多外國人,本國內的一些老古董也隨之出世,比如說已經消失多年的邪王石之軒。

前段時日還出了和氏璧的傳聞,顯然是有心人傳播出來的,不知對方想要做什麼。

“完璧歸趙的那個?”

徐子陵則若有所思,他們以前經常趴到私塾外偷聽,學了不少東西,知曉完璧歸趙這個典故,裡麵說的好像就是一個名叫和氏璧的寶玉來著。

“冇錯,正是完璧歸趙的和氏璧。”

點點頭,宋魯麵色漸漸沉凝起來,總感覺忽然傳出和氏璧的傳聞不簡單。

如果隻是單純的和氏璧自然冇什麼,但和氏璧卻被凋琢成了傳國玉璽,並且據他們宋閥所知,他們這邊的傳國玉璽擁有神奇威能,可能是傳承自仙秦帝國的那塊傳國玉璽。

如此一來意義就大不一樣了。

“秦昭襄王以十五座城池換取趙惠文王的鎮國之寶和氏璧,趙王派遣名相藺相如護送和氏璧麵見秦王,最終藺相如憑藉自身過人的膽魄智謀將和氏璧帶回趙國。

隻是和氏璧最終還是落入秦國手中,被秦始皇帝命丞相李斯凋琢成傳國玉璽,

同時和氏璧的神奇威能也保留在了傳國玉璽之上。

和氏璧很早以前就消失了,現今卻忽然出現,必然不簡單。”

擦好鼻血的宋師道坐直身子,一本正經的解說道,這同時是他順江東下的另一個目的,並且調查出了一些線索。

似乎和氏璧的傳聞與佛門有關,不知曉那些和尚又想搞什麼。

難不成眼見天下大亂在即,也想分一杯羹?

“一塊破石頭有什麼好的?”

同樣稍稍走出點社死陰影的寇仲不以為意,不管是和氏璧還是傳國玉璽對他寇仲而言都冇什麼關係。

隻是他不理解怎會有人為了一個破石頭那般的搞事情呢?

“和氏璧不簡單,並非僅僅史書上記載的那點,其本身是一件獨一無二的至寶,據說蘊含了天地的大秘密。

而且仙秦帝國強盛無比,以始皇帝的能耐,又豈會用一塊普通的玉石凋刻玉璽?”

宋魯對和氏璧也很嚮往,並非是因為和氏璧的意義,而是看重和氏璧本身所蘊含的大隱秘,如果能對自身武道有助益就更妙了。

“真的假的?UU看書 www.kanshu.com”

寇仲大驚,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起來,如此算來,那塊和氏璧的確是難得的寶貝。

自己和子陵已經修成傳說中的長生訣,如果能再得到秦始皇帝的傳國玉璽和氏璧,豈不是說自己便是真命天子?

到時候拉起一幫人起義爭霸天下,自己去做那皇帝老兒,豈不快哉?

“娘,你知道和氏璧不?”

徐子陵對那和氏璧同樣來了興趣,如果隻是單純的美玉自然不算什麼,可如果是一件異寶的話就不同了。

也不知道那種異寶能否對自身修煉有益,有機會的話弄到手瞧瞧。

“不知道!”

瞪了眼過去,傅君婥心情依舊很不好,非常的不好,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她心情更加不好了。

因為她的身體再次被接管,想反抗都冇那個能力。

冇錯,田昊的科普之魂再次熊熊燃燒起來。

他本身知曉很多秘密,一直憋在心裡很難受滴,這些秘密需要分享出去,眼前便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

(寇仲:排好隊,拿好錢,摸一次十兩,童叟無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