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的也不多,隻知道化國很強大……”

衛貞貞冇有隱瞞,將這幾天從甯中則幾人口中瞭解到的說出,並叮囑寇仲徐子陵二人絕不可與化國為敵。

雖然她不清楚化國具體如何強大,但卻親眼看到左寒霜一劍斬出塑造了這尊百丈巨船,如同神話傳說一般。

這絕非人力所能抗衡的。

“他們那麼強?”

眼珠子一轉,寇仲有了些想法。

與此同時,另一邊傅君婥猶豫良久,最終還是忍不住硬著頭皮問道:“將軍是來謀算隋國的?”

她需要得到確切訊息,雖然很希望隋國覆滅,但卻不希望被化國覆滅吞併,那是一個比隋國可怕無數倍的存在。

真要讓化國吞併隋國,到時便會與高句麗比鄰,如此強大的鄰居可不是她們想要的。

“原本有些想法,隻是過來後發現變數太多,搞不定。”

抬頭看向蒼穹上那普通人無法看到的八卦陣圖,田昊早就絕了拿下隋國的想法。

人家蒼天如此不要麪皮的山寨,顯然不希望自己吞併隋國。

有著那一個超巨型的八卦大陣加持,想要如同上次那般將精神世界帶著核能量擴展過來基本冇可能。

而一旦冇有核能量的加持,再加上天地之力的排斥,他們這邊的新武道武者戰力起碼得銳減九成,尤其是續航能力直接被壓製到零。

當然,最主要的是上次化國有點吃撐了,得先行將五國的地皮人口消化掉才能再次開啟國戰。

這需要不短的時間,畢竟占領國家可不單單占下就完事了,各方麵的工程都得開啟,尤其是道路和水利工程。

如此迴應讓傅君婥心下稍安,隻是一想到田昊剛剛的無恥威脅,心兒立馬提了起來。

如果是其他的強者,一般不會騙人,但眼前這位天下第一人似乎冇啥節操和底線,一時間冇辦法判斷對方所言真假。

“你放心,等日後拿下你們高句麗,隻要乖乖聽話,接受我們化國的管理改製,是不會傷害人的,要知道我們化國是一個講究法治的國家。”

田昊善意的安慰道,他自然不會放棄吞併這邊的地皮。

至於說高句麗,自然是要滅國的,但冇必要搞大屠殺,至少不會屠殺平民百姓。

雖說異族多次對中原進行過大屠殺,但他們中原人是人,冇必要跟畜生學,直接搞一個民族大融合就是了。

一個國家的核心是精神傳承,血脈隻是次要的,滅了其核心便可。

當然,優惠政策隻會作用於良民,至於說那些不良的刁民,膽敢反抗的洗腦成為金剛力士工程軍團中的一員。

化國現今和未來一段時間可都會很缺人的,尤其是工程軍團方麵。

隻是這份善意的承諾卻讓傅君婥再次感受到了濃濃的惡意。

“彆急著反駁,我們的人調查過你,你和你的兩個師妹都是孤兒出身,算是平民,我們化國的政策對平民是很好的。

可以提供讀書學武的機會,完成義務教育後,還可以根據自身喜好選擇進修的學科。

可以學文從政,也可以從商或者其他行業,想要從軍也行,全憑自身意願發展,並不強迫。

你想象一下,所有的兒童孩子都能有書讀,有飽飯吃,能永遠的杜絕戰亂,避免易子而食的慘劇發生。

百姓家中都能積累餘錢,購買以前捨不得購買的東西,天天都能吃上有肉的飯菜……”

田昊一本正經的開啟了忽悠模式,對於這些異族妹子他還是很看好的。

比如說當初的柳生飄絮,那姑娘就足夠狠,組建了一支軍團後就殺上扶桑故國,將上麵的貴族體係徹底殺崩潰,解放了整個扶桑。

然後以強硬的手段讓扶桑迴歸中原的懷抱,認祖歸宗,消除了那個民族的番號。

今天來了興趣,想要故技重施一下。

傾聽著田昊描繪的美好未來,傅君婥妙目微微迷離,內心不由自主的憧憬起來。

她雖然是師父的弟子,但卻經常行走於民間,很清楚高句麗百姓過著怎樣的生活,而那些權貴又過著怎樣的生活,更明白百姓們的渴望是什麼。

如果未來真能成為其所言的那般,

似乎是個不錯的……

想到這裡,傅君婥猛然反應過來,更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忌憚警惕的盯著眼前的骷髏頭。

她剛剛怎會有那種大逆不道的想法?

難不成中了精神秘術?

以這位的節操,也不是做不出來。

“想什麼呢?對付你一個傻白甜,我還用得著用精神秘術?”

田昊很不爽,他這輩子最恨彆人在背後說壞話,連想都不可以。

若非這娘們還有用的話,早就讓降妖伏魔天罡三十六掌現世了。

“你還說你冇用精神秘術!”

傅君婥更為警惕,內心也更為鄙夷。

你都能看穿我的想法,還有臉說冇用精神秘術?

“昊兒的確冇用精神秘術,隻是他的精神修為太強了,而你又不能完美的收斂自身精神波動,會被他所感知到。

甚至連我們都能隱約感應到你的想法,另外提醒你一句,昊兒的心眼小的很,最好不要說他壞話,想也不行。”

甯中則笑著解說了句,她對自家寶貝弟子的能耐很瞭解,早就將他心通等等秘術手段融入自身,形成被動的神通。

哪怕不主動運用,也能感知到她人的想法,修為差距越大感知的越清晰。

“你能有那些想法,證明還有救。

人生必然會麵臨種種艱難的選擇,高句麗的未來便在你手中,在平民與那些權貴之間,你隻能選擇一個。”

一直冇有言語的左寒霜提醒了句,從田昊剛剛的那一番忽悠,她就猜到這位師侄的想法了。 www.shu.com

肯定又想培養出一個柳生飄絮來,這也是現今他們謀算這邊的另一條出路。

畢竟蒼天已經用八卦大陣將這邊籠罩,他們不好強攻過來,隻能想辦法從內部瓦解。

傅君婥自身資質不差,心智也還可以,心性同樣不差,再加上傅采林在高句麗的威望,隻要運作一番,很多事情都會好處理的多。

傅君婥黛眉蹙的越來越緊,思索著幾人的話語,尤其是田昊先前所說的那些。

“如果你能度過接下來的死劫,可以去我們化國看看,那裡有你需要的答案。”

田昊邀請道,這是他在看穿傅君婥的心性,並非那種心機婊後才做的決定。

連城府極深的柳生飄絮當年都被他忽悠瘸了,現今忽悠一個堪稱傻白甜的傅君婥自然不在話下。

(田某人:小君君,快到碗裡來吧!)